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一百五十九章 最底层的渣滓(1)

第一百五十九章 最底层的渣滓(1)

    墙角石板上,楚天盘腿而坐,皱着眉看着手上的几张洒金竹纹笺。

    楚颉为人放荡不羁,却写得一手好字,笔记圆润富贵、却内有筋骨,一篇文字犹如行云流水,真个能用‘纸上生花’来形容。

    但是他抄录的东西么,却低劣得让楚天直咧嘴。

    这是铁鲨,还有堡屋中资历最老的十个人主修的安身境功法。

    ‘虎爪功’、‘铁皮功’、‘十二路兔腿’、‘三十三路狗拳’……从名字上,这些功法就极其不入流,楚天仔细的、一个字一个字的咀嚼了这些功法后,突然发现‘不入流’这三个字用在这些功法上,也真是侮辱了‘不入流’这个词。

    皮、肉、筋、骨、血、髓、内脏、经络窍穴,最后是最脆弱最神秘的‘脑’,这就是安身境的九重境界。

    按照紫箫生的描述,真正顶级的安身境功法,应当同时对皮、肉、筋、骨等身体部位,包括‘大脑’在内同步进行淬炼,让身躯有机统一的得到增强,不至于因为某个部位单独的强盛而造成机体失衡、对未来的修炼造成不好的影响。

    这种等级的功法,更需要某些奇妙的外物辅助修炼。

    一如楚天等人得到的‘九死玄龟印’,就是修炼九死玄龟法必须的外物——这玄龟印,可是铭刻了一丝玄龟精气、记录了玄龟生命烙印的珍稀之物。

    次一等的安身境法门,也应该是循序渐进的,借助某些珍贵的天才地宝强大的效力稳定全身机能,逐次的对身体进行强化。这等法门很可能因为修炼时的不小心,天才地宝的效力不够,造成肌体细微的失衡。

    比如说,肌肉的力量过于强大,超过了骨骼的最强承受力,或许就会因为肌肉的法力造成骨骼的伤损,这就是次一等法门的不好之处。

    再次一等的安身境功法,就没有了完整的利用天才地宝的辅助办法,但是起码也有一整套如何采纳天地灵髓,如何将其融入全身,如何捶打淬炼身体各处的外功、内功法门。

    这一等的安身境功法强弱不等、优劣相差极大,但是无论多糟糕,起码它是完整的,可以从炼皮一直按部就班的修炼到炼脑境界。

    而铁鲨他们给出的修炼功法,完全就不是这么回事。

    他们的功法,只是针对性的修炼身体的某个部分,比如说虎爪功,就专门修炼一对手掌,可以将手掌修炼得犹如铁爪,可以碎石断铁;同时这对手掌修炼到了高深境界,手掌附近骨骼的骨髓就能变得比较强大,滋生的新血就能通过血脉流通,滋养全身。

    以局部的强大,想要滋养全身打成安身境的修为,可想而知其中难度有多大。

    不仅如此,他们的功法只是锻炼身体的一小部分,或者手掌,或者双足,或者两条腿,或者两条臂膀,根本无法达成修炼全身的目的。

    铁鲨他们的全部功法中,也只有铁鲨的‘铁皮功’能修炼全身皮肤,将皮肤锻炼得犹如精铁一般坚韧,算是唯一一门略微高级一点的法门。铁鲨也正是依靠这一身颇有些防御力的铁皮,才混成了堡屋大哥。

    至于说修炼境界,这个堡屋境界最高的,也就是勉强突破到炼肉境的铁鲨!

    他是依靠‘铁皮功’锻炼出一身坚韧异常的皮肤,让皮肤拥有了强大的生命机能后,皮肤中产生的精纯血气反哺浑身肌肉,这才跌跌撞撞的踏入了炼肉境。

    根据铁鲨的说法,对门的铜锤实力和他相差仿佛。铜锤修炼的是一门‘铜头功’,将一块脑骨锻炼得很是结实,也是依靠那一块骨头产生的强大精血逐渐滋养全身,这才慢慢的用水磨工夫突破到了炼肉境。

    安身九境,铁鲨、铜锤他们都只是第二重炼肉境的修为,在整个血杀堡,他们所在的堡屋处于食物链的最底层。

    被楚天击杀的鬼虎能够突破到安身境第九重炼脑境,他的实力在整个血杀堡绝对是最强的一个!

    当然,现在的血杀堡最强的头衔,毫无疑问归属楚天所有。

    “看什么呢?”楚颉拎着一块肥饼,龇牙咧嘴的走了过来。

    “这个血杀堡的整体实力不怎么样!”楚天放下手中记录了诸多功法的竹纹笺沉声道:“我很奇怪,那些‘人’,为什么要把我们送到这里来?”

    根据楚天听到的,那些建造了六道封魔大结界的家伙的说法,像他们这样,能够依靠一己之力前往镇魔殿的人,应该是受到重视的。就算将他们送入角斗场,也不应该把他们丢进这种实力如此低劣的角斗场。

    他想不出,那些人这般做的用意。

    “不要想了,向我学,我楚大少从来不想那些费脑子的事情!天塌下来,有人顶着,有什么好发愁的?”楚颉‘哈哈’笑着,不怀好意的掰了一块肥饼递给了楚天:“试试这玩意儿,味道不坏!”

    “你当然不用多想,天塌下来,我顶着!”楚天横了楚颉一眼,接过那块灰白色油腻腻的肥饼,放在鼻子前嗅了嗅。

    没被掰开的时候,肥饼的表面有一层致密的透明薄膜包裹,封住了所有的味道。被掰开后,一股莫名的,好似潲水桶的刺鼻气息扑面而来,一股浓厚的劣质脂肪的味道熏得楚天差点没吐了出来。

    这味道就好像一头体重千斤以上、还自带狐臭加成的大肥猪,被打死后按在潲水桶里发酵,在夏天的大太阳下晒了三五天之后酝酿出的气味。

    在白蟒江闻惯了鱼虾腥味,在山林中习惯了野兽腥膻气息的楚天被这股气息一熏,差点就没背过气去。

    随手将肥饼丢出老远,楚天捂着喉咙嘶声问楚颉:“这玩意,能吃?他们就吃,这玩意?”

    楚颉将手中肥饼丢开,坐在了楚天身边抓起他的衣摆用力的擦了擦手上的油脂。他指了指堡屋中正在欢呼雀跃的数百大汉,龇牙道:“可不是么,他们就吃这个。这么一块砖头大小的肥饼,可以够一条汉子十日所需。”

    楚颉又举起挂在手腕上的兽皮水壶,扒开塞子往外倾倒,一股淡黄色带着些许泥沙,还有一股淡淡的腐烂气味的淡水就流淌了出来。

    “这么一个水壶里的水,足够十个汉子十日所需。”

    用力的将水壶丢出了老远,楚颉长叹了一声,四仰八叉的倒在了石板上。

    “这鬼地方,真不是人呆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