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二百三十七章 兴师问罪(1)

第二百三十七章 兴师问罪(1)

    白螺沟,溪水旁。

    鶄夫子半截身躯泡在阴寒刺骨的溪水里,通体青色的鱼变炉正悬浮在他面前。

    鱼变炉表面雕刻了大片风云、浪花纹,几条龙头鱼身,正在褪去躯壳化鱼为龙的鲮鲤飞翔在海浪和风云之间,周身不断有道道灵光滚动。

    鶄夫子的皮肤下大片红光若隐若现,他就好像一座勉力镇压,但是岩浆已经逼到了山尖尖上的火山,体内火毒随时可能爆发。

    他只能借助这一条阴寒刺骨的溪水,再服用一些极寒的药物,这才能勉强压制住体内的火毒。

    但是炼丹的时候,鱼变炉内火力、寒气相互冲撞,激烈对撞的冷热力量引动了他体内的火毒,饶是他全力镇压,依旧引得他气血沸腾,嗓子眼里一阵阵的发甜。

    “哼,三黄丹!”鶄夫子咬着牙冷哼了一声。

    鱼变炉内正在提炼的药材,正是楚天给出的三黄丹方上的那些药物。

    鶄夫子无法弄清千虫散究竟是何等药性,他也无法帮中招的门徒驱除药力恢复原貌,不甘心认输的他咬着牙,凑齐了一炉三黄丹的药材,偷偷摸摸的想要尝试炼制三黄丹!

    若是他能顺利的炼制出三黄丹,那么他就能用这瓶丹药去打楚天的脸!

    最少,他可以夺回一些主动,有了这三黄丹做底,起码他可以逼楚天阐释一些千虫散的药理药性,他就不信他无法破解千虫散!

    “区区,黄口小儿!哼!现在,百合已经到了你面前吧?呵呵,将百合这样的天才拱手奉送到你面前,更有红云炉这等异宝奉上,你若是能保持不动心,老夫佩服你!”

    一边催动鱼变炉,一边运转凝炼术,同时还要琢磨楚天的心思变化,鶄夫子的心情激荡起伏,体内血气越发的沸腾如潮。

    他猛地发现了不妙,急忙取出了一株通体黑紫色的药草,囫囵个的塞进了嘴里。

    一股阴寒之气流转全身,鶄夫子皮肤下的红光逐渐黯淡了下来,他的脸色也好看了许多。

    突然脚步声响起,迅速向着溪水的方向靠近。鶄夫子的脸色微微一变,他身边的溪水中,静静躺在水底,被几根水草掩盖的两根烈火刺就悄无声息的动了动。

    他身边的两块山石上,几缕黑烟晃了晃,就悄然收进了石缝中。

    鶄夫子从来不相信他的身边人,就算是他最心爱的那几个门徒,他也抱着极大的戒心。所以他每次炼丹的时候,他身边总摆下了致命的杀招。

    “谁啊?这么风风火火的?”轻轻咳嗽了一声,鶄夫子摆出了一副前辈高人的模样,双手虚托在鱼变炉下,掌心一缕缕火光不断喷出,和鱼变炉内的烟火遥相呼应。

    一名身材高挑、面色粉红的少女带着百合走了进来,两人在距离鶄夫子还有五六丈距离的时候,就小心翼翼的停下了脚步。

    自从数年前,某位很得鶄夫子‘器重’的男弟子,在鶄夫子炼丹时不小心靠近他,被丹火活活炼成人形焦炭后,无论鶄夫子口中多宠爱、多看重的门徒,再无人敢在他炼丹时靠近他。

    “师尊!百合,被人欺负了!”百合脑子里还是一团浆糊,没能回过神来!

    怎么能这样呢?

    怎么可以这样?

    在剧本中,她可是族人被全灭,带着传家之宝好容易逃出来的丹道天才!

    楚天的同情心喂狗了么?他的正义感去哪里了?一个能够用市场公平价贩卖延寿丹的年轻炼丹师,他的心肠应该硬不到哪里去吧?

    他应该欢天喜地的收下百合这个乖徒弟,百合就会很配合的将红云炉献给师门,无论楚天是否收下红云炉,因为百合的天赋和她的这份心意,楚天都应该对她高看一眼,将她引为心腹啊!

    可是这家伙,完全不按常理出牌!

    “师尊!”百合的嗓音里都带上了哭音。

    鶄夫子好似这才注意到百合,他微微睁开眼睛,扫了一眼百合,他骤然一愣神,一口老血到了嗓子眼里,体内气血一阵沸腾,差点没吐出血来!

    平日里打扮得干干净净、漂漂亮亮的百合,像一枚小玉坠子一样干净可爱的百合,怎么和个女乞丐一样跪在那里?身上衣衫破破烂烂,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差点没刺瞎了鶄夫子的眼!

    鶄夫子和其他的那些女门徒,颇有些不干不净,说白了,那些女门徒更多的是他纾解体内火毒的炉鼎工具,并不算他真正的门人!

    而百合,可是他真心实意想要收入门下的真传弟子!

    所以,他平日里在百合面前也端着架子!猛不丁看到百合身上这等白花花的皮肉,鶄夫子立刻联想到了那些在他面前骚媚入骨的女弟子,体内热血沸腾、血气直冲脑门,他差点就爆掉了血管!

    “你怎么,成这个样子了?”鶄夫子颇有点恼羞成怒。鱼变炉内火光一阵闪烁,一丝淡淡的焦糊味传来,吓得他急忙收敛火势,小心的继续凝炼药材。

    “师尊,你,你,你不知道,那虎小天,他简直,简直就是恶棍!”百合嘴角一阵抽搐,突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她委屈啊,真个委屈到了极点!

    “我家的宝贝,红云炉,被他抢走了!”百合一边哭,一边哆哆嗦嗦的,将菡翠崖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

    鶄夫子的脸色一阵阴晴不定,跪在百合身边的那个女弟子则是听傻了眼!

    世间,还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他说,为了你的前途和前程,他,他,他拿走了红云炉,把你给赶了出来?”鶄夫子心血一阵乱撞,突然‘嗡’的一声,鱼变炉内火势失控,炼制三黄丹的一炉药材,成本价高达数十万灵晶的一炉药材顷刻成灰。

    “好小子,他,他,他简直,无耻,混账,不知道羞耻,简直就是败类!简直就是渣滓!这样的混账东西,下流胚子,他怎有脸留在无风峡谷?”鶄夫子的眸子‘滴溜溜’乱转,突然冷笑了起来:“杏花,去给为师的几位老友传信,就说,我们无风城的丹师行会,有必要清理败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