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二百三十七章 兴师问罪(2)

第二百三十七章 兴师问罪(2)

    菡翠崖,自己小楼外的台阶上,楚天坐在台阶边,把玩着手中通体赤红、触手温润如玉,用力按下去,似乎还有点弹性的红云炉。

    这宝贝,似乎,不错!

    楚天将自身法力一丝丝的侵入红云炉,人头大小的红云炉表面,就有一点点幽幽光芒亮起,红光逐渐炽烈,在红云炉表面形成了一片片急速盘旋的红色云霞。

    “这宝贝,似乎!”楚天隐隐有点吃惊,因为修炼《大梦神典》的关系,随着修为逐渐精深,他颇有了一些非凡的神通,类似于天赋的神通。

    此刻他就感到,在这红云炉中,似乎藏着某些个极其不凡的……

    丹田气海中,融入了那块巨大的残片后,正在发生奇异蜕变的炼天炉内一阵轰鸣,一片紫火霞光从炼天炉内冲出,迅速冲进了红云炉!

    在楚天看来,炼天炉就好似恶狗扑食一样‘嗷嗷’嚎叫着冲进了红云炉,一口叼在了红云炉极深处的那极其不凡的存在身上。

    紫色霞光一闪,楚天就看到一大块灰扑扑的,好似一只大鼎的鼎足一样的残片,比他在青叶岛杜家的宝库最上一层找到的那块灰色残片大了百倍左右的残片,被紫火霞光慢慢的从红云炉中拖了出来,然后一口吞进了炼天炉中。

    红云炉内,一股浑浊的意识突然惊醒,无数红色火星发出低沉的轰鸣声,乱杂杂的就要从炉内冲出轰向楚天。

    楚天明悟,这是红云炉的器灵被惊醒了!

    可见在百合手上,她甚至没能碰触到红云炉的器灵,这件家传至宝在她或者她长辈的手中,完全只是一个摆设!

    一件拥有器灵的灵器,有没有唤醒、掌控器灵,这可是天差地远的区别!

    “这残片,你也知道它的好处?”楚天冷笑了一声,青蛟剑从掌心飞出,一道剑芒狠狠刺进了红云炉中,重重扎在了这道正在苏醒的浑浊意识上。

    红云炉内传来一声可怕的轰鸣声,一股敬畏之意传来,已经到了炉口的无数火星,突然就烟消云散不知去向。

    那块巨大的,灰扑扑,通体似乎有着无数残破花纹的残片,被炼天炉拖拽着,慢吞吞的送入了炉子里。炼天炉内一缕紫火和这块残片微微一碰,这残片骤然剧烈的震荡起来,就和炼天炉首次碰到那灰色残片一样,迅速融成了一滩汁液。

    汁液快若闪电般侵入了炼天炉,和炉体融合在一起。

    炼天炉表面大片紫烟缭绕,炉体表面一些极其古朴、奇妙的花纹若隐若现,喷涌的紫火表面,更浓的一丝黑色涌了出来。

    悬浮在紫火表面的这一层黑色,莫名让楚天感到一阵阵的心悸,一股莫名的惊恐让他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那感觉,就好像生存在野外的田鼠、兔子一类的小动物,突然第一次见到了从天而降、将大片山林轰成火场的雷霆一般!

    一缕清晰的意识从炼天炉内传来,楚天感受到,他和炼天炉之间的契约越发的紧密,越发的清晰。他甚至能感受到,一些崭新的法阵正在凭空滋生,不断的铭刻在炼天炉内。

    炼天炉从本源上正在发生奇异的变化,一种足以让他脱胎换骨的变化。

    只是……感受到炼天炉传来的意识,楚天长叹了一口气:“我现在很穷,找不到东西喂你……帮帮忙,多炼一些好丹,我多换一些上品灵晶喂给你!”

    炼天炉晃了晃身体,一缕清晰的喜悦传来。

    这是炼天炉,第一次如此清晰的向楚天表达他的情绪。楚天很好奇,连续两次融入炼天炉的碎片,究竟是什么来历?

    这口红云炉中,居然隐藏了这么大一块,比青叶岛杜家的宝库中的残片要大了百倍左右的残片,铸造这口红云炉的人,显然也颇有来历!

    只不过,现在残片归属了楚天!

    红云炉的器灵已经从莫名的沉睡中苏醒,在青蛟剑的震慑下,它不敢再主动攻击楚天,却好像一个被抢走了玩具的婴孩一样,疯疯癫癫的在炉子里蹦跶闹腾。

    楚天懒得搭理它。

    残片被炼天炉吞噬后,红云炉给楚天的感觉,就是一口品质很好的,拥有器灵的,就算在登天境都颇为不错的丹炉而已!

    幻灵阁铸造的丹炉,但凡有器灵的,售价都极其高昂。起码鶄夫子的那口鱼变炉,他的丹炉就没有器灵存在。所以楚天暗自估算,这口红云炉本身的价值,就比鶄夫子的鱼变炉高出了不少。

    鱼变炉只是一口寻常的丹炉,而红云炉却兼有攻防功能,所以红云炉的价格,应该比鱼变炉高出十倍上下!

    “乖乖,这笔买卖,做得啊!”楚天小心的用自身法力温养红云炉,同时一遍遍的沟通红云炉的器灵,用青蛟剑不断的威胁它,想要逼它归顺自己。

    红云炉的器灵显然灵智并不高,在楚天的威胁下,眼看着它一点点的软了下来,在青蛟剑的威胁下,它隐隐露出了要和楚天媾和的意思。

    就在这时候,虎万叶神色匆匆的走了过来,他带着一丝莫名的恼怒快步到了楚天面前,恭敬的向楚天行了一礼:“天师,鶄夫子带着无风城丹师行会的几乎所有丹师,打上门来了!”

    “打上门来?”楚天愕然看着虎万叶:“你确定他们是打上门来?他们,敢硬闯我的护山大阵?”

    虎万叶正要开口,远处就传来了一阵阵沉闷的风火呼啸声,就看到大片火焰从天空落下,将小半个菡翠崖的护山大阵都淹没在里面。

    菡翠崖的护山大阵立刻有了反应,大片大片青色云霭从菡翠崖的大小玉峰中飞出,顷刻间就布满了整个天空,无数条水缸粗细的电光无声无息的在云霭中缓缓翻滚,照得四面八方数百里的山岭一片雪亮。

    远处突然有尖锐的声音传来:“虎小天,你身为炼丹师,怎能作出欺凌弱女的无耻行径?你的所作所为,简直是给我们炼丹师丢脸!”

    “无风城容不下你,速速滚出无风城!”

    “嚇,无风峡谷都容不下他,让他从无风峡谷滚出去!”

    “他给我们所有人脸上抹黑,他不配做一个炼丹师!废了他的修为,让他把所有的丹道典籍都交出来!”

    ‘轰’的一声巨响,一枚隳城火弩在护山大阵上空爆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