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二百零四章 气血大亏(1)

第二百零四章 气血大亏(1)

    清晨。

    楚天站在宫殿门口,从身边走过的月狐侍女捧着的花盆中,随手采了一朵艳红的牡丹,仔仔细细的插在了自己的鬓角上。

    在白蟒江鱼庄的时候,楚天这伙兄弟就喜欢插点花花草草,这在名士风流的大晋,无论朝堂诸公还是市井无赖,都有这种爱好。

    楚丫丫‘嘻嘻’笑着,指着楚天鬓角的红牡丹。

    楚天也‘嘻嘻’笑着,手指一点,已经走出去七八步远的侍女手中花盆里,一朵带着露水的凤仙花腾空飞起,被一缕细风卷着,端端正正的插在了楚丫丫的发髻上。

    “供奉大人……好兴致!”月银螺带着几个侍女走了过来,正好看到了楚天给自己戴花的这一幕。她很是惊愕的看着楚天,美丽的眸子中清波流转,嘴角不由得微微勾了起来。

    “银螺少主,早!”楚天笑着向月银螺点了点头,鬓角的红牡丹就颤巍巍的抖了抖。

    “供奉大人,早!”月银螺眯着眼,绕着楚天转了一圈,仔细看了看他头上的那朵红牡丹,轻轻的笑了一声,柔声道:“供奉大人在炼器一道上,似乎造诣也颇为不凡?”

    楚天脑子里快速闪过子阴传承中诸般杂学,他认真的点了点头:“除了生孩子不会,天下还真少有我不会的东西。炼器一道博大精深,我不敢说自家造诣多强,但也不敢妄自菲薄,我的确比很多所谓的炼器师要强出一截。”

    楚天自信满满的看着月银螺。

    月银螺点了点头,又看了看楚天鬓角的红牡丹,笑了:“那就正好,母亲大人请供奉大人过去哩!”

    楚天的脸就骤然一僵。

    月狐一族的当代族长月娘娘要见他?楚天不由得想起了,他刚被抓到银月岛的那天,月银麟发狂作乱,出手镇压月银麟的那道曼妙无比的身影。

    那甜腻腻、软绵绵的一声轻笑,就解除了月银麟所有下属武装的月娘娘!

    “族长大人,为何要见我?”楚天更想起了,月娘娘出手时,自己浑身绷紧却动弹不得,差点整个神智都彻底沦丧的温柔恐怖。

    月银螺摊开双手,显然她也不明白其中缘由。

    于是,半个时辰后,楚天就站在了月娘娘平日里处理族中事务的书房中。

    顾不得打量书房内极度奢华、风流的陈设,楚天打点起了十万分精神,小心翼翼的看着坐在面前书案后,一张绝美的俏脸上流露出万般风情的月娘娘。

    和月银螺一样,月娘娘穿了一件银白色的长裙,一头乌黑的长发宛如瀑布,随意的披散下来。几缕乌黑的青丝从额前垂下,挡住了她小半容貌,却越发有了一种‘半遮半掩’,引得人恨不得将她全身衣衫全部撕开,仔细观察她全身细节的强烈诱-惑。

    这个女人从头到脚,每一片皮肉,每一根毛发,都在散发出绝强的诱-惑力。

    危险而黑暗,让人恨不得燃烧肉身,燃烧灵魂,燃尽一切理智,孤注一掷的投奔深渊的恐怖诱-惑力,源源不断的从月娘娘的身上释放出来。

    一波波危险的冲动化为灼热的热流,在楚天的身体内急速的流动。

    楚天牙齿用力的嚼碎了舌尖,剧痛刺激着他的全身神经,勉强控制着心头一丝清醒,让他没有犹如一头发狂的恶狗一样扑向月娘娘。

    突然间,楚天鼻头一热,两条鼻血不受控制的喷了出来。

    楚天闷哼一声,他手指一弹,一缕淡蓝色的火焰喷出,将喷出的鼻血烧成了一缕青烟飘散。高温火焰更是直接烧进了鼻腔,将崩裂的毛细血管烧得焦糊,强行止住了流血。

    艰难的低下头,楚天强忍着小腹附近急速跳动的肌肉带来的狼狈和难受,干巴巴的向月娘娘行了一礼:“明王楚天,见过族长……敢问,族长派少主相邀,有何事情?”

    月娘娘笑吟吟的看着楚天,她的目光如火,落在楚天身上某处,楚天就能清晰的感受到那一片皮肉的温度在直线升高。当月娘娘的目光从他的胸膛一路向下扫去时,一股莫名的奇异力量侵入他的身体,刺激得他浑身血液的流速再次飙升。

    一声闷哼,楚天鼻腔里再次喷出大量鲜血。

    楚天狼狈不堪的一弹指,一缕淡蓝色火焰喷出,再次将所有喷出的血液烧成了青烟。

    “有趣!”月娘娘幽幽笑道:“其他人,一对儿眼睛恨不得长在奴家的身上不挪开,供奉大人怎么就这么畏惧奴家呢?嘻,是觉得奴家生得不美么?”

    楚天干笑,他强忍着抬起头来狠狠的盯对方几眼的冲动,干声道:“族长生得太美,我怕失血过多而死!”

    月娘娘顿时笑得前俯后仰的笑了,一身美妙的曲线在楚天面前一览无遗,她娇声笑道:“唉哟,失血过多而死?嘻嘻,只是,那等死法也太无趣了些……奴家以为,还是换一种死法比较快活,比如说……”

    站在楚天身后的月银螺有点敬畏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母亲,轻声说道:“母亲大人呵,您请供奉大人来,究竟是为了什么呢?女儿也很好奇呢。”

    月娘娘呆了呆,若有所思的扫了一眼月银螺。

    红润的小嘴一撇,月娘娘悠悠笑道:“好吧,好吧,想不到供奉大人,却是这般纯情纯真的人儿,嘻,在堕星洋,这可是稀罕人物。”

    轻叹一声,月娘娘手掌一翻,一块色泽殷红,同时每隔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化为一抹阴影的罗盘从月娘娘手中飞出,冉冉飞到了楚天面前。

    “供奉大人呀,听老熊家那些不成器的老色-鬼说,你在炼器一道上,也颇有造诣呢。”月娘娘双手托着下巴,手肘放在书案上,摆出了一副小儿女的情态,笑吟吟的看着楚天。

    “给奴家看看,这件罗盘,到底是什么宝贝呢。”

    月娘娘向楚天抛了个媚眼:“奴家也见过无数的奇珍异宝,但是琢磨了好几天,怎么就弄不明白,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楚天闷哼一声,他正好看到了月娘娘的这个媚眼,他全身一阵燥热,又是一道鼻血喷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