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一百二十九章 何不归去?(2)

第一百二十九章 何不归去?(2)

    阿狗、阿雀,还有虎大力、老黑对楚天的话最是信奉不过,听到楚天的吼叫声,正在甲板上嬉闹的他们二话不说,立刻转过身去向船尾方向望了过去。

    正搂着阴呦呦、水冰玉在甲板上眺望风景的楚颉呆了呆,他下意识的向船头的方向望了过去,但是他立刻用尽全力的转动脑袋,硬生生调头向船尾望了过去。他回头的力量是这般强大,甚至他的脖颈都发出了‘咔嚓’一声巨响。

    “听哥的话,不吃亏!”楚颉龇牙咧嘴的摸着脖子,低声喃喃的哼哼着。

    阴呦呦和水冰玉则是出自某种逆反心理,楚天越是不让她们往前方看,她们越是聚精会神的向前方看了过去。尤其是水冰玉,她甚至在面前凝聚了一块冰镜,用神道秘法向前方眺望了过去。

    两声惨嚎。

    阴呦呦和楚天一般,大口吐血,浑身喷洒着血雾向后飞出了十几丈远。

    水冰玉用神道秘法向前张望,这块冰镜可以做到,让水冰玉看清前方百里内一只蚂蚁的触须。正是如此,她真真切切的看到了那块巨碑,看到了巨碑上杀气腾腾、狰狞扭曲的一行紫箓神章。

    ‘噗’的一声,水冰玉七窍喷出一道血箭,浑身毛孔中粘稠的血雾犹如瀑布一样飞洒,她的气息骤然就从半步圣境衰落到了天品初阶,下一瞬间就直接划破到了地师水准。

    水冰玉体内不断传来细细的冰块碎裂声,她清秀的小脸蛋上,一条条淡淡的青色、蓝色神纹一条接一条的断裂,她嘶声惨号着委顿在地,身体剧烈的抽搐着。

    “叫了让你们不要看前面!”楚颉背对着那块巨碑的方向,低头苦笑着看着阴呦呦和水冰玉:“哎,谁让你们是我的女人呢?”

    手一指,两道精纯异常的天地灵髓呼啸着注入阴呦呦和水冰玉的身体。

    阴呦呦的气息迅速稳定下来,体内伤势在急速的好转。让人震惊的是,根基几乎被摧毁,一身修为几乎崩溃的水冰玉,她的气息又在一截一截的重新爬升,她皮肤下那些断裂的神文,居然又一条一条的重新愈合。

    “嘘,不要说!”楚颉看着一脸震惊的阴呦呦和水冰玉,急忙竖起左手食指放在嘴唇前‘嘘’了一声。

    “少爷我最怕死,所以,这是我自己琢磨出来的‘春风化雨指’,春风化雨,滋养万物,蕴藏天地万物滋生的一缕先天生气,是疗伤保命的绝佳秘法。”

    楚颉笑呵呵的向阴呦呦、水冰玉挤了挤眼睛:“当然,你们也亲自尝试过,少爷我的,春风荡漾指,嘻,和春风化雨指源出一辙,只是,那效果嘛,嘻嘻!”

    阴呦呦脸色怪异的看着楚颉。

    春风化雨指?六道在上,鬼道可从来没有这种帮人疗伤的秘法,鬼道秘法讲究的是狠残凶厉,杀伐果断,越是凶残越是好,没人会喜欢这种帮人疗伤的秘法。

    所以,这春风化雨指,是楚颉自己参悟出来的喽?

    主控舱内,楚颉摇摇摆摆的,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吐了一口带血的口水,楚天默运九死玄龟法,一股恢宏博大、厚重凝实的力量流转全身,体内的剧痛迅速被镇压了下去,一应伤势在急速的愈合。

    他闭上眼,深深的吸了口气,全力运转《大梦神典》,心中默诵经咒,猛地睁开眼向那块巨大的方尖碑望了过去。

    黑雾弥漫、杀意升腾,那一行巨大的紫箓神章犹如一柄柄大刀阔斧当头斩下。

    神窍空间中,青铜灯盏悄然放出道道青光,一缕缕凉意流转楚天全身,楚天眉心前一缕金色、红色混杂的奇异光芒突然亮起,一缕缕极细的黑色幽光破空而来,重重的撞在了金红二色光霞上。

    金红二色神光一旋,黑色幽光硬生生被绞成粉碎,化为一缕缕恢弘壮大的天地灵髓直接涌入了楚天眉心。

    楚天身体剧烈震颤,他身体僵硬的杵在水晶窗前,双眼发直的直勾勾盯着那块巨大的方尖碑。

    一缕缕黑色幽光破空袭来,化为无数怪异的云龙风虎、神兽神禽、狂风暴雨、巨浪澜涛之类的奇异景象轰向楚天眉心,一副要将他的灵魂和肉体直接粉碎的架势。

    青铜灯盏中一道青幽幽的灯光闪烁不定,灯盏中的法力一丝丝的下降,但是很快在虚空中又有无数新生的法力遥空灌注而来,于是灯盏中的法力又一丝丝的不断涨高。

    消长之间,楚天灯盏中的法力色泽逐渐变得深邃神异。

    黑色幽光不断被粉碎,不断被楚天吸纳,青铜灯盏将黑色幽光粉碎后的力量化为一道恢弘的洪流,不断注入楚天的身体。借助这黑色幽光主动送来的恢弘力量,楚天被动的开始了又一次‘淬’字诀的淬炼。

    风之天印、雷之天印、水之天印、云之天印、玄龟天印齐齐闪烁。

    楚天身体内风雷声大作,更有水浪翻滚声、云雾排吼声、玄龟长啸声不断传来。大量热汗不断从楚天毛孔中渗出,原本在海岛上被晒成古铜色的肤色,又在快速变得白皙、细嫩,犹如一块顶级的羊脂白玉。

    “归去兮,不如归去!”

    “归去兮,何妨归去?”

    “前方路绝矣,前行无路矣,归去,归去!”

    戮灵战舰快速驶向巨碑,一道道奇异的声音在虚空中响起。不似人类话语,却犹如天籁,逐渐的侵入人的身体和灵魂,一遍遍的重复着,一遍遍的逼迫人赶紧归去。

    楚颉突然笑了:“归墟,归墟,感情是这个意思?让我们不断的归去,这就是‘归墟’么?”

    话没说完,楚颉突然嚎啕大哭起来。

    那虚空中的声音中,突然多出了无数复杂的情绪。悲哀、绝望、恐惧、愁苦,诸般负面情绪犹如暴风骤雨疯狂袭来,无法闪避,无法阻拦,只能任凭他一波一波的侵入心中,任凭这股力量将自己的一颗心腐蚀得千疮百孔,任凭他玩弄戏谑。

    楚颉也不知道被勾动了什么伤心往事,他跪倒在地,哭天喊地的痛哭着,不断用脑袋撞击甲板上的护栏。

    阴呦呦和水冰玉则是脸色骤然变得惨白难看,她们同样陷入了某种负面情绪的深渊,整个人从肉体到灵魂都在深渊中急速沉沦。

    突然听到一声痛苦的呐喊,一名灵道之人居然哭喊着,从船舱中一跃而出,一头跳下了戮灵战舰。

    还在半空中,这灵道之人就拔出佩剑,一剑抹开了自己的脖颈。

    当他摔到水面上时,他已经气息全无,当场倒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