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二百一十二章 瓮中之鳖(2)

第二百一十二章 瓮中之鳖(2)

    玉印真君勃然大怒,他听出了这位杜家长老语气中的一丝不对劲。

    他厉声怒啸:“果然是你们!你们还请了什么人出来?混蛋东西,你们用一条翎鸪珠串,说动了多少高手?”

    大声咒骂着,玉印真君右手青色玉印重重砸下。

    飓风呼啸,烈火缠绕,风火之力化为一个巨大的漩涡,死死禁锢住了三位杜家长老的身形,让他们动弹不得。一股可怕的灵魂威严席卷四面八方,犹如整个天地都成为了玉印真君的工具,压制得所有人都动弹不得、喘息不过来。

    除了楚天!

    玉印真君的灵魂威压犹如天劫一般当头落下,所有人都被压制得喘不过气的时候,唯有楚天丝毫不为所动。

    一如清风拂面,一如杏花小雨,楚天只感到身上有点痒酥酥的,好似有一缕缕清风吹过,除此之外,玉印真君的灵魂威压没能对他造成任何影响。

    青铜灯盏灯光幽幽,青幽幽的灯光照耀四方,唯有楚天看到,青色的灯光透过他的眉心透出,照亮了他身边三丈之遥。

    三丈范围内,风平浪静,就连楚丫丫都因为楚天的庇护,只是被吓得小脸苍白,却没受到任何的影响。

    楚天从袖子里掏出了一颗拇指大小的银白色宝珠随手捏碎,一缕淡淡的馨香急速向四面八方扩散开去,更有一丝奇异的呻-吟声宛如电光石火,瞬间传出了不知道多少里远。

    与此同时,楚天另外一只手上出现了十三根一尺长短的纤细狐狸毛。

    这是月狐锁灵针,月狐一族的大神通先祖传承下来的秘宝,对真灵有极其显著的效果。一旦真灵被月狐锁灵针刺穿身体,十三根狐狸毛就会在真灵体内构成一座小小的绝灵阵,让真灵暂时的和外界天地灵髓脱离联系。

    一旦没有了外界的天地灵髓辅助,真灵的战斗力直线下降,甚至会比普通的灵修还要弱一大截。

    玉印当头落下,三名杜家长老完全没有闪避的力气,他们瞪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玉印真君身后的——楚天!

    玉印真君没能注意到楚天的异动。

    此刻玉印真君是用自己的灵识波动充当眼睛,覆盖了方圆数百里的藏宝阁洞府。

    楚天神窍中的青铜灯盏灯光幽幽,覆盖了楚天身体周边三丈范围。玉印真君完全失去了对这三丈范围内的一切感应,他的灵识波动覆盖了这三丈范围,但是他没能察觉到任何的异常。

    唯有三位杜家的长老眼睁睁的看清了楚天捏碎了一颗传讯宝珠,掏出了十三根看上去颇有点眼熟的狐狸毛——大家都在堕星洋第一、第二岛圈厮混,三位杜家长老立刻认出了银月岛月狐一族世代相传的恶毒天器月狐锁灵针!

    “玉印,我们等着你!”三位杜氏长老齐声狞笑。

    玉印砸下,三名杜氏长老的身体瞬间被烈火烧成了一片黑灰,随后飓风向内一搅,三人的灵魂也随之崩溃瓦解,被打得魂飞魄散。

    “等着我?你们还以为……”

    玉印真君正要说几句漂亮的场面话,楚天手中的十三根月狐锁灵针已经无声无息的飞出,悄然刺进了玉印真君的后背。

    玉印真君是真灵之体,完全由灵魂力量和最精纯的天地灵髓凝聚的灵体,没有血肉、经络、窍穴这样的划分。他体内浩浩荡荡,就是纯粹的灵魂力量和天地灵髓,犹如一片无边无际的汪洋大海。

    十三根月狐锁灵针刺进他的身体后,骤然分化成数千根细细的长针,每一根长针上都喷出无数条极细的符文流光,凝成一道道纤细却柔韧异常的月色锁链,呼啸着在玉印真君的身体内急速穿梭。

    “月狐,锁灵针!”玉印真君的身体骤然一晃,满是笑容的俊俏脸蛋骤然扭曲如厉鬼。

    “这是,月狐,月狐……这是……”玉印真君身上的恐怖气息直线下降,他身体骤然晃动了一下,狼狈无比的转过身来,不可置信的看着楚天。

    “你,你,明王……先生……你!”玉印真君目露惊恐之色的看着楚天,哆哆嗦嗦的说不完全一句话。

    “一个真正的流浪炼丹师,最是怕麻烦不过的。炼丹师的自保能力又这么弱,哪个脑壳坏掉的炼丹师,会在青叶岛杜家面临灭门之灾的时候,傻乎乎的跑到青叶岛来凑热闹?”

    楚天摊开手,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玉印真君,月银麟是你儿子吧?哎,你给他说的至尊天器凄月闪是什么来历?你怎么知道至尊天器的?你从哪里得来的查找凄月闪下落的法门?”

    “总之,一句话,你摊上大麻烦了!”楚天‘呵呵’笑着:“你摊上大麻烦了。月银麟把什么都给招供了!”

    “月银麟这个蠢货!”玉印真君的身体剧烈的摇晃了一下,他惊恐的看着楚天厉声喝道:“他怎么会……你们……你是,那个贱人的手下?”

    几条凹凸有致,周身带着淡淡馨香的人影突兀的出现,月娘娘娇美无限的声音响起:“唉哟,当年你在奴家床上哭天喊地求奴家施舍的时候,把奴家哄得和祖宗一样……多年不见,小祖宗心肝宝贝就变成了小贱人?”

    “男人啊,果然都是不可靠的呢!”月娘娘穿着一件银白色的宫裙,犹如骄傲的孔雀一样,昂首挺胸的踏空向玉印真君走了过来。

    玉印真君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他咬着牙嘶声吼道:“贱人!”

    一条堪称完美的银色人影悄然浮现,那是一名背后有七条银色长尾缓缓摇晃的俊朗青年。

    “月娘,赶紧拾掇了,不要在这里多待。呵呵,號龙那莽货也在这里?若是他发狂,我能挡他半个时辰,最终惨败的肯定是我,所以,不要浪费时间了!”

    “是,老祖宗!”月娘娘妩媚的笑了几声,向那身穿银色长衫的俊朗青年行了一礼,犹如弱柳随风一样,慢悠悠的走到了玉印真君面前。

    “怎么不想法子逃跑呢?”月娘娘轻轻抚摸着玉印真君僵硬扭曲的面孔。

    楚天看了一眼月娘娘和玉印真君,目光突然放在了杜家的藏宝阁上。

    “族长,您慢慢炮制玉印真君,吾且进去,看看能弄到什么宝贝才好。”楚天很耿直的向云娘娘行了一礼,用力踢了虎大力一脚,让虎大力驮着他向藏宝阁急速飞去。

    月娘娘,还有在场所有月狐一族的人注意力都放在了玉印真君身上,谁也没心情搭理楚天的小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