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一百六十六章 没有胜利者(2)

第一百六十六章 没有胜利者(2)

    白雾翻滚,楚天带着楚颉、阿狗、阿雀、虎啸天冲上了城墙。

    铁鲨、铜锤等人拎着各色兵器,搭起了人梯,也怒气冲冲的冲了上去。

    血屠堡的战士们乱成了一团,他们的灵晶武器失去了距离优势,在近身作战的时候,也就比烧火棍稍微强一点,起码从材质上,这些灵晶武器比烧火棍结实了许多。

    他们身上看上去很威武、很神秘的紧身作战服,对冷兵器有着不弱的防御力,寻常的血杀堡大汉砍他们一刀、戳他们一剑,往往无法击破作战服。

    但是楚天等人加入了战斗后,这些防御力很不弱的作战服,就彻底失去了作用。

    短短半盏茶时间,城堡内驻守的七百多名血屠堡战士溃败,面对四面八方包围上来的数万血杀堡大汉,他们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全都被按倒在地剁成了肉酱。

    楚天一脚将城墙上的旗杆踹倒,代表了血屠堡的血色大旗飘飘扬扬的落下了城墙。

    他抬起头来,看着天空一片片飞过的白云厉声长啸:“杜卡,我们赢了!”

    高空中,那座悬浮在半空的小山上,金奡静静的坐在大椅上,双手托着下巴,冷冷的看着跪在面前的杜卡和老默。

    杜卡、老默带着谄媚的笑容,乖巧的匍匐在地上,就好像两条训练有素的宠物狗,浑身上下没有半点儿棱角毛刺。

    嬴秀儿坐在一旁的一张锦墩子上,笑吟吟的看着地面上那一轮金色圆光。

    “五督管,你看明白了么?你想要教训的这些人,他们还是有一定的价值的。作为一名合格的上位者,你应该尽可能的不要被自己的怒火影响理智的判断,上位者应该考虑的,是利益,利益,最终还是利益!”

    “只要有足够的利益,就算是杀父仇敌,你也应该笑容满面的和他去合作!”

    金奡讥嘲的看着嬴秀儿:“坐着说话,不腰痛?杀父仇敌?哈,你能和你的杀父仇敌合作?”

    嬴秀儿笑得很灿烂,她随手一指圆光中的楚颉,慢悠悠的说道:“秀儿的父亲、母亲,还有很多嫡亲的族人,都是死于楚氏之手。而这位楚颉楚大少爷,正是楚氏的少主。他是秀儿的杀父仇敌,但是并不妨碍秀儿和他们合作,爬上了……嘻嘻!”

    嬴秀儿微笑看着金奡:“五督管现在还认为,秀儿是在胡说八道么?”

    金奡呆滞了半晌,他怔怔的看着嬴秀儿发了许久的呆,过了好一阵子,他才喃喃自语道:“利益么?可是,像他们这样渺小的蝼蚁,下贱的贱种,他们能给我带来什么利益呢?”

    杜卡和老默就相互看了一眼,没吭声。

    嬴秀儿很是不可理喻的瞪大了眼睛看着金奡,沉默了许久,她才苦笑着幽幽问道:“如果说,实力低微者就不能带来利益的话,敢问五督管,金氏一族设立这么多的角斗场,蓄养这么多的下贱之人,又是为什么呢?”

    金奡愕然,他瞪大了眼睛,许久许久没有吭声。

    过了足足一刻钟,金奡才有点狼狈的沉声道:“这种事体,我以前哪里操心呢?这些下三滥的事情,谁会搭理这个?不要说是我,就算是旁系的那些子弟,他们谁会操心这些事体?”

    嬴秀儿也万分愕然的看着金奡,同样过了许久,她才苦笑着一手扶在了额头上。

    “如此说来,秀儿还要请五督管尽可能的收集所有能收集到的书籍、经典,让秀儿尽快的对金氏一族、对金氏一族所处的世界,有一个确切的、真实的认知了。否则,秀儿这个军师,可是难得合格的。”

    无奈摇了摇头,嬴秀儿指了指地上的金色圆光,眯着眼看着圆光中的楚天和楚颉,慢悠悠的建议道:“不过,有些事情,是现在就能做的。比如说呢,作为一个上位者,您绝对不能让人猜测到您的想法。所以,现在您应该这么说!这么做!”

    楚天等人站在城堡城墙上,抬头看着天空。

    一头通体金光灿烂的金翅异鸟从天而降,金奡阴沉着脸站在形如孔雀、但是羽毛丰美远胜过孔雀百倍的异鸟背上缓缓降落。

    杜卡和老默脚踏虚空,脚下好似有无形的垫子托着他们,悄无声息的跟着金奡,一步一步的从高空‘走了下来’。他们微微欠身,双手自然垂在身边,无比的恭谨、温顺。

    异鸟悬浮在了比城墙高出三丈的空中,金奡站在异鸟背上,眯着眼上下打量了楚天等人一阵,突然咧嘴一笑:“你觉得,你们赢了?”

    楚天同样认真的打量着金奡,过儿半晌他才反问道:“血屠堡的人都死光了,难道我们没赢么?”

    金奡就笑了:“谁告诉你们,你们杀光了血屠堡的人,就算赢了?”

    楚天冷笑道:“难道生死决斗的规矩不是这样么?只要有一边的人死绝了,另外一边就赢了。”

    金奡轻蔑的摇了摇头,他冷声道:“规矩?我告诉你们什么是规矩。规矩就是,我说的,就是规矩。我说你们这次输了,所以,你们就输了。因为你们输了,所以,你们要受罚!”

    楚天的眼角突然一跳,心头一阵警讯袭来,莫大的危险感觉让他的心脏一阵抽搐,浑身冷汗‘唰’的一下喷出,瞬间湿透了身上的衣衫。

    金奡‘哈哈’大笑着,右手一团金光喷上天空,一团金色烈阳在天空凭空出现,无数条拇指粗细的金光呼啸着从烈阳中洒落,凝成宛如黄金铸成的金色短矛,带着可怕的破空声穿透了一条条血杀堡大汉的身体。

    一个个侥幸在密集的光弹攒射中活下来的血杀堡大汉嘶声惨号着,金色光矛洞穿了他们的头颅,打穿了他们的胸膛,击碎了他们的四肢,将他们的身体震成了一团团血雾。

    大片大片的大汉身体爆裂开来,一个个堡屋的首领惨嚎着炸成了血雾,不等楚天出手拦截,数十支金色光矛落下,铁鲨、铜锤同时被贯穿了头颅毙命当场。

    “你!”楚天眼睁睁的看着数万血杀堡的大汉被金奡犹如屠鸡宰狗一样击杀,他猛地一跃而起,一道道碎骨阴风呼啸着向金奡吹了过去。

    金奡放声狂笑,他讥嘲的看着楚天,张口一道金风喷出。

    碎骨阴风粉碎,金风呼啸着将楚天卷了进去,楚天只觉浑身剧痛,眼前一黑骤然昏厥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