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一百四十八章 绝望的疯狂(2)

第一百四十八章 绝望的疯狂(2)

    司马孺眨巴了一下眼睛,服用了五石丹后,就连痛觉都几乎丧失了。除了刚开始那一下剧痛,他很快就再无任何知觉。他‘嘿嘿’笑了几声,随手抹了一把血,‘啪’的一下拍在了当朝司徒,也就是他司马孺姻亲,大晋开国世家夏侯家当今家主夏侯翎的脸上!

    “哈哈哈,看,夏侯司徒的这脸,像不像猿猴之臀?”司马孺‘嘎嘎’狂笑。

    一时间无数文武臣子指着夏侯翎疯狂大笑。

    狂笑声引得那头被拔掉了爪牙的野狼狂性大发,它闯入了人群中乱咬乱撕,可怜它爪牙进去,任凭它将几个文臣扑倒在地乱咬,除了给他们留下满脸口水,却没能伤损他们分毫。

    “今日,看吾替天子杀此恶兽!”起码有百岁开外,老得头发胡须都已经发黄,负责大晋教化之功的大晋‘大师范’颤颤巍巍的拎起一个酒坛子,哆哆嗦嗦的向恶狼的脑袋上砸了下去。

    恶狼灵巧的跑开,酒坛子‘咚’的一声砸在了大晋白鹭书院山主的脑袋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

    无数臣公,无数太监,无数宫女齐声欢笑!

    ‘嘻嘻、哈哈、嘎嘎嘎’!

    数十名服用了五石丹,浑身燥热难当的朝廷重臣光着身躯,一字儿排开站在了不远处的湖泊边,尽情的在夕阳中展示他们白花花好似白条猪的丰腴身躯,一阵乱吼乱叫后,他们猛地跳进了湖中,争先恐后的向湖对面,也就是曹琰的寝宫方向游去!

    那可是正儿八经的后-宫重地,平日里就算是太监,也只能是十二三岁小黄门被允许进出的地方!

    数十位朝廷重臣犹如春天的公野猪,嘴里喷着白沫,胡乱的吼叫着,红着眼珠向人道世界最戒备森严的后宅游去。

    曹琰光着膀子,手舞足蹈的来到了湖泊边,他突然拎起了一个硕大的榴莲,指着湖中刚刚游出去不到七八尺远的一名上议政大夫大笑:“诸位贤公,尽情掷之!”

    三十几斤、满是疙瘩刺的榴莲带着破风声飞出,重重砸在了那细皮嫩肉满脸长须的上议政大夫面门上。

    满脸飙血,三颗大牙脱落,堂堂上议政大夫,大晋朝廷上正儿八经的上卿哼都没哼一声,满口吐血的昏厥过去,身体僵硬的向湖水中沉下。

    岸上好些文武臣子‘哈哈’狂笑,水果、酒壶、酒坛子,各色珍贵的细瓷餐具带着破风声‘嗖嗖’有声的砸进了湖里。数千大晋朝堂的文武大臣联手,砸得湖上水波点点,数十个朝廷重臣几个呼吸间就被打得昏厥下沉!

    好些太监、宫女忙不迭的笑着,划着莲舟赶来救人。

    ‘啪啪’声中,无数酒壶、盘子砸在莲舟上,砸得太监、宫女们哭喊连连不断坠湖,一个个忙不迭的向远处游走。

    数十个朝廷重臣翻着白眼迅速沉底,一个个肚皮鼓起来,灌了一肚皮的凉水。

    折腾了许久,眼看着要出人命了,数十个倒霉蛋这才光溜溜的被捞了起来,不管地位高低、出身尊贵与否,一个个就好似死猪一样用绳子绑住了双腿,胡乱的倒吊在了花树上。

    这些朝廷重臣大口大口的喷着水,疯狂的呕吐咳嗽。

    旁边有来自各大书院的风流名士做《朝廷诸公沉湖赋》,有擅长丹青书画的大臣看着满树倒挂的吐水朝臣挥毫洒墨,迅速画出了一张张精彩的图卷……

    而大晋天子曹琰则是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无数的白麻制成的衣衫,一群服用五石丹的大臣披麻戴孝,跟着曹琰在花树下摆下了灵堂,将这些浑身抽搐、大口呕吐的朝臣当成了自家死去的先辈,一群‘孝子贤孙’开始抽抽噎噎的哭灵跪拜!

    这边哭喊得热闹,那边一大群药力正式发作的朝廷大臣已经搂住了身边的宫女,或者搂住了身边的太监,或者搂住了身边的朝臣,大家媚眼如丝、面孔通红的开始了某些深入的交流!

    嗯,在大晋,朝臣之间龙阳之好也是极其风雅、堪称最近百年最风雅的喜好!

    绿姑、红姑在曹羡的带领下,步伐匆匆来到花苑时,见到的就是这么一份没有上下尊卑、完全丧失体面、近乎丧心病狂的乌烟瘴气!

    猛不丁的见到曹羡,一名身材高大,面容堂堂,颇有正人君子之风的中年男子一手拥抱着一名面孔微红的小太监,嘻嘻笑着向曹羡这边凑了过来。

    “太子,太子!臣那小女,对太子是日思夜想,已经夜不成寐哩!太子年龄大了,晋阳宫当有女主人才对!若是太子不嫌臣那小女……”

    曹羡抬起脚来,一脚闷在了这朝臣的脸上,将他硬生生踹晕了过去。

    “呵呵,当朝司马!嗯,他的女儿一心一意要进我晋阳宫,但是杜青大人当知晓,本宫的晋阳宫,若是要有女主人,当只有一人才是!”曹羡情深款款的看着绿姑。

    “如今不是儿女情长之时!”绿姑带着一丝绝望看着花苑中尽情疯狂、尽情荒唐的满朝文武大臣:“他们……”

    “他们一直如此!”曹羡神色复杂的看着那些满地乱滚,因为五石丹的药力彻底丧失了理智,犹如牲畜一样大吼大叫、往身上抹泥的朝臣:“这就是我大晋名士,他们今日所做的一切,都是当今大晋门阀世家、大晋的读书人最风雅的行径!”

    “只是,他们的身份放在这里,平日里他们这等所为,寻常人见不到!”曹羡冷声道:“可是父皇召集,他们自然会乐得来宫里,和父皇分享他身边那些炼丹师最新炼制的,据说能够让人长生的,效力最强的新款五石丹!”

    “他们,就是掌握我大晋八千州治、亿万百姓生死荣辱的……满朝诸公?”绿姑的嘴角抽了抽,身体微微的颤抖着:“杜青只是略有耳闻,只以为是某些不成器的世家纨绔是如此做派……”

    “他们,就是掌握我大晋八千州治、亿万百姓生死荣辱的……大晋精英!”曹羡双手抱在胸前,目光冷淡的看着那些满地打滚的风流名士:“所以,淮王为何敢窥觑天子宝座,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么?就这群……猪狗一般的东西,指望他们抵抗淮王?”

    “淮王?”绿姑惨笑了一声,无比绝望的惨笑着:“淮王和臣要说的事情相比,不过是……”

    摇了摇头,绿姑一把抓住了曹羡的手腕:“殿下,为大晋黎民苍生计,殿下可敢……兴兵,清君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