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二百零三章 第一次试探(1)

第二百零三章 第一次试探(1)

    楚天毕竟也只能远远的看了月狐一族当代的族长一眼。

    那等倾城倾国的妖娆,却果然不愧是一族之主,果断狠辣到了极致。眼看自己魅术无法唤醒月银麟,当即就发动了银月岛的护岛大阵。

    漫天月华凝成一条条手臂粗细的锁链,‘铿锵’有声的自天而降,将月银麟锁得结结实实,强行镇压到了银月岛核心处的一眼深潭中。

    剩下的事情,自然有月狐一族的长老出面打理干净。

    月银麟的心腹党羽都被关押起来,严刑拷打询问当天夜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楚丫丫也被月狐族人送了回来,被囚禁在月银麟宫殿密室中的楚丫丫饱受惊吓,见了楚天后哭得和泪人儿一般,差点就没哭得昏厥过去。

    眼看楚丫丫这等模样,楚天不由得暗自恼恨,对月银麟的这般下场,他只觉无比的快慰。

    接下来的几天功夫,楚天就好似回到了金牙岛。

    月狐一族打通了地下火脉,引来了精纯的地火,为楚天建造了一座品质极佳的炼丹大殿。虽然丹炉品级差了些,也没有出身长春谷的资深童子,但是月狐一族提供的炼丹材料品质极佳,比金牙岛老熊家提供的药草品质强出了不少。

    所以楚天花费了几天时间,很是顺利的炼制出了几炉百年丹,更顺利的炼制了一炉千年丹。

    再多的口舌功夫,也比不上实实在在的利益动人。楚天顺利炼制了这几炉丹药出来后,他的待遇更是提高了一等,每天明里暗里跟在他身边的人手增加了一倍有余,吃喝用度各色物品越发精致华美,就连月银螺也整天跟在了他身边。

    堂堂月狐一族最年幼的少主,就好像一个小丫鬟一样,整天跟在楚天身边为他端茶送水,把楚丫丫的活计都抢走了不少。

    对此楚天心安理得的受用了,自己反正是被人用暴力绑来的,人家爱提供这么高的待遇,有好的享受,他干嘛要拒绝啊?人家少主自愿做丫鬟,那就随她去呗!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半个月后,楚天已经习惯了在银月岛的逍遥日子。

    每天照看一下炉火,指点一下月狐一族精挑细选出来的学徒工如何照看炉火,传授一些最基本的炼丹技巧。一炉丹药炼成了,就开炉取丹,博取一片的惊呼、喝彩声。

    剩下的时间么,就欣赏一下银月岛的美景,调侃几句月银螺,翻翻月狐一族的藏书。

    说起藏书,就能看出月狐一族和老熊家的不同了。

    老熊家就是一群粗坯,偌大的熊庄,就找不到一片纸,反而大酒坛子、骨头棒子、刀枪剑戟、人骨骷髅丢得满地都是。老熊家的族人也都是一群粗汉子,一个个整天喊打喊杀、粗鲁无文。

    而银月岛的月狐一族,个个都风度翩翩、满腹锦绣,无论男女老幼,都能做一手好文章。

    月狐一族的藏书极其丰富,甚至他们还建了族学,所有的年幼族人都要进族学读书识字。

    楚天虽然得了长春谷的全部典籍,那些典籍多关于丹药学问,对于各种常识记载得极少。而月狐一族的藏书则是天文地理、民俗风情无所不包,其中甚至还有堕星洋的航道海图,各个大小岛屿的人文风貌等。

    白天楚天翻阅这些藏书,晚上他就去月狐一族的老人梦境中翻阅他们的记忆。

    短短半个月的时间,楚天又增长了许多见识,他的梦种,也越发的蔓延开来。

    这一日,炼丹大殿中地火熊熊,几口丹炉被地火烧得通红,滞闷、炽热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厚重的药香,宛如实质的药香紧紧的包裹着大殿中的所有人,憋得不习惯这种环境的人几乎要闷死过去。

    月银螺浑身大汗的坐在楚天身边,目不转睛的看着楚天手中变幻的指印。

    随着楚天的指印跳动,他面前一口丹炉内的炉火宛如活动的精灵一样跳动着,一缕缕细细的火焰灵动的包裹着丹炉舞动,一缕缕药气从丹炉中喷出,在上空凝成了一片方圆数丈的丹云。

    这是楚天又一次在炼制千年丹。

    月银螺在他身边,似乎是有点想要偷学他炼丹技巧的样子。

    楚天不由得暗笑,他打出来的指印,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完全就是拿来糊弄人的。月银螺学得这般认真,也不知道,未来她发现这些指印完全无效时,会是什么表情。

    控制炉火,楚天直接是运用火之天印掌控火焰变化。

    这等内在的、无形的掌控之力,又岂是月银螺在一旁偷看就能学会的?

    “少主呵,你大哥这些天,可恢复了些?”楚天一边胡乱打出一手一手他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的指印,一边还有闲工夫和月银螺胡诌。

    “我看啊,你大哥那模样,或许是他缺德事做多了,遭报应中邪了吧?”楚天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着:“你看,丫丫多乖巧的丫头,他都能让人把她给绑走,这真正是报应啊!”

    月银螺的小脸抽了抽,被楚天的话弄得分心了,她一下就漏掉了好几个指印变化。

    她无奈的看了楚天一眼,想要发狠呵斥几声,但是想到这些日子,楚天炼制的丹药为她们月狐一族换回来的好处,心头的那点火气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轻叹了一声,月银螺老老实实的说道:“母亲大人说,大哥似乎是中了别人暗算,所以丧失了心智。”

    两条长眉微微一皱,月银螺带着一丝惊骇轻声道:“只是,以母亲大人的修为,以她对人神魂的精研,居然都无法看透大哥到底被人做了什么手脚……”

    摇摇头,月银螺脸上闪过一抹嫌弃的冷笑:“不过,母亲大人说,大哥身后有靠山呢,再过两个月,就是那人例行来堕星洋散心游玩的日子,有她出手,大哥倒也不会有事,最多现在吃点苦头而已。”

    楚天眉头一挑,他想起了月银麟梦境中,那个疯狂折磨、凌辱他的尹氏少女。

    “你大哥身后,还有靠山?我还以为,他的靠山就是你母亲呢?”

    楚天这是在故意套话。

    月银螺瞥了楚天一眼,小狐狸看出了楚天的心思,她慢悠悠的叹了一口气:“哎,谁家没有一些伤心事呢?大哥他……嗯,丹成了么?您,再加一把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