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九十四章 长亭外、古道边(1)

第九十四章 长亭外、古道边(1)

    紫箫生五指旋动紫玉箫,修长的玉箫在他指尖舞成了一团紫色的光晕。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带着一份矜持、九分嘚瑟,紫箫生尖声‘呵呵’笑着:“楚档头,实力有限,手上的材料也不足,也就只能这样了。虽然不是天地间,传说中,那些禁忌的血脉,也是他们自身潜力中,所能转化而成的最顶级的血脉了。”

    紫箫生斜着眼,眼角余光直勾勾的盯着楚天,一副‘大爷很了不起,赶紧抱大腿’的模样。

    楚天没搭理紫箫生的这点恶趣味和小心思,他欣然抚摸着老黑硕大的脑袋,拍打着他头上两根造型狰狞的龙角,看着趴在法阵中身体不断摇晃的虎大力、阿狗、阿雀笑得眼睛都睁不开了。

    万毒魔龙,凌霄白虎,风雷玄鹰,啸月贪狼!

    坦白的说,楚天从没听说过这些名词。无论是虎爹那边,来自虎爹血脉传承中的零碎知识,又或者绿姑的善堂训练营中,那些关于天地奇物的典籍,或者鼠爷平日里絮絮叨叨的,给他讲述的一些稀奇古怪的知识。

    楚天从未听说过这四类神奇生灵的名号。

    但是这并不妨碍楚天明白他们的强大,他用力的拍打着老黑的脑袋,刚开始只是轻微用力,逐渐的楚天一成、一成逐渐加力,当他用尽了全部的**力量,数万斤神力击打在老黑的脑袋上,也只是出‘啪啪’脆响,老黑的脑袋晃都不晃一下。

    “天哥儿,你没吃饱?还是,你刚刚找了小娘们,弄得手脚都软了?”老黑愕然看着楚天:“怎么打得不痛不痒的?年轻人,要节制啊!”

    楚天‘哈哈’大笑,他突然右手食指、中指并成剑指,一道尺许长青色剑气喷出,对着老黑身上一处鳞甲轻轻划了下去。

    ‘嗤嗤’声中,老黑身上的鳞甲火星四溅,楚天的剑气在经过炼天炉精炼之前,都能破坏吕步予的古秦神兵,经过炼天炉提纯后,他的剑气品质更是提升惊人,断金碎玉只是寻常。

    楚天用了三成力量出的剑气,居然只在老黑的鳞甲上留下了一条浅浅的印痕,随手一抹这一丝痕迹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楚天继续加强剑气,最终他用了十成十的力气,凝成实质的剑气在老黑鳞甲上一阵乱劈乱砍,火星四溅中,楚天也只是勉强在老黑的鳞甲上留下了一些不起眼的,深有三分左右的剑痕。

    “这么结实?”楚天和老黑同时惊呼。

    楚天对自己的剑气威力有着清晰的认识,老黑则是出自妖怪的本能,清楚感受到了楚天剑气中蕴藏的可怕威能。换成老黑之前的黑蛇之体,楚天随手一道剑气就能将他切成两段。

    但是此刻老黑的万毒魔龙之躯强横如斯,在乢州的地界上,能够伤到老黑的人或者物,就真的不多了。

    “啊呸!”老黑突然转过头去,向着百多丈外的一块卧牛石喷了一口毒气。

    黑色的毒气如箭,丈许长的一缕拇指粗细的黑气激射而出,轻松洞穿了一丈多宽的巨石。毒气击打在地面上,‘嗤嗤’几声就扩散开来,迅笼罩了方圆十丈的地面。

    被黑色毒气覆盖的地面迅的融化、腐朽,被可怕的毒性腐蚀出了一个深有丈许的大坑。

    缕缕毒气四散,方圆五十丈内的参天古木纷纷腐朽、枯萎,无数枯黄的落叶纷纷洒落,落叶还没坠地,就已经在空中变成了黑色的腐朽尘土。

    “万毒魔龙,身体并不算太结实。真正吓人的,是他们的毒啊!”紫箫生用玉箫敲了敲老黑的脑袋:“回去多吃点血食,你这魔龙之躯还仅仅是幼生之体,无论是鳞甲强度,还是你的毒气,都还弱得紧呢!”

    楚天骇然,老黑则是‘呵呵’傻笑,嘴角大片涎水滴落,在地上腐蚀出了一个个深不见底的小窟窿。

    如斯强横的**,如此可怕的毒气,还只是幼生之体么?

    等老黑补充了足够血食,修为不断提升后,他能有多强?

    不过,这是好事啊,老黑都这帮强大了,那么虎大力、阿狗、阿雀能弱到哪里去?兄弟们的潜力越强大,未来的前途就越光明,这六道血祭么,可怕的血祭带给楚天的山一般沉重的压力,似乎也悄悄的减轻了一丁点儿!

    巨大的羽翼扑击声传来,经过法阵转化,阿雀从半妖化为纯粹的妖物,翼展过十丈的他翅膀一拍,腾空而起。就看到他两只巨大的羽翼一振,翅膀上每一根羽毛中都喷吐出狂风、雷光,风啸声、雷鸣声混在一起,声势骇人到极点。

    “娘也!”一声怪叫传来,阿雀还没熟悉自己的妖身,他用尽全力一扑腾翅膀,一道狂飙冲天而起,狂飙中混着一丝细细的电光,‘啪啪’一声雷暴巨响,阿雀瞬间冲上了高空。

    一圈圈环形的白色气爆向四面八方扩散开来,楚天一行人抬着头,莫名惊诧的看着阿雀瞬间冲上了千丈高空,身形缩小到了拳头大小,眨眼间他就在视野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紫箫生眸子里紫色神光一闪,他喃喃自语道:“唉哟,飞得真高,真快啊。一个半弹指的时间,扶摇而上八千丈,啧啧,他此刻的修为,也只是和楚档头你差不多呵,风暴玄鹰,果然在腾挪飞纵上别有天赋。”

    沉重的喘息声中,阿狗慢慢的站了起来。

    他晃了晃脑袋,含糊的咕哝道:“天哥,咱怎么四脚着地了?欸?我这是,狼?”

    阿狗浑身长毛无风自动,他的毛色淡青,就好像晴天夜里,天空万里无云时,最皎洁、最清澈的月光才有的颜色。七八丈长的身躯,高有两丈上下,如此庞大的身躯,阿狗的狼脸却不显狰狞,颇有几分憨厚淳朴的味道。

    “好大的狗子!”紫箫生双眸放光的看着阿狗:“啸月贪狼,贪狼,贪狼,这可是一等一的凶兽,牙口好,胃口好,他的肠胃很有点炼天炉的影子,能吞噬万物、炼化万物,提取天地灵髓反哺自身,快提升修为呵。”

    阿狗呆了呆,有点愠怒的朝着紫箫生喷了一口气:“狗爷是狼,不是狗子!”

    有点恼火的一挥爪子,‘嗤’的一声响,阿狗的爪子上喷出一条长有丈许的淡青色弧光,快若闪电般飞掠出两里多远。

    沿途一切山石、古木,全都被这薄薄一片、锋利无比的弧光轻松切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