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二百一十六章 秘坛(1)

第二百一十六章 秘坛(1)

    死亡气息突然弥漫。

    那柄巨大的长剑上喷出的剑芒速度快得无法形容,就连楚天都没能反应过来,剑芒已经到了面前。

    虎大力突然身体一晃,背后四支巨大的白色翅膀一抖,凭空瞬移到了楚天面前。他一声虎吼,九条黑漆漆在他身上乱爬的魔龙向他双手猛地一合,‘嗡’的一声响,一柄丈八长大砍刀喷吐着黑色寒光,突兀的出现在虎大力手中。

    黑漆漆的大刀笔直的杵在地上,剑芒狠狠击打在大刀上,虎大力的身体剧烈一晃,踉跄着向后倒退了两步,差点将楚天也撞倒在地。

    得了这柄黑色大刀掩护,虎大力、楚天和一直跟在楚天身后的楚丫丫丝毫无伤。

    一直凑在楚天身边,低声细语向楚天说话的月银螺也是幸运,她只是被剑芒和大刀对撞产生的余波震了一下,五脏翻腾了一下,小小的吐了一口血,就再没受到太大伤害。

    其他的月狐族人则是倒了血霉,他们都围绕着这十几具巨大的身体看热闹,在那贸然出手找死的月狐族人身边,起码还有七八十个月狐一族的高手。

    剑芒乍起,横扫这一片空地。

    七八十个月狐一族的高手被齐齐拦腰斩断,一股可怕的吞噬力量从剑芒中涌出,他们连惨嗥声都没能发出,浑身精血被剑芒吞得干干净净,身躯炸成大片腐朽的灰尘飘落。

    “该死!”老狐狸终于反应过来,眼看剑芒就要吞噬月娘娘等人,他身体一晃突然到了那剑芒前方。

    一声凄厉的狐狸叫冲天而起,老狐狸身后一道银光直冲高空,银光中一头九尾天狐若隐若现,老狐狸背后七根狐狸尾巴笔直的矗立,七道银色狂飙呼啸着向剑芒狠狠打去。

    一声巨响,巨大的震荡将楚天等人全都炸飞了数百丈远,一个个撞在了身后岩壁上大口吐血,更有数十个月狐族人被炸得飞出了台阶,从数百丈高的台阶上一头撞倒在地,不知道撞断了多少根骨头。

    那十几具尸体上的甲胄同时冒出黯淡的光芒,这些尸体宛如一座座小山,如此巨大的撞击余波,居然没能让他们的身躯动摇分毫。

    老狐狸右手向前伸出,掌心一道血印子清晰可见,几条细细的血水不断从血印子里滑出。

    “月娘,约束好族人,这里的东西过于诡秘难测,不要轻易碰触。”老狐狸深吸一口气,他掌心的血印子急速愈合,流出来的血水也倒流回去,很快掌心就变得雪白粉嫩,没有留下半点儿痕迹。

    老狐狸转过身来,惊异未定的看了一眼摔倒在地狼狈不堪的楚天和虎大力,他的眼神骤然一冷,一个闪身到了被禁锢的玉印真君面前,一掌切断了玉印真君的左臂。

    ‘咔嚓’一声,老狐狸手一点,玉印真君的左臂就变成了一条晶莹剔透宛如晶石雕成的膀子。

    毕竟是真灵之躯,玉印真君的身躯是纯粹的灵魂之力和天地灵髓凝成,并无半点儿血肉。老狐狸砍下他的手臂后,以秘法凝固他手臂中的天地灵髓,当即就让流动的天地灵髓凝固冻结,变成了一条栩栩如生的灵晶臂膀。

    “你敢算计我月狐一族?”老狐狸阴恻恻的狞笑了一声,当着玉印真君的面,一指头将他的臂膀点碎,化为一缕缕无比精纯且宏大恢弘的灵髓吸入嘴中。

    玉印真君眼看着自己的一条臂膀被老狐狸直接吞噬,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我给你们说过,我的这处巢穴,是我无意中发现。我也告诉过你们,这里凶险得很,可是你的族人手贱,非要去碰触这凶兵,这能怪我么?”

    玉印真君似笑非笑的看着老狐狸:“老祖宗,你也看到那虎大力的情况了。他运气好,他收服了一柄上古神兵……我比他还早发现这里,这里一共有十八具上古……尸,十八柄上古神兵,我为什么没有收走他们?”

    重重叹了一口气,玉印真君长声叹道:“不是我不想,我做不到啊!”

    吓得脸色惨白浑身冷汗的月娘娘一步一步的走到了玉印真君面前,狠狠一耳光抽在了他脸上。月娘娘看着老狐狸厉声喝道:“老祖宗,这下贱胚子,他一定是故意算计我们!”

    玉印真君‘咯咯’笑了一声,他深沉的看着月娘娘,轻柔的说道:“月娘,可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那一片绚烂如火的山杜鹃么?那时候的你,可是美极了!”

    月娘娘‘咯咯’一笑,她反手拔出一柄短剑,顺手一剑刺进了玉印真君的小腹。剑锋上一道雷光炸开,‘嗤嗤’声中,无数条电芒在玉印真君的身上乱跳,玉印真君面孔狰狞扭曲,痛得嘶声惨嚎。

    “唷,唷,有趣!你这下贱胚子,还想在奴家身上用这种风-流手段?”月娘娘‘嗤嗤’笑着:“我月狐一族可是行家里手,就凭你,也想乱我心境?”

    “那,你可知道,当年我故意和你结交,故意让你吞了我的元阳,只是我度过天、地、人三重大劫中的‘人劫’,让我脱去躯壳约束,成就真灵的手段?”玉印真君看着月娘娘淡然道:“你以为,你迷惑了我,取了我的元阳……实际上,你只是我渡劫的工具……贱-货!”

    月娘娘的脸色骤然一变!

    她一直以为,玉印真君只是她的玩物,是她的面首之一。

    她一直以为,玉印真君早已被她采尽元阳而死,之所以能成就真灵,只是走了狗-屎运而已。

    但是玉印真君突然告诉她,实则她只是他渡劫的工具,包括她和他的相识,他们的相交,他们之间发生过的一切恩怨纠葛,都是玉印真君有目的而为之……

    她月娘娘,居然成了他人渡劫的工具?

    对于一贯惑乱苍生、以迷惑戏弄他人为最高乐趣的月狐一族而言,尤其月娘娘还是月狐一族的当代族长……奇耻大辱,这毫无疑问是奇耻大辱!

    “你,该死!”月娘娘拔出短剑,就要刺进玉印真君的眉心要害。

    “够了!这厮,还不能死!”老狐狸呵斥了一声,制止了月娘娘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