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兴云布雾(1)

第一百六十五章 兴云布雾(1)

    光弹爆开,火光喷涌,血雾混着残肢断臂喷上天空的时候,楚天回头向那座城堡看了一眼。

    城墙上,三尊通体淡灰色,前方伸出了一根三丈长三棱晶柱的光炮矗立在那里,晶柱的顶端还闪耀着刺目的光芒,四周的空气正因为高温而剧烈的扭曲着。

    似乎有人注意到了楚天的凝视,数十道极细的红光同时汇聚在了楚天的身上。

    ‘啾啾’破空声不绝于耳,数百枚拇指大小的幽蓝色光弹劈头盖脸的向楚天攒射了过来,随后三门光炮微微调整了一下晶柱方向,连续十八颗人头大小的大型光弹向楚天周边覆盖了下来。

    ‘哈’的一声大吼,楚天周身喷出了一缕缕凝成实质的青色剑芒。

    不知道是什么缘故,在六道封魔大结界内,楚天的剑芒已经能轻松斩出百多丈外,到了这一方天地,或许是因为天地灵髓过于浓郁,天地间的压力太强大的原因,楚天的剑芒只能破体飞出数丈。

    不过,足够了。

    一缕缕剑芒飞旋,数百颗光弹被剑芒精准的劈中,光弹‘咚咚’爆开,一缕缕剑芒剧烈震荡发出高亢的剑鸣声。楚天站在原地纹丝不动,这些灵能光弩打出的光弹,对他没有任何威胁。

    十八颗大型光弹呼啸着落下,楚天皮肤表面一缕电光一闪而过,他瞬间在空气中拉出了十八条朦胧的残影。‘啪啪’电爆声不绝于耳,残影骤然亮起然后瞬间黯淡。

    青蛟剑发出高亢的剑鸣,楚天一剑一个,将覆盖下来的大型光弹全部洞穿。

    一缕缕爆发力强得惊人,让楚天经络都感到刺痛的天地灵髓顺着青蛟剑涌了过来,紫箫生改造过的青蛟剑霸道如斯,居然将光炮发出的光弹所有能量全部抽取一空。

    炼天炉六大火门开启,一缕缕天地灵髓投入紫色火焰中,紫火越发炽烈,一股精纯的、炽热的力量从炼天炉内反哺而出,楚天刚刚被这些爆发力极强的能量弄得刺痛的经络顿时好似泡在了温水中,说不出的温暖惬意。

    一波足以击杀上千人的光弹攻击,居然被楚天轻松的化为无形。

    铁鲨、铜锤呆了呆,两人突然歇斯底里的尖叫起来:“明王大哥威武!明王大哥威武!”

    铁鲨、铜锤手下的千多条大汉乱杂杂的跟着大吼起来,很快他们就整齐划一的大声高呼,‘明王、明王、明王’的吼声震得人耳膜生痛。

    被第一波光弹打得乱成一团的血杀堡所属原本正忙着四散逃窜,猛不丁看到楚天突然爆发出如此威势,他们又惊又喜的停下了脚步,纷纷跟着铁鲨、铜锤大声吼叫起来。

    再给楚天一点时间,让他借助这一击的威势,加上铁鲨、铜锤等人的鼓动,他很有可能在这一百五十座堡屋的大汉心中树立起初步的权威,获取真正的指挥权。

    但是,事情总是不如人意。

    杜卡带着大群护卫,已经骑乘那些金属巨鸟飞上了高空。

    那些巨鸟藏在了云层中,已经看不到身影,唯有杜卡的声音从高空传来:“贱种们,记住了,这次是生死决斗。输的一方,全都得死!想活命,冲上去,砍死那个城堡中的所有人!”

    紧接着,血屠堡老默的声音同样从高空传来:“儿郎们,你们手上的武器,可是贵人格外开恩赏赐下来的神兵利器!就你们这群贱种一万人的性命,都换不来一支‘爆裂光弩’,更不要说‘雷鸣光炮’!”

    “你们拿着这样的神兵利器,若是都输了这一场,你们的下场,还用我老默大人废话么?”

    杜卡和老默的话,就好像一桶火油泼在了一块火炭上,熊熊战火骤然爆发,就连楚天都没想到,事情会突然发展到这个程度!

    血杀堡的那些大汉们犹如野兽一样嘶吼着,一个个以堡屋为单位,排着各色各样稀奇古怪的队形,分散成了宽达数里的冲锋线,‘嗷嗷’嚎叫着向城堡冲去。

    城堡上血屠堡的那些人,也同样将所有的武器都搬了出来,冲着下方密密麻麻的冲锋队伍一通乱打。

    数百杆爆裂光弩,十二门雷鸣光炮,拇指粗细的光弹在空气中拉出了一条条丈许长的幽蓝色痕迹,无数条幽蓝色的光痕密密麻麻的在空气中交错纵横,编成了一张死亡大网覆盖了下来。

    大片大片冲锋的血杀堡大汉身体剧烈的震荡着,细小的光弹打在他们的身上,他们的胸膛破开,肢体被打断,血雾混着碎肉喷得满地都是,有些大汉几乎是同时被十几枚光弹打中,他的身体就在瞬间爆成了一团血浆洒在了身边的同伴身上。

    一波一波袭来的大型光弹更造成了可怕的伤亡。

    一发光弹爆开,方圆数丈内寸草不生,人体粉碎,甲胄碎裂,就连血雾都被爆炸造成的高温蒸发,地上留下了一个个直径丈许的大坑,坑地都是血肉染成的酱红色。

    不到一盏茶时间,冲锋的大汉已经被击毙了上万人!

    一条血肉地毯从楚天的面前,向前蜿蜒铺出了一里多地。被击杀了上万人,这些血杀堡的汉子仅仅冲出了一里多地。

    “退下!退下!”楚天厉声呼喝。

    虽然不知道这次莫名到来的生死决斗,杜卡为什么让他负责指挥。但是既然他背上了这个临阵指挥的名义,他就想要为这些正在被敌人犹如猪狗一样击杀的大汉做点什么。

    起码,可以让他们少死一些人!

    但是除了铁鲨和铜锤和他们的手下,除了距离楚天最近的几个堡屋的大汉们,所有大汉都嘶声吼叫着,宛如陷入绝境的野兽一样向前疯狂冲锋!

    “这是血杀堡的规矩!”铁鲨看着那些被密集的光弹犹如割草一样斩杀的大汉,似哭似笑的看着楚天厉声大叫:“这是血杀堡的规矩!生死决斗时,谁敢后退一步,杀整个堡屋所有人!”

    “不该这样冲!还不等他们的床弩和投石机进入射程,他们就全都会死在这里!”楚天愤怒的朝着天空咆哮:“杜卡,你这头猪!你懂不懂怎么打仗?”

    高空没有回音。

    也不知道是杜卡不屑于,还是羞赧于回答楚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