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九十四章 长亭外、古道边(2)

第九十四章 长亭外、古道边(2)

    楚天急忙叫停:“阿狗,慢慢熟悉你现在的力量,别乱动手。八一中文?网  W㈧W㈧W.81ZW.COM嗯,能变成人么?”

    阿狗呆了呆,他歪着脑袋思忖了一阵,突然仰天一声狼啸。

    高亢的狼啸声化为滚滚罡风呼啸着向四周扩散开去,百丈方圆内,数十株大树被连根扯断,连树根篼子都被拔了出来。啸声中青光隐隐,阿狗庞大的身躯逐渐塌缩收敛,过了足足一盏茶时间,阿狗重新化身为人,赫然是一头身高一丈两尺开外的壮汉。

    楚天神色呆滞的看着比自己几乎高出一倍的阿狗,脸上肌肉狠狠抽了抽。

    “阿狗啊,以后和人打仗的时候,注意弓弩呵!”楚天走到阿狗面前,将自己身上缠着的披风撕开了半截,勉强缠在了他腰间,用力拍了拍他宽大厚实的肚皮:“你这么大的块儿,活靶子么不是!”

    阿狗‘嘿嘿’憨笑了几声,用力的拍打了一下胸膛。

    凄厉的怪叫声从高空传来,阿雀嘶声尖叫着,带着一道狂风,浑身喷涌着刺目的电光,狼狈无比的从高空笔直的坠落。

    一声巨响,阿雀几乎自由落体的砸在了不远处的树林中,在地上砸出了一个大坑。

    索性妖怪的肉身坚固得很,阿雀坠落地面的时候,他身边有一道道罡风自行减缓了他坠地的冲击力。晃了晃脑袋,阿雀身体一阵蠕动,只用了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化为半人半妖的形态,用两只硕大的翅膀裹着身体,狼狈的一步一步的小步走了过来。

    “天哥,天哥,弄件衣服呗!”阿雀用翅膀将全身裹得结结实实,干巴巴的笑着:“吓,吓死我了。从来没飞过这么高的地方。娘也,那么高的地方,我在天上居然能看到方圆上千里的地域,真个是吓死人了。”

    紫箫生‘呵呵’笑着,从袖子里丢出了几件宽大的披风。

    楚天将披风丢给了阿雀一件,很认真的冲他说道:“阿雀啊,以后不要说吓死人了。你现在,根本不是人了,你可是彻头彻尾的妖怪了。以后,你要说,吓死鸟了,这话就对了!”

    阿雀的脸色一僵,一旁的阿狗‘呵呵呵’的大声憨笑起来,一巴掌拍在了阿雀的肩膀上。

    ‘咚’的一声,阿雀就好像一根钉子,被阿狗一巴掌笔直的拍进了地面,只留下一个脑袋露在了地上。

    阿狗茫然的抬起手,看着自己宽厚了许多、肤色也白皙了许多的手掌。阿雀则是惊恐莫名的向四周打量着:“我,这是,阿狗,你这个混蛋,你,我这……天哥,救命啊!”

    楚天都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

    很显然,刚刚这一巴掌,阿狗没用劲儿,他只是随手一巴掌拍了下来。

    但是这随手的一巴掌,能把阿雀好似一根钉子一样打进地面!问题是,阿雀不是一根钉子,他是一个七尺多高的汉子。这里的地面并不松软,而是极其坚硬的泥土地。

    阿狗能一掌将阿雀打得陷入地下只剩下一颗脑袋露出来,这一掌怕不是能有十几万斤力量?

    “这就是,妖怪啊!”楚天呆了呆,然后他用力的摇了摇头:“不,这是紫兄转化血脉后的妖怪啊!真是……真是……妖怪啊!”

    楚天喃喃的说了一通废话,阿狗已经蹲下去,抓着阿雀的脑袋,将他慢慢的从地里拔了出来。

    法阵中又是一阵咆哮声传来,背生四翼,通体白光闪烁的虎大力蹦跳着窜了起来,他猛地一甩身体,三丈多长的尾巴重重的抽在地上,就听一声巨响,地面被抽开了一条十几丈长、五六尺宽的深深沟渠。

    “小白脸,你刚才敢对大力哥下黑手,你给……”

    虎大力比脸盆还要大几圈的眸子恶狠狠的盯着紫箫生,正要破口大骂呢,紫箫生身体一闪,突然站在了虎大力的脖颈上。他一脚踢在了虎大力的后颈上,虎大力翻了个白眼,庞大的身躯重重倒地,被紫箫生轻轻松松踹晕了过去。

    楚天的瞳孔一凝,老黑、阿狗、阿雀,他们转换血脉之后,无论是实力还是潜力都突飞猛进,楚天此刻都不敢说自己能抵挡得住他们。

    尤其是虎大力,原本他就是一众兄弟中第一个突破天品的高手,转化血脉成为凌霄白虎后,他的实力应当更加强横才对。

    紫箫生打晕他,就好像一个成年人欺负小孩子一样。

    紫箫生的修为,究竟到了何等程度?

    安身境,想来不是紫箫生的极限,那么是立命境么?或者,是比立命境更加强大、更加不可揣测的‘窥天境’?

    “这白猫儿的脾气有点不好嘛,嘻嘻!”紫箫生踢了踢虎大力的脑袋,慢悠悠的走到了楚天的面前。他指了指老黑、阿狗和阿雀,很是认真的说道:“楚档头,认赌服输,你可满意了么?”

    楚天看看化身为龙邪异非凡的老黑,再看看身躯壮大、雄伟异常的阿狗,以及背生双翼、风雷缠绕的阿雀,以及犹如一团死肉一样躺在地上翻白眼,长长的舌头从嘴里吐出来的虎大力,很认真的向紫箫生抱拳行了一礼。

    “紫兄,楚天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对了。”楚天也觉得,自己占了太多太多的便宜。

    区区三个在大晋甚至连一碗面都换不回来的故事,居然从紫箫生手上掏出了这么多的好处,饶是楚天自幼就皮粗肉厚、面皮和城墙拐角一样结实,他也觉得面皮一阵阵的烫。

    “哎,废话就少说了。”紫箫生手指旋了一下紫玉箫,他抬头看着天空,轻声说道:“原本,我想多看几天热闹的。但是不知怎的,听了你的这几个故事后,我对大晋的这场热闹,没什么兴致了。”

    摇摇头,紫箫生慨然道:“身无彩蝶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十年生死两茫茫……千里孤坟……嗨,都是楚档头坏了我的兴致。”

    六条肤色带着怪异的金属色泽的彪形大汉从树林中走出,一字儿排开站在了枫姨身后。

    紫箫生的金角龙马也在,枫姨和六条大汉的坐骑也在。

    紫箫生耷拉着眼皮,神色复杂的说道:“此番一别,怕是再无相见之期……楚档头,真心不想做我家臣?”

    楚天沉吟片刻,很坚定的摇了摇头。

    “那……就走哩!”紫箫生仰天长叹了一声:“家里那个老不死的,还有比他更老的一众老不死,还等着找我麻烦哩!嚇,真正是……”

    眸子里神光一闪,紫箫生沉声道:“楚档头,我们也算朋友了,怎的,送别也不来两句?”

    楚天看着紫箫生,这家伙,就要回去了么?那大晋之外的风景,究竟是何等模样?

    只是呵,楚天连乢州、岷州、邙州这三州之地都还没看遍,大晋的一角都没走遍。

    想那么多做什么呢?

    轻咳一声,楚天轻声唱了起来。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