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二百二十二章 脱去枷锁斩骄龙(上)(2)

第二百二十二章 脱去枷锁斩骄龙(上)(2)

    再下一瞬间,虎大力已经带着楚天、楚丫丫冲出了编钟岩,瞬息间冲到了距离海面三万丈的高空。

    一道淡金色的结界突然在虎大力头顶冒出,虎大力一声惨嚎,一脑袋撞在了结界上,当即他头皮炸开,大片鲜血喷出数十丈远,他庞大的身体带着楚天、楚丫丫贴着结界连连翻滚。

    虎大力张开手臂、伸展开大腿,竭力用自己庞大、宽厚的身躯护住楚天和楚丫丫。

    楚天也展开手脚,死死扣住虎大力的身体,将身躯矮小的楚丫丫护在了两人身体中间。

    虎大力向上飞射的速度太快,撞在结界上后,他的势头一时间没有消去,三人狼狈无比的贴着结界连连翻滚了数百圈,翻出去了十几里地,虎大力折断了七八十根骨头,这才勉强稳住了身形。

    “哈哈哈!又是一群傻乎乎撞上来的!”

    远处传来了幸灾乐祸的狂笑声,楚天将一瓶琼浆倒进了虎大力嘴里,又给他喂了几颗自己炼制的疗伤丹药,扭头朝笑声传来处望了过去。

    一片淡金色的云彩悬浮在编钟岩上空,金色的云彩上居然布置了一座小巧的楼阁庭院,有一座小楼,两段游廊,一个凉亭,几个硕大的爬满了花藤的架子,更有一眼池塘,里面种满了水莲。

    金猡翘着二郎腿坐在凉亭中,面前方桌上放着十几种香气扑鼻的卤菜,正拎着一个酒瓶大口大口的喝着酒。

    面如死灰的老狐狸一行人哆哆嗦嗦的跪在凉亭外,五体投地的跪在那里,没一个敢抬头看金猡一眼的。

    很显然,老狐狸面对下面的几个金氏族人还敢逃跑,但是碰到了金猡这个金家的少主,他身为宠物的秉性就爆发了,乖巧乖顺无比,跪在地上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哪怕,金猡并非他的主人家!

    “你们,过来,跪着!”金猡脱掉了一只鞋子,刚刚抓起一块卤肉塞进嘴里、油腻腻的手用力的在脚趾头缝隙里扣了几下,然后又抓起一块卤大肠往嘴里一塞。

    油腻腻的手指往凉亭边一指,金猡冷声道:“男的,跪着;那小妞,过来,自己脱衣服,给少爷我倒酒!服侍得少爷我舒服了,你们可以做奴隶;服侍得不舒服么,呵呵……”

    金猡突然不知道从哪里拔出一柄普普通通的精钢杀猪刀,重重的向凉亭外跪着的月狐族人砸了过去。

    很显然,用不学无术都无法形容金猡!

    他丢出去的杀猪刀,居然是刀柄砸在了月娘娘的额头上,发出了‘咚’的一声闷响。

    月娘娘有点茫然的抬起头来,很无辜的看着金猡。月娘娘本来就是窥天境巅峰的修为,在祭坛上得到好处后,她的境界已经向前踏出了一大步。

    月狐一族不以肉身坚固著称,可她们毕竟也是妖身,妖躯本来天生就比其他族群要强悍许多。金猡这厮的修为又极差,这柄普通精钢锻造的杀猪刀砸在月娘娘额头上,真个是痛也不痛、痒也不痒。

    金猡有点尴尬的眨巴了一下眼睛。

    他本来想飞刀插进某个月狐族人的身体,用鲜血来证明他的决心!

    但是,飞刀打歪了,居然刀柄撞在月娘娘额头上,这算什么事呢?

    老狐狸笑了,他捡起了掉在地上的杀猪刀,手指上一道寒光闪过,他狠狠一刀刺进了月娘娘的肩膀。尺多长的钢刀穿透了月娘娘的肩膀,溅起了大片血光。

    老狐狸下手狠辣,月娘娘痛得惨嚎一声,身体剧烈的抽搐起来。

    “服侍得不舒服么,呵呵,你们就死定了!”金猡满意的点了点头,笑呵呵的举起酒瓶,用力的灌了一口酒。

    虎大力体内传来细密的‘咔咔’声,在琼浆和疗伤丹药的强力催动下,他断折的骨骼正在快速的愈合。有琼浆补充消耗,刚刚他吐出来的三口精血,也已经补充了回来。

    淡金色的结界就在他们头顶,一道道细细的金色电流在结界上往来流转,结界中隐隐可见一道道狰狞扭曲的龙头凤尾符文若隐若现,一股莫名的肃杀之气刺激得楚天和虎大力头皮发麻。

    楚丫丫小脸惨白,双手死死的抓着楚天的袖子。

    金猡的言行,让她下意识的想起了当年落在蝎老三手上,沦为砍手奴的悲惨日子!

    但是,蝎老三也只能算一个‘恶人’,而金猡,他们‘天族’,可根本‘不是人’!

    蝎老三也只是将她当做生财工具,敲诈勒索新到老熊洞的新人;而这些‘天族’,根据灵修家族之间的传说,他们的恐怖和黑暗,根本非寻常人所能想象!

    楚天横挪了一步,挡在了楚丫丫面前。

    虽然没说话,但是这已经无形中阐述了他的立场。

    金猡的脸色就阴沉了下来,他淡淡的说道:“哦?见识了青叶岛杜家的下场,居然还有人敢……忤逆我?”

    站在凉亭两侧游廊中的数十名金猡下属中,两名身披淡金色长袍的青年就缓步走了出来。他们笑着向金猡欠身行了一礼,然后转身看向了楚天,目光中满是冷漠和狞恶,那犹如冰山一样的冷酷和犹如岩浆一样的凶恶,居然在他们的眸子里完美的融为了一体。

    “敢对少主不敬,我们得,帮你长长记性!”两个青年一步一步踏空而来,一步一步逼近楚天。他们的气息逐步高涨,站在游廊下的时候,他们气息犹如凡人,但是距离楚天还有一千丈时,他们的气息已经雄浑如龙,每一步踏出,都在下方海面上留下了一个个清晰的、直径百丈的巨大脚印。

    距离楚天还有百丈之遥,两个青年身高已经膨胀到三丈高下,一如下方大殿中的那四个金家族人,他们的身体也变得通体金黄,宛如黄金铸成一般。

    只是和那四个中年男子通体纯净浓郁的金色相比,这两个青年的体色好似混入了一些杂质,金色颇有点不纯的感觉。

    距离楚天百丈,两人同时停下脚步。

    左边一青年倨傲的昂起了头,用眼角余光看着楚天冷笑:“说罢,你想怎么死?你喜欢切成条,还是切成块?”

    楚天沉默了一会儿,他身边突然飓风呼啸,无数条长达百丈的青色剑气铺天盖地的向两个青年笼罩了过去。

    下一瞬间,楚天冲到了两个青年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