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二百一十五章 虎大力的造化(1)

第二百一十五章 虎大力的造化(1)

    ‘天相’?

    楚天耳朵跳动了一下,虎大力则是毫不掩饰的惊咦了一声。

    月银螺凑了过来,带着一丝小狐狸特有的狡黠的笑,向楚天解释了‘天相’的蕴意。

    一如灵修的真灵,为了获取更强大的力量,更快捷的领悟,他们丢弃了肉身的庇护,舍弃窍壳,直接以灵魂面对整个大千宇宙,以灵修秘法进行艰苦卓绝的修炼,换取强大的力量、超人的境界。

    天修当中,也有这样的存在。

    一如月狐一族的这位老祖宗,他深知自己就算修炼到再高的境界,他的实力也比不过那些自幼修炼‘天功’的天族核心弟子。

    所以,天修群体中,就有不甘之人,以秘法崩碎灵魂,只留一点真灵保存意识、记忆,崩解的灵魂则是和肉身完美契合,让肉身拥有类似天地真灵如龙、凤、麒麟、九尾天狐之类的特性,从而超脱功法局限,拥有超出常人的力量和修行速度。

    以这等秘法苦修的天修,他们一举一动之间,都有诸般奇异景象随身显化,故有‘天相’之称。

    灵修的真灵,凝成真灵时需要面对天、地、人三重大劫,未来每提升一重修为,都会有诸般灾劫降临。

    天修的天相同样如此,他们以秘法淬炼肉身,化凡胎肉身为天地真灵之躯,同样是逆天而行,虽然没有天、地、人三重灾劫,但每一次境界突破都要经历地、水、火、风四重大劫。

    更要命的是,天相粉碎灵魂、熔炼肉身,将后天的肉身强行转化为近乎先天天地真灵的躯体,他们的肉身每年消耗的资源都是一个天文数字!

    以银月岛月狐一族的财力,也只能供养两三位‘天相’老祖宗,哪怕再多一名,月狐一族就有破产之忧。

    由此可见,楚天这位精通炼丹术,尤其擅长炼制延寿丹的‘明王供奉’,对月狐一族有多大的价值——依靠贩卖他炼制的延寿丹,月狐一族或许能够多供养三五位‘天相’老祖宗,整个家族的势力增添得可不是一点半点。

    “天相!”楚天深深的看了一眼老狐狸的背影。

    他已经初步见识过真灵的恐怖,天相又是何等恐怖的存在?

    按照月银螺这小狐狸的说法,天相可以在某种程度上,突破顶级功法的约束,达到修炼天功的天族核心弟子才拥有的力量层次!

    粉碎灵魂,只保留一丝真灵,将灵魂和肉身融合,让身体拥有某种接近天地真灵的特性?

    这显然是邪门歪道,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正统修炼法门。

    那么,真正的天地真灵又有何等威能?

    號龙真尊就是一尊真正的天地真灵,天地生成的真灵生灵!老狐狸说他最多在號龙真尊手上坚持半个时辰?这代表了,天相其实还是比不过真正的天地真灵!

    真正的天地真灵能有多强呢?

    天族和天地真灵相比,又会是谁强谁弱?

    楚天目光炯炯的看着老狐狸,看着他身后突然一根根竖起的七根狐狸尾巴。

    这老狐狸是天相,那么他定然是崩解了灵魂,让崩碎的灵魂碎片和肉身融合,进而拥有了某种天地真灵的威能?按照月银螺刚才的说法,这老狐狸,他的天相之路,或许就是朝着九尾天狐去的吧?

    九尾天狐,那可是传说中绝强的天地真灵,天地间所有狐族的血脉之源!

    “破!”老狐狸低沉的呼喝了一声,七根长尾骤然拉长到了百丈长短,犹如七根长长的旗杆杵在他身后。滚滚天地灵髓化为七条羊角飓风呼啸着注入他的长尾,老狐狸浑身每一根毛发都在散发出刺目的银光。

    一股玄而又玄、让人无法捉摸,灵动百变、充满自然韵味,同时又古老沧桑、带着一丝洪荒韵味的气息从老狐狸的体内扩散开来。

    这股奇异的气息不是很浓烈,而且有点散而不聚的味道。

    如果这就是九尾天狐的气息,这就证明,这位老狐狸还有很漫长的路要走,他距离一尊真正的九尾天狐,还差得远呢。起码他这浮躁不定的气息,让楚天总有一种这老狐狸随时会浑身崩解而亡的感觉!

    老狐狸的右手慢慢的向编钟岩抓了下去。

    一只方圆千丈的狐狸爪子在老狐狸的身下突然浮现,纤毫可见的狐狸爪子宛如实质,慢慢的抓进了编钟岩下方的海面。伴随着‘隆隆’巨响,一根巨大的锁链被狐狸爪子从水下抓起,慢腾腾的拉了起来。

    编钟岩下方的海面上泛起了大量浑浊的泥水,一块礁石冉冉升起,露出了海面下一个极大的洞窟。

    偌大的洞窟周围充斥着一股强大的禁制之力,四周深有万丈的海水没有一滴灌进洞窟中。老狐狸低沉的呼喝了一声,月娘娘一马当先带着十几位月狐长老,后面紧跟着数百名月狐一族的高手,一行人一溜烟的向那洞窟落了下去。

    楚天舔了舔嘴角,喃喃自语道:“玉印真君,你这里,不会是什么陷阱埋伏吧?”

    被禁锢在图腾柱上动弹不得的玉印真君怪笑了一声:“若是不敢进去,那就留在外面,我没请你们来!”

    老狐狸则是不耐烦的一挥袖子,一股飓风当头压下,硬生生将楚天、虎大力和楚丫丫送进了洞窟中。

    一声大笑,老狐狸一把抓住玉印真君的肩膀,脚踏银色云团冉冉从空中落下:“陷阱?埋伏?这小儿若是敢做那些下三滥的准备,老祖宗就硬生生吃了他!”

    老狐狸狭长的双眼在玉印真君全身上下扫了一圈,突然‘嗤嗤’笑了起来:“虽然不是血肉之躯,但是老祖宗我自从晋升天相之后,也有多年未进血食了。这等真灵之躯,最是补益。”

    玉印真君重重的吐了一口气,他喃喃自语道:“落到你们月狐一族手中,算我倒霉。只是,你们想要得到凄月闪,嘻嘻,你们愿意付出多少族人的精血和灵魂呢?”

    老狐狸的脸色就微微一变,咬牙切齿的一爪子从玉印真君肩膀上撕下了一大块‘血肉’。

    玉印真君痛得闷哼了一声,洞窟下方已经传来了月娘娘等人惊喜若狂的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