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一百五十七章 楚颉的那张嘴(1)

第一百五十七章 楚颉的那张嘴(1)

    金属大鸟悬停在了离地数十丈的空中。

    一个轻佻的声音从大鸟头部传来:“贱种们,爷给你们送吃喝来了!没用的贱种,一群废物!上个月你们连输三场,亏了一大笔钱!你们除了造粪,还有什么用?”

    这人骂得恶毒,地面上的大汉们一个个双眼充血,一个个低沉的喘着气。

    楚天抬头望去,一个枯瘦如柴,双耳又尖又长的奇异生灵从大鸟头顶探出半截身体,正龇牙咧嘴的朝着下方冷笑不断。

    “不过,杜卡老爷仁慈,就算你们都是一群废物,总之,养着你们!”

    “你们要感恩,要记得杜卡老爷的好。下个月的血战,你们多少也要赢一场哪!”

    楚天之前见到的,二十名身披重甲、手持利器的壮汉步伐隆隆的走了过来,他们所过之处,数千大汉纷纷左右避开,让开了好宽敞一条大道。

    这二十名大汉到了大鸟下方,领头的一大汉揭开面甲,露出了一张被强腐蚀性液体烧得稀烂,狰狞丑恶犹如厉鬼的面孔,不耐烦的朝着天空那枯小干瘪的生灵咆哮了一声:“闭嘴,杜乌鸦!上个月连输三场,我们可没出战,是这些废物无能,可不要牵扯到我们!”

    “吃的,喝的,丹药,我们的那一份,赶紧送下来!”

    “唉哟,鬼虎老大你今天亲自来领东西啊?嘻,好说,好说,再怎么饿着这群废物,也不敢耽搁鬼虎老大您哪!”杜乌鸦‘嘻嘻’讪笑着,忙不迭的将两根手指塞进嘴里,吹了一声尖锐难听的口哨。

    大鸟爪子上的巨大铁箱裂开了一条缝隙,大片冰冷的白雾从里面喷出。

    ‘咔咔’几声响,一口长宽高都在丈许上下的小铁箱从缝隙中被推了出来,带着破风声向地面砸下。身披重甲的鬼虎举起一只手,举重若轻的一把托住了沉甸甸的小铁箱,很不屑的向四周噤若寒蝉的众多大汉扫了一眼,一言不发的转身就走。

    “嘿,看这厮嘚瑟的模样!”楚颉突然开口:“放在咱楚大少的地盘上,这厮活不过三天!”

    站在大鸟头顶的杜乌鸦一张面孔突然扭曲,他强忍了一会儿笑,最终按捺不住的疯狂大笑起来:“鬼虎,你还自诩血杀堡第一高手,嘻嘻,什么狗-屁-玩意儿都敢在你面前放肆了?”

    满脸稀烂,有些地方甚至能隐隐看到森森骨骼的鬼虎转过身来,托着铁箱的手一松,‘咚’的一声闷响,铁箱沉甸甸的砸在了地上,在地上砸出了一个半尺深的大坑。

    “小子,你是新来的?”鬼虎咧咧嘴,露出了满口稀烂的牙齿向楚颉狞笑了一声:“你给你自己,还有,给你的伙计们,招灾惹祸了!”

    没有半点儿征兆的,和楚天同一个堡屋的那十四条大汉重重的跪倒在地,用力的向鬼虎磕头。他们的脑袋重重的砸在地上,发出‘砰砰’闷响,很快就撞得皮开肉绽,甚至露出了白惨惨的额骨。

    “你给你的伙计们,招灾惹祸了!”鬼虎很认真的重复了一番他的话。

    鬼虎身后的一众同伴同时上前一步,两三人自成一组快步向左右散开,隐隐钳制住了楚天等人的一切退路。

    鬼虎注意到了除了身量略高一点,骨架略大一点,除此之外容貌几乎和楚颉一般无二的楚天。他狞笑了一声,指着楚天向楚颉说道:“你给你的伙计们,招灾惹祸了!不过,我鬼虎大哥刚刚突破炼脑境,这两天心情不坏,所以,给你们一个活的机会!”

    很陶醉的深吸一口气,看了看四周那些面色冷漠中透着一丝惊恐的大汉,鬼虎很欣赏的笑了笑,向楚颉冷声道:“旁边这小白脸,是你兄弟?去,砍掉他一条手,然后,你,还有你身后的这几条壮汉子,跪下来发誓做我的奴隶,我放过你们!”

    鬼虎眯着眼,向虎大力、虎啸天、阿狗、阿雀指了指。

    他的眼力很不错,阿雀的身形还略微纤细些,虎大力、虎啸天、阿狗可都是身高过丈的魁梧大汉,尤其是虎大力返祖成了凌霄白虎血脉,一举一动间威势极盛,一看就知道是一把好手。

    他想要收服虎大力等人为己所用。

    但是他又肯定要让楚颉出点血,以震慑附近的其他大汉。所以,他只能将目标放在楚天身上。

    楚颉耸耸肩膀,很轻佻的笑了笑,没吭声。

    楚天斜斜的上前跨了一步,无奈的看了一眼惹出麻烦的楚颉,温和的笑道:“我觉得,不好。被砍掉一条手,很痛的。所以,鬼虎大哥,你就当没听到我这兄弟的话,成不?”

    鬼虎笑了起来,他举起手中足足有门板大小的板斧,冷声道:“你觉得呢?我鬼虎在血杀堡的威名,是靠无数人头堆起来的!没人可以骂我之后,还能平安无事!自己动手,还是,我帮你们?”

    楚天长叹了一口气,随后他们一伙人同时动了,很有默契的动了!

    甚至就连从未和楚天在一起配合过的楚颉,都非常有默契的动了。

    楚天手腕一震,将手中把玩的牛角尖刀打了出去,一道寒光直扑鬼虎面门。随后他双手结印向外一挥,一道狂飙平地而起,方圆百丈内狂风呼啸,卷起了漫天沙尘。

    百丈方圆内伸手不见五指,凛冽的风卷着砂石打在人脸上火辣辣的生疼。

    更有一缕缕碎骨阴风无声无息的在狂风中穿梭,犹如一条条灵蛇向鬼虎缠绕了过去。

    楚天出手的同时,楚颉腰间赤灵剑已经出窍,一缕缕近乎实质的赤色剑芒带起尖锐的破空声凌空飞射,瞬间飞刺鬼虎周身数十处致命要穴。

    虎大力、虎啸天同时发出震天的虎吼声,一波波妖气浓烈的气爆向四周扩散开,震得四周数百大汉吐血倒地,被气爆吹得在地上乱滚。

    阿狗狼牙棒荡起一道恶风,冲着鬼虎的一众同伴乱打乱砸,打得火星四溅‘咚咚’作响,硬生生砸得一众大汉立足不稳不断的向后倒退。

    阿雀手中一张小弩弓不断喷出一支支力道极大的淬毒箭矢,冲着鬼虎同伴暴露在外的皮肉乱打,有五六个大汉被风沙迷了眼睛,被阿雀的箭矢打在了手上,脸上很快就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黑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