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天才的传承(2)

第一百一十九章 天才的传承(2)

    看着盘坐在地上,对身外之事毫无知觉的楚天,嬴秀儿猛地退后了两步,她左手上缠绕着的金色珠串‘叮叮’几声,二十四颗金色珠子脱落,化为二十四尊两丈高下的戮天金人大踏步走到了洞口,将整个山洞封锁得结结实实。

    随后十二颗金色珠子继续脱落,十二尊金人同时向楚天逼近了一步。

    “再进一步,你必死无疑!”鼠爷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嬴秀儿的脖颈上,他的前爪上捻着一根一寸长,比牛毛还要细十倍的半透明细针,慢悠悠的说道:“小丫头可听说过,古秦宫廷有一种用来暗杀宫廷贵人的歹毒玩意,名叫‘黑冰神针’的?”

    嬴秀儿的身体骤然僵硬,十二尊戮天金人同时停下了动作,眸子里的红光急速的闪烁着。

    嬴秀儿不敢动弹分毫,半透明细针就顶着她柔嫩的皮肤,只要她稍微动弹一下,锋利无比的细针就有可能刺穿她的皮肤。她语气僵硬的缓缓说道:“黑冰神针,早已失传,但是我大秦典籍中,有所记载。此物破皮即死,死状犹如自然死亡,绝查不出任何蛛丝马迹。且……”

    “且死后尸体万年不腐,哪怕把你这小丫头的尸体丢进沼泽地里泡一万年,捞出来洗刷干净,依旧是一个漂漂亮亮的小丫头。”鼠爷用尾巴勾了勾嬴秀儿的耳朵,细声细气的笑着。

    “而且黑冰神针毒性诡异,任何毒虫猛兽不敢靠近分毫,不仅不会腐烂,还不会被蛇虫蝼蚁啃噬,用来保存尸体,实在是一等一的神物。”鼠爷欢快的摇摆着细长的尾巴,开心的说道:“你这小丫头行事狠辣得狠,或者应该给你一针,永远消除后患?”

    嬴秀儿的嘴唇变得惨白一片,她喃喃道:“前辈,秀儿只是关心楚档头的安危……”

    “关心他的安危,你应该亲自上去,用手摸他的额头,探察他的颈部脉搏跳动,或者他的心跳,或者他的体温是否有所变化,甚至你可以扒光了他,看他是否有什么外伤,这都是探察人伤情的最基本的手段。”鼠爷很老练的说道:“咱活了这么多年,没见过用杀人的秘术傀儡围上去探察安危的。”

    嬴秀儿闭上了眼睛,她轻轻的吐了一口气,坦诚的说道:“秀儿错了,愿意补偿楚档头!”

    “比如说?”鼠爷的眼珠子‘叽里咕噜’的转悠着,顺着嬴秀儿衣领子的开口就瞥了下去:“你以身相许?哎,咱跟在天哥儿身边这么多年,知道他的口味,这小子有点洁癖,他喜欢那种单纯、萌蠢没什么坏心思的丫头,像你这样诡谲多变、从小就学帝王心术的丫头,他嫌脏!”

    嬴秀儿的脸色骤然变得紫红一片,如果不是黑冰神针顶着脖子,她真的要发飙和鼠爷分一个生死!

    什么叫做,‘他嫌脏’?

    她嬴秀儿,可是大秦的天潢贵胄,最纯正的嫡系血脉,世间一等一尊贵的人物,只有她嫌弃别人的,哪里有别人敢嫌弃她?

    “前……辈!”嬴秀儿几乎是咬牙切齿的,从牙齿缝里好容易挤出了两个字。

    “他嫌脏,他不喜欢心里有太多念头的女人!”鼠爷慢悠悠的说道:“这小子从不承认这个,但是咱什么人啊?吃过的盐堆起来,比这一片海还要大呢,他小子就是这样的人!他不会喜欢你的,所以,你也不用想以身相许之类轻飘飘的条件,来点直截了当的,实在一点的!”

    嬴秀儿想死!

    她真的想死!

    鼠爷不着头脑的话,完全把她带进沟里去了!

    她何曾说过,她要对楚天以身相许了?她何曾说过这样的话?怎么鼠爷的口气,完全就是信誓旦旦的再说,嬴秀儿对楚天有这个意思呢?

    “前辈,秀儿自知蒲柳之姿,配不上楚档头,也从没想过这样的事情!”强忍着心头的火气、怨气和委屈气,嬴秀儿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秀儿刚才的确是动错了念头,所以,秀儿准备……以高官厚禄……”

    “换一个!”鼠爷很不满的说道:“所谓的高官厚禄,如果是当年古秦也就罢了,现在你们古秦遗族,就是山野中的野人,说什么高官厚禄,你是想要找打手呢?换一个!”

    嬴秀儿默然,她咬着牙沉默了许久,这才缓缓说道:“那么,秀儿用三库金银……”

    “金银不值钱!”鼠爷慢悠悠的说道:“对天哥儿这样的人,身边能有咱这样无声无息就能制住你,连苍龙脱壳图和戮天金人都毫无反应的高手暗地里保护的人,他缺你那点金银么?”

    嬴秀儿激灵灵打了个寒颤,她突然明悟了一件极其可怕的事情!

    苍龙脱壳图是她大秦圣物,有自行护主之能;戮天金人更是大秦镇国重器,嬴秀儿用苍龙脱壳图将它们收服后,任何风吹草动都不可能瞒过它们!

    能够瞒过苍龙脱壳图和戮天金人两件重宝,无声无息用黑冰神针制住自己!

    这是何等可怕的存在!

    楚天身边有这样的人?

    “前辈,秀儿真正想不起能补偿楚档头什么,不如,前辈提出来?秀儿一力承担就是!”嬴秀儿沉默了许久,被吓得有点心境失守的她终于开出了任凭鼠爷宰割的条件。

    “这就对了嘛,不要说那些有的没的,咱也是讲道理的人,不会太为难你的!”鼠爷笑得很灿烂:“既然你开口了,那么,咱也就不客气了。大秦的传国玉玺在你手上吧?拿出来,借天哥儿用一次!”

    嬴秀儿的脸色骤然惨变,她嘶声道:“你怎可能,知道这个?”

    鼠爷耷拉着眼皮,慢悠悠的哼哼道:“难道,要咱告诉你,当年是咱亲手铸造的大秦传国玉玺?哎,往事不堪回首,你们这些小丫头、小娃娃,肯定不会相信就是了。”

    果然,嬴秀儿一脸古怪的瞪大了眼睛。

    她怎么可能相信鼠爷的话?

    古秦的传国玉玺,传说是来自太古时代的神器,拥有无比神秘的威能,怎可能是鼠爷锻造的?

    因为不敢动弹丝毫的关系,嬴秀儿还没看到鼠爷的本体,如果她看到了用黑冰神针制住自己的人是何等模样,估计她会发疯的吧?

    楚天静静的坐在地上,无数稀奇古怪的知识被他急速的消化吸收。

    突然间,楚天一翻手掌,炼天炉就到了他手中。他随手将数十株从大日千军那里搜刮来的灵药投入炼天炉,手指晃动,数十道手印连续打了出去。

    楚天开始了生平第一次炼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