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二百零一章 打劫(1)

第二百零一章 打劫(1)

    银月岛上,楚天身体晃了晃,浑身骤然冒出大片热汗,道道白气不断从头顶冲出。

    刚刚为了崩毁月银麟的梦境,扰乱他的心神,楚天耗尽了全部的法力,按理说,此刻他应该浑身虚软、遍体冷汗才对。

    但是灵魂重返神窍,安坐在青铜灯盏那一点豆大灯火中后,十八只黑色异虫围绕着青铜灯盏抓挠了一阵,发现奈何不了灯盏半点,顿时又乖巧的蛰伏了下来。

    楚天运神内视,这才发现,他的肉身内宝光隐隐、精气充沛,身体状态竟然是前所未有的好,完全没有法力耗空后应有的虚弱之感。不仅如此,一股神奇的力量正源源不断从五脏六腑、骨髓精血中滋生,化为一缕缕精纯的金色法力注入青铜灯盏。

    寻常天修,就是依靠打磨肉身,将肉身锻炼得强大异常后,以肉身吞噬天地灵髓,将其炼化后将精血气息反哺灵魂,这才是寻常天修大半法力的正常来源。

    此刻楚天体内的状态,正是天修肉身精气反哺法力的常态。

    但是楚天身体生出法力的速度有点快,而且效率有点高,比楚天平日里肉身精血鼓荡滋生法力的速度快了十几倍,法力的精纯度提升了数倍。

    “这是!”楚天还没弄清身体的变故从何而生,他又发现,自己的肉身力量凭空增加了百龙左右。

    他原本是三千龙力的肉身力量,这股力量足以碾碎普通立命境巅峰的天修,甚至可以和普通修炼顶级功法的窥天境天修过上两招。

    只是为了达到这三千龙力,楚天已经耗尽了他这些日子在老熊家坑蒙拐骗弄来的所有修炼资源,口袋里清洁溜溜,连一块灵晶碎片都找不出了。

    凭空增加的这一百龙力从何而来?

    紧接着,楚天激灵灵打了个哆嗦,手掌一翻,一块鹅蛋大小,形如鹅蛋,通体有数百个晶莹剔透光灿灿切面的灵晶出现在他手中。

    淡青色的灵晶清澈如水,内部封印的天地灵髓精纯清澈,宛如冰川中万年不化的冰雪精英。灵晶触手微凉,通体光洁润滑宛如无物,而且虽然只有鹅卵大小,却沉甸甸的足足有百斤上下,密度着实惊人!

    楚天不由得骇然——他在老熊家那里得到过一些上品灵晶,那些上品灵晶的密度也极大,但是婴孩拳头大小的灵晶,也只有五六斤沉重。

    这囤积在他膻中穴中的数十块灵晶和婴孩拳头差不多大,但是重量高出了二十几倍,显然内部储存的天地灵髓数量更加庞大,用来修炼的效率更高!

    “极品灵晶么?从何而来?为何在我膻中穴中?”楚天呆愣了许久,半晌弄清到底发生了什么。

    “难不成,是你?”楚天注意到了悬浮在他膻中**,那颗遍体裂痕的宝珠。通体毫无光泽,破破烂烂宛如被打碎的破瓷碗,随时可能彻底崩毁的模样。

    如果他身体的变化,还有这数十块淡青色的灵晶都是因为这宝珠而来,那么……

    “你为什么会突然有了反应呢?”楚天站起身来,看着百里外那一道黑色的圆光。月银麟悬浮在黑色圆光中,正声嘶力竭的大声嘶吼。

    数十名银月岛的护卫腾空而起向月银麟冲了上去,但是还没靠近月银麟,距离他起码还有一里左右,一条黑漆漆的狐狸尾巴横扫而来,数十名立命境的护卫惨嚎一声,满口喷血的被打飞了老远。

    ‘吱’的一声,鼠爷突然出现在楚天手中,两颗猩红的小眼珠直勾勾的盯着楚天手中的淡青色灵晶:“这是……这是……噫?你怎么会有这宝贝?这宝贝的名字,已经到了嘴巴边上了,怎么就说不出来呢?”

    细长的尾巴甩了甩,鼠爷低声的咕哝着:“天哥儿,这宝贝,似乎对鼠爷有点用处呵?鼠爷隐约觉得,若是多吃几块,可能鼠爷的旧伤,能恢复一些?”

    不等楚天开口,鼠爷就将尾巴塞进了自己的嘴里,细长的尾巴绕着自己的脖子卷了两圈:“嗯?鼠爷的旧伤?鼠爷的旧伤是怎么回事?欸?欸?这个?”

    听了鼠爷的话,楚天随手将这块淡青色的灵晶递到了鼠爷嘴边。

    鼠爷‘吱吱’叫了两声,张开嘴将灵晶一口吞了下去。一道淡淡的银光从鼠爷的鼻头突然涌出,宛如水波一样向他的尾巴尖尖一路滑了下去。

    鼠爷体内传来一阵细微的‘啪啪’声,好似有无数的骨节解开,然后又重新接驳在一起,鼠爷就好像触电一样,身体急速的颤动了起码上千下。下一瞬间,鼠爷的气息就变得和刚才有点不同了,变得清新了些许。

    那种感觉,就好像一个直径数万里,发酵了数亿年的污水坑,突然往里面滴了一滴清晨凝聚的灵露,死气沉沉、污秽无比的污水坑内,就多了这么一点点微不足道的亮色。

    但是这个污水坑太过于巨大,太过于污秽,这一点灵露迅速被同化,可是这般大的一个污水坑,毕竟是有了一丝微不足道的变化。微小,但是起码见到了变化的希望。

    楚天和鼠爷同时察觉到了鼠爷身上的变化,楚天笑了,鼠爷也得意的抖了抖身体,还不等鼠爷说话,楚天已经接二连三的掏出了数十块淡青色的灵晶递到了鼠爷面前。

    “我也不知道这些宝贝从何而来。但是既然有了第一次,后面当有第二次第三次吧?总有希望!”楚天笑看着鼠爷:“鼠爷,若是对你有用,只管吃了去。”

    鼠爷细长的尾巴甩了甩,很不客气的张开嘴,将一小堆灵晶一口吞得干干净净。

    ‘吱吱’一声响,鼠爷跑得无影无踪。

    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月银螺带着一众月狐一族的高手快步闯了过来。远远的看到了站在宫殿大门外的楚天,月银螺这才松了一口气,微微摆了一下手,让一众月狐一族的高手停在了远处。

    “明王供奉还请小心一些,银螺的那位大哥似乎失心疯了,正叫嚷着要掠走供奉你呢。”月银螺抿着红唇,很温柔、很娴静的笑着:“楚丫丫的下落,也找到了,真想不到,居然是大哥下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