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九十八章 大盗活人(1)

第九十八章 大盗活人(1)

    大帐内开始有零云细雨声传来。八一??中文 W=W≠W=.≤81ZW.COM

    鼠爷浑身僵硬,尾巴绷得笔直,四条腿不听使唤的就要往大帐凑过去。

    楚天一把拎着鼠爷的尾巴尖儿,倒提着他,悄然化为一道流风向一侧的大片营帐掠去。一边快掠过一座座营帐,楚天一边用手指轻弹鼠爷的脑门。

    这老没羞臊的!

    鼠爷被楚天弹了好多下脑门,这才回过神来,他气急败坏的在楚天的掌心一阵乱滚乱翻,嘶声尖叫着:“鼠爷要看妖精打架,鼠爷要看妖精打架!天哥儿,鼠爷年纪一大把了,就这么点爱好咯!”

    “几百万人的生死啊,鼠爷!”已经远离了中军大帐,楚天终于敢开口说话了。一缕细如蚁语的声音化为细风钻进鼠爷的耳朵,鼠爷身体哆嗦了一下,顿时安静了下来。

    沉默了一阵,鼠爷有点悻悻然的叹了一口气,顺着楚天胳膊爬到了他的肩膀上趴了下来。

    “数百万人嘛,也就是你们这些小孩子,把这事情看得这么重。”鼠爷幽幽叹道:“见多了,就不在乎了嘛。鼠爷当年见过的,何止数百万人呢?嚇,那天塌下来的场景……”

    鼠爷的瞳孔内一缕红光闪过,他浑身剧烈的颤抖了一下,满身银白的长毛一根根竖起,他的脸抽了抽,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绝望、惊恐的表情。

    这丝表情一闪而逝,鼠爷用尾巴狠狠的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叽里咕噜的说道:“不对,这一段,我早就忘记了?怎么还会冒出来?赶紧洗掉,洗掉,太吓人了,太吓老鼠了,这……不能记下来,记不得,想不得,说不得……”

    鼠爷浑身抽搐着,从他的头顶一直到他的尾巴尖尖,一圈圈银光急闪过,他眸子里的红光逐渐暗淡下去,过了好一阵子,鼠爷的身体才缓缓的恢复了常态,重重的吐了一口气。

    有气无力的趴在楚天肩膀上,鼠爷沉声道:“刚才,我说什么来着?”

    楚天扭头看了看他,好奇的问他:“你说,天塌下来了。这天,又不是实物,怎可能塌下来?”

    鼠爷沉默许久,他慢悠悠的说道:“忘了,忘得干干净净了。但是天哥儿你说,我刚才说过这话,怕是我当年,年轻的时候,的确是见过吧?可是,忘了,不记得了,就不要提了吧。”

    轻叹了一口气,鼠爷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颗五香花生米,掰开一半塞进楚天嘴里,然后两只前爪抱着半颗花生米,津津有味的啃了起来。

    “鼠爷年纪大了,也没什么人生乐趣了。就是看看寡妇洗澡,隔三差五的去窜窜门子,嚇,其他的事情,不想管,管不了。年纪大了,身体虚弱啊,还不知道能活多久呢。”鼠爷一边啃花生米,一边四脚朝天的躺在楚天肩膀上,很惫懒的哼哼着。

    楚天无奈的看了这银毛‘老’老鼠一眼。

    年纪大了,还不知道能活多久?您的年纪还真是够大的,但是看你平日里活力十足的模样,感觉你比天下人的精神都要好啊!

    咀嚼着鼠爷塞过来的花生米,楚天突然微微一怔。

    这花生米香气浓郁、酥脆可口,实在是一等一的顶级花生米,也不知道鼠爷从哪里窜门子的时候顺手捞回来的?他当即伸手在鼠爷的肚皮上挠了挠,鼠爷愤愤的哼哼了一声,张开嘴一喷,一小把花生米从他嘴里喷了出来,楚天一把接过花生米,一颗一颗的不断塞进嘴里。

    “好吃,下次多弄点!”楚天含糊的咕哝着。

    “没哩,乢山书院荀老头子的小妾商雁儿亲手炒的,乢山书院都被烧成了平地,商雁儿不知死活,也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碰到。”鼠爷轻叹了一声:“这天下的事情啊,好厨师都不长命啊!”

    楚天被鼠爷的感慨弄得一口血差点喷了出来,‘好厨师不长命’?

    这感慨,也只有鼠爷才能说得出来吧?

    前方一处独立的小营地戒备森严,整整一千名眸子里绿光喷出尺许长,显然修为极高的天鬼教徒昂挺胸的站在营地外,将整个营地守得水泄不通。

    十几座宽敞牛皮帐篷被高高的栅栏围在正中,楚天眼看着嬴秀儿站在一个牛皮帐篷门口,神色憔悴,脸上有好几条狰狞伤口还没愈合的商雲气喘吁吁的和嬴秀儿说着话。

    小小营地外,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分别杵着一根黑玉雕成的图腾柱。

    高有三丈许,四方形的图腾柱上雕刻了无数诡秘的恶鬼头像,一层厚达尺许的幽蓝色鬼光环绕图腾柱,内有无数诡异的符文犹如蝌蚪一样缓慢的游动着。

    楚天眸子里一抹金光闪过,他抬起头,仔细的向营地望了过去。

    四根图腾柱散出一层寻常人肉眼看不到的蓝色光幕,将这个小小的营地整个裹在了里面。

    突然有凄厉的哭喊声、叫骂声传来,数十名恶鬼附身的天鬼教徒嘶声笑骂着,强行拖拽着几个一丝不着、满身狼藉的少女走到了营地门前。

    嬴秀儿、商雲同时呆了呆,他们愤然指着这些天鬼教徒嘶声怒骂。

    一群天鬼教徒怪声怪气的笑着,他们将那几个少女按倒在营地门前,拔刀一挥,一刀将几个少女拦腰斩断。鲜血洒了满地都是,几个少女一时不死,身体剧烈的抽搐蠕动着,嘴里不断出凄厉的惨嚎。

    楚天的头皮骤然一阵炸,刚刚长出半寸长的短一根根笔直的竖起,一股火气莫名的直冲脑门,他差点就忍不住冲杀了出去。

    那几个少女他认得。

    她们是乢山书院的侍女,是荀钰的贴身人。后来楚天才知道,她们都是嬴秀儿安插在乢山书院的耳目,是她们配合商雁儿,借着龙门宴的机会,将三州的头面人物一网打尽。

    那时候的她们站在嬴秀儿身后意气风,三州的脑在她们面前只是任凭宰割的俘虏。

    但是在天鬼教徒手中,她们却变成了猪狗一般,任凭人家凌虐、屠杀的玩物。

    楚天看到她们赤-裸的身体,以及身上那些狼藉的痕迹,就知道她们遭受过何等可怕的折磨。这些天鬼教徒,他们完全是一群被恶鬼泯灭了人性,唯独剩下了兽性的畜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