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一百二十二章 脆弱的道种(1)

第一百二十二章 脆弱的道种(1)

    山林中依旧回荡着虎啸天凄厉的惨嗥声。

    虎大力、阿狗、阿雀还在折腾他,作为妖道虎妖一族的少主,妖道的道种之一,虎大力横下心要将他收为虎伥。

    虎啸天有属于他的骄傲,他的尊严不允许他成为任凭他人驱遣的奴仆。

    可是虎大力呢,他也有着属于镇三州三魁首之子的倔强和霸道,他看上的东西,他定然要抢到手!从小在一群穷凶极恶的老土匪中耳濡目染,虎大力还真不信他收服不了区区一头虎妖。

    惨嗥声断断续续的传来,更多的时候,虎啸天更是犹如被毒打的猫儿一样轻微的抽噎。

    能够让虎妖一族的少主发出这般软弱无力的抽噎声,谁也不知道阿狗和阿雀到底在他身上尝试了多少种大狱寺的残酷手段。

    月光洒遍整个岛屿,黑松林中一片如茵的绿草地中,楚颉在地上铺开了一条柔软洁白的羊毛毯,慵懒而惬意的四仰八叉躺在上面,哼着小调,看着天空无数的星辰。

    月光、星光犹如瀑布一样倒卷而下,一缕缕的星光、月光煞是清晰。

    阴呦呦焦躁不安的在他身边走来走去,她不时低头看看楚颉,想要开口说点什么,却又犹豫迟疑的闭上嘴。她又继续往来走了几趟,又停下脚步,微微开口想要说些什么,但是迟疑良久,她最终还是选择了闭口不言。

    “喂!走来走去的干什么?皮子痒了?来,让哥哥我好好的给你止痒!”楚颉突然歪过头,向阴呦呦怪异的笑了起来:“嘻,是不是想哥哥的这一双‘骨软筋麻手’?”

    阴呦呦脸色骤然一变,下意识的向后跳开了三五丈远,双手抱在胸前结结巴巴的说道:“不,不是……我只是……”

    楚颉的脸色骤然变得阴沉下来,他随手一弹,阴呦呦的额头上一缕极细的幽光一闪而过,她嘶声惨嚎了一声,双手捂着脑袋在地上连连翻滚,两行冰冷刺骨的鬼泪流出,落在地上就化为了一颗颗乳白色宛如珍珠的寒冰珠子。

    “你只是怎么?”楚颉坐了起来,他盘起双腿,似笑非笑的看着阴呦呦:“说嘛,我这个人,很多时候,还是很讲道理的,你想要说什么,只管说。”

    阴呦呦抬起头来,用一种看向陌生人的怪异眼神仔细看了楚颉一眼,她低下头,嗫嚅的说道:“那可是子阴的传承!大阴神国!你从小就对读书不感兴趣,其实相关的典籍,在楚家堡的书房中也有一套……关于大阴神国……”

    楚颉‘啊呸’一声,远远的一口吐沫吐了出去,一只夜飞的雀儿灵巧的从十几丈外一株大树的枝桠中掠过,却被楚颉一口吐沫打在了身上。

    ‘啪’的一声响,灵巧的雀儿被轰成了一团细细的冰渣,纷纷扬扬的随风飘落地面。

    地面上如茵绿草迅速冻结,方圆丈许大小的一块草地生机全无,地面上的泥土被寒气侵蚀,冻成了一块足足有七八尺的冻土。和地面的绿草一样,这块土壤的所有生机彻底泯灭,就算土壤解冻化开,这块土地同样再也无法生长出哪怕一棵草来。

    阴呦呦惊恐的看着那一块冻结的土地,下意识的微微摇头。

    这不该是楚颉的力量,她从记事时起,就一直生活在人道世界,她可以说自幼一直欺负楚颉长大。如果楚颉拥有这样的力量,她怎可能不知道?

    如果楚颉一直拥有这样可怕的实力,而他一直没有表现出来,那么他的心性,岂不是比鬼道的那些老鬼祖宗们,还要来得深沉、还要来得可怕?

    “子阴的传承又如何?大阴神国又怎样?”楚颉歪着脑袋看着阴呦呦,‘呵呵’笑道:“那些东西,我应该羡慕嫉妒么?我应该就像一头饿狗见到了肉一样,盯着他不放么?”

    “什么狗屁子阴?什么狗屁大阴神国?你这两天已经见识到了我的厉害!”楚颉咧嘴一笑,摇了摇头,淡然道:“我和你浪费口水做什么?在你身上,我不需要浪费口水,我只要在你身上浪费汗水就可以了!”

    伸手向阴呦呦勾了勾手指,楚颉仰面朝天的躺了下来,吊儿郎当的说道:“来,自己过来!刚才教你的那些东西,一套动作一套动作的挨个动起来!”

    “哎呀呀,天是帷幕,地当床,没有美娇娘,只有个鬼婆娘!嚇,过瘾!嚇,刺激!哎呀呀,还有那一头老虎妖,在一旁瞎叫嚷!”楚颉突然扯着嗓子笑了起来:“过瘾,过瘾,刺激,刺激,哈哈哈!这等逍遥快活,天下和人能比?”

    阴呦呦的身体微微哆嗦着,她咬着牙死死的盯着楚颉,半晌没有动弹。

    楚颉回头向阴呦呦看了一眼,突然笑了:“哟?还在摆你那幽鬼一系少主的谱呢?别忘了,幽鬼一系的少主可不止你一个,你嘚瑟个什么劲儿?”

    “今儿个,哥哥得好好的教教你,什么叫做‘好汉子不吃眼前亏’,哥哥我在楚家堡,能装疯卖傻这么多年,这本事,你得学学啊!”楚颉连连摇头感慨:“说实话,不仅仅是你,还有这次跑到楚家堡找死的这几个道种,在我看来,全都是垃圾,全都是废物!”

    “要不是人道世界实在是渣滓到了极致,就你们这群蠢货?还妄图说什么六道血祭,用人族当祭品?”楚颉冷笑了一声,眸子里一抹极其诡异的幽光一闪而过:“你们就不该,让我脱离你们的视线……等哥哥我回到乢州,你们这些贱种,就会明白什么叫做绝望!”

    阴呦呦的身体微微的颤抖着,她咬着牙嘶声吼道:“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楚颉古怪的看了她一眼,慢条斯理的说道:“我,是你的心肝好哥哥,你忘了?白天还叫得那么亲热,那么骚媚入骨的,现在就开始问我是什么东西了?”

    “呵呵,我是什么东西?”楚颉闭上了眼,手指一勾,阴呦呦的身体就不受控制的飞到了他的身上,全身衣衫‘啪’的一下炸成了粉碎。

    “我是……一个……好人!”楚颉一个字一个字缓缓的说道:“嗯,没错,我是一个好人!一个重情重义的,好人!”

    “嚇,总有人不识好人心!”楚颉突然恼怒的转过去,向楚天所在的山洞望了一眼:“我说保他还有百万人的性命安全,他不听……不过,也好,到了这里,他也没有性命之忧,我也可以放手施为……放手施为!哈哈,放手施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