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一百五十章 突如其来的缝隙(1)

第一百五十章 突如其来的缝隙(1)

    无垠虚空。

    偌大的平台。

    酒香、肉香、呼噜声混在一起,原本神秘莫测、让人心生敬畏的古老大殿,凭空就多了几分烟火味,多了一股浓浓的生活气息。

    子阴的琉璃之躯大头朝下的倒在地上,楚颉正在仔细的检查他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不放过任何可疑的、可能藏纳秘密的细节。

    他不时掏出锤子、凿子、榔头、斧头,在子阴的身上乱砸乱敲,溅起大片火星。他更取出了一缸一缸楚氏矿场用来提纯黄金的强酸,或者用来冶炼某些特殊金属的强碱,将子阴的身体挨个浸泡进去。

    谁也不知道楚颉的纳镯中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古怪的、乱七八糟的玩意。

    估计子阴做梦也没想到,他遗留在大殿中的琉璃之躯,不仅没有得到后人的尊敬和膜拜,反而被楚颉用各种稀奇古怪的邪门法子尽情的糟践。

    强酸强碱都对子阴的躯体没有任何影响,到了最后,楚颉干脆架起了大油锅,里面放满了顶级的小磨芝麻油,将子阴放在油锅中好一通炸。

    浓烈的香油味弥漫整个大殿,楚颉这厮一边烹炸子阴的琉璃之躯,一边掏出了一堆鱼肉丸子丢进油锅炸得金黄,一脸得意的吃下了不少。

    嬴秀儿、阴呦呦等人见得楚颉这等模样,不由得人人侧目以示。

    他将子阴丢在油锅中,用同一锅油烹炸的鱼肉丸子,他怎么吃得下去?怎么说,子阴这具琉璃之躯,说得实在一点,那就是一具死人的尸体!而且是万年以上的古尸,楚颉怎么就有这么好的胃口?

    “你和子阴有仇?”嬴秀儿站在大快朵颐的楚颉身边,皱眉问他:“你似乎,把这些鱼肉丸子,当成了他的肉?你是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将其挫骨扬灰么?”

    楚颉大口咀嚼着鱼肉丸子,只是‘嘿嘿’笑着不吭声。他用筷子狠狠的在子阴满是油珠的脸上戳了无数下,直戳得子阴‘叮叮’直响,在油锅里乱滚。

    戳了好一阵子,楚颉才转过头来看着嬴秀儿:“你不觉得,如果吃了他的肉,我也有可能成为琉璃之体?嚇,连你古秦屠龙匕都破不开的皮肉,若是我能有这么结实的皮肉,咔咔!”

    楚颉笑得很灿烂。

    嬴秀儿深沉的看着楚颉,这厮的笑容下面,隐藏着很多莫名的东西。

    一如极深的海水下,一抹慢悠悠晃过去的庞大阴影,太多未知的恐怖隐藏在楚颉的笑容下。但是除非破开他的脑浆,搜刮他的灵魂,否则谁能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

    一道银光闪过,鼠爷突然凭空冒了出来,蹲在了楚颉的头顶上。

    “小子,你很想破开这厮的身子?”鼠爷的长尾巴灵巧的转了一个圈儿,狠狠的在楚颉的鼻孔里戳了一下。

    楚颉鼻子一阵酸痒,他猛地张开嘴打了一个惊天动地的大喷嚏,无数口水吐沫喷出好远,吓得站在他面前的嬴秀儿花容失色连忙向一旁避开。

    同时嬴秀儿骇然看着突然凭空出现的鼠爷,她眼珠‘咕噜噜’的乱转,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是您啊?”楚颉看着挂在自己鼻梁上的细细尾巴,‘呵呵’的笑了起来:“嗯,没错,我想破开他的身子,看看他是不是把某些秘密藏在了他身体里面。但是您也见到了,我这不是没办法么?”

    鼠爷很深沉的看着在油锅中翻滚的子阴。

    他慢条斯理的说道:“这就是,颠覆了大阴神国的子阴啊!嗯,看你们费了半天劲,他的身子骨有这么结实么?不过,鼠爷最擅长的就是对付这些看上去很结实的东西,比如说别人家的窗子啊,别人家的门啊,别人家的墙角啊……”

    细长的尾巴甩了甩,鼠爷带着一丝见猎心喜的心悦,很快活的说道:“鼠爷这里有些独门的手法,看看能不能破开他这所谓的琉璃之体。嗯,先来一副‘九子夺命膏’吧,涂满他全身,看看能不能把他的皮给揭下来。”

    “这膏药,鼠爷也没现成货,但是方子里需要的原料是齐全的。小子,来,你来动手,你来配这九子夺命膏。小心些,这九种原材料,可都是剧毒,碰到哪块,就赶紧把哪块给切掉,不然会一直烂进骨髓里去的。”

    鼠爷的细长尾巴欢快的拍打着楚颉的脑袋,他张开嘴,吐出了一大堆古怪的毒蘑菇、毒草、毒根之类的材料,指点着楚颉小心翼翼的配制起膏药来。

    一旁的嬴秀儿起初还不把鼠爷说出的药膏方子当回事,但是仔细倾听了一会儿,嬴秀儿的脸色骤然变化。

    十万莽荒中,古秦异族各部的族老里面,尽有一些极其高明的炼丹师和药师,耳濡目染下,嬴秀儿对各种毒、药、丹、汤之类的方子颇有造诣。

    鼠爷的这幅九子夺命膏药方极其诡异,配制的方法带着森森邪气,药理简直就是别开生面,和十万莽荒的药经、丹经的道理迥异。这只看上去不起眼,只有拳头大小的银毛老鼠,悍然是一位顶级的丹药师?

    嬴秀儿小心翼翼的凑了上去,仔细的倾听鼠爷对楚颉的教训。

    楚颉一声不吭的,小心翼翼的按照鼠爷讲述的步骤调配膏药,随着一份一份材料的不断加入,一股莫名的刺鼻气息迅速从半成型的膏药中喷出,所有人都感到后心一阵凉飕飕的。

    坐在大殿正中的光柱边,手指轻巧的在几根金色锁链上点了几下的楚天激灵灵打了个寒颤,他向鼠爷那边望了一眼,只觉浑身寒毛直竖。

    “九子夺命膏啊,鼠爷又开始调配这些歹毒玩意了。啧,上次那头闯入三州地界,想要抢夺镇三州地盘的独角龙,就是被九子夺命膏连皮带骨都融成了一滩毒水。”

    “子阴的琉璃之躯,应该比那独角龙结实许多吧?”

    自言自语中,楚天双手仔细的对着几根金色锁链连连点去,几根金色锁链上,就有一点点金光亮起。

    宛如萤火虫一般微弱的金光划过空气,带起了一道道曼妙的光线,随着楚天点击的金色锁链数量越来越多,一百零八根金色锁链上,都有无数的光点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