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又见青铜神木(2)

第一百五十四章 又见青铜神木(2)

    一盏青铜灯盏的灯火摇曳了一下,豆大的灯火突然膨胀到了一人高下,一道神光闪过,一名高大英俊的青年大步从灯火中走出。见到九个中年男子,青年急忙双膝跪倒在地,向九人大礼参拜。

    “父亲大人,诸位叔伯,这里面的情势,孩儿和一众兄弟已然控制住了。”

    一个中年上前了一步,笑着一手扶起了这青年:“做得好。走,先进去看看。”

    一行人等快速走向了枝桠尽头的灯盏,灯光闪烁,他们的身影纷纷消散。

    六角星形的平台上,楚天浑身僵硬的躺在地上。那青年统领打出的失魂咒还在一波波的侵蚀他的灵魂,青铜灯盏护住了他的灵魂,却也让他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只能无奈的躺在地上。

    他的眼皮微微睁开一条缝隙,他歪斜着头,勉强能看到大殿那边的动静。

    天空一声巨响,无数条赤红色的雷光疯狂的劈了下来,天空中的裂痕又多出了许多,刚刚从那赤红色的圆形缺口中走出去的青年,又带着九个长袍高冠、蓄了长须的中年男子从天而降。

    二十几个青年同时跪倒在地,向那九个男子大礼参拜。

    楚天听出来了,这二十七个青年都是堂兄弟,而这九个联袂赶来的中年男子,则是他们父亲一辈的长辈。

    一番礼节之后,那青年统领‘叭叭叭’的,将楚天向他们讲述的事情复述了一遍。

    一名中年男子笑了几声,走到了子阴留下的琉璃之躯前,随手一掌劈下,掌锋如刀,嬴秀儿的屠龙匕都奈何不了丝毫的子阴琉璃之躯,居然被他一掌劈成了无数黄豆粒大小的碎片。

    “嗯,琉璃龙躯。”出手的中年男子笑了笑:“传闻,当年老祖们建造镇魔殿镇压周天古魔时,将那些古魔麾下的喽啰们所有的功法分门别类的篆刻在了镇魔殿的内外墙上。”

    “传闻,那些古魔麾下,有一支极其强横的喽啰名曰‘琉璃巨龙’,身躯如琉璃,灵魂与身躯融为一体,身躯最是强横不过,曾对吾族老祖们造成了巨大伤亡。”

    “这厮,居然领悟了琉璃巨龙的琉璃龙躯的修炼法门。倒是有点小天份。”

    一番点评之后,这中年男子随手一掌按下,一股金灿灿的粘稠火焰凭空生出,将子阴留下的琉璃之躯残骸烧得干干净净。

    “奇怪也,既然他修炼的是琉璃龙躯,他的魂魄何在?”一名中年男子皱起了眉头:“按理说,修炼了琉璃龙躯,他的灵魂当和肉身融为一体,完全不可分开。除非……”

    “除非他还修炼了,虚空幻凤的‘跨界转生涅槃大神通’!”出手摧毁子阴身躯的中年男子笑了:“难怪我这般轻易就将他的身躯摧毁,和传闻中的琉璃龙躯坚不可摧的特性迥异。若是他修炼了虚空幻凤的跨界转生涅槃大神通,那么他定然是将琉璃龙躯的大半精华爆燃,让他的一缕灵魂……”

    “遁出了六道封魔大结界!”另外一名中年男子喃喃自语道:“好厉害的古魔秘法,他就这般遁走?居然没有被发现任何的蛛丝马迹?”

    “这显然不是这子阴的功劳!”一名中年男子冷笑了一声:“当是这被镇压的太古巨魔布下的手段!这个六道封魔大结界,显然被那太古巨魔分开了一条缝隙,那子阴就是借助这条缝隙遁走!”

    “罢了,多少年前的事情,休去管他。且做正经事情!”最终一名中年男子笑了笑,随手甩出了数十件光霞萦绕、散发出强大波动的奇物。

    这些物件有的形如山峰,有的是一座楼阁,有的则是一座宫殿,或者干脆是一个大碗、一个水瓶,格色造型都有,每一件都光芒耀目、散发出的强大能量波动甚至让四周虚空都裂开了无数细小的缝隙。

    “速去,将这六道大陆上的所有生灵全部收纳进去。另外,斩杀一些不开眼的,好生震慑一番,让他们都乖乖的听话才对。”这中年男子将这些奇物逐个分给了二十七个青年,又从袖子里掏出了十二根通体漆黑的长幡:“另外,所有收进去的生灵,全部用这乱神幡洗去记忆。”

    “忘记了前尘往事的奴隶,才是能放心使用的奴隶!”九个中年男子齐声大笑,一个个笑得前俯后仰、不亦乐乎。

    九架战车呼啸着冲天飞起,化为一道道流光向平台的四面八方飞掠而去。

    几个中年男子盘坐在了镇魔殿的大门前,他们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头顶突然有一道道金色强光冲天而起。一道道金色光柱冲起来有数万丈高,每一根光柱中,都浮现出一尊和他们的本体长得一般无二的金色人影。

    通体金黄、宛如黄金铸造而成的金色人影低声咆哮,他们双手挥动,一根根金灿灿的链条从他们掌心飞出,每一根链条都粗有百丈,地水火风、风暴雷霆,诸般自然力量缠绕在这些锁链周边,数千根链条腾空而起,化为一个硕大的网罗涌向了裂开无数裂痕的虚空。

    楚天闭上了眼睛,静静的躺在地上,倾听九个中年人的轻声细语。

    “年轻人,思虑事情还是不周密。”

    “可不是么,还得多锻炼锻炼,但是此番却也不错了。”

    “我等先将这六道封魔大结界修补妥当,让它勉强维持就是。”

    “就连那些被镇压的属魔,也是不用管他们的,只管继续镇压在这里就是。”

    “这镇魔殿中的巨魔已经逃走,这一次的六道血祭也能省下了。”

    “然也,稍稍做点手脚,让这一座六道封魔大结界未来崩溃则可。”

    “嘻,等到我金氏一脉的轮值时间过了,这座结界崩溃之时轮到谁家值守,就看他们的好戏吧!”

    “不管是尹氏、佟氏、铁氏、夕氏……只要是在他们的子弟轮值时,突然有一座结界崩溃,嘿嘿,老祖们震怒,有得他们消受!”

    “哼哼!这些年,他们四家总是窥觑我金氏一脉的族长大权,背后做了多少手脚?这一次,得好好的出一口恶气才行!”

    楚天眯着眼静静的聆听着,倾听着九个中年男子无意中泄露的秘密。

    渐渐的,青铜灯盏中的法力逐渐消耗殆尽,一波波冰冷的寒流袭来,楚天真个陷入了昏睡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