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九十一章 异宝炼天炉(2)

第九十一章 异宝炼天炉(2)

    忙好了这一切,紫箫生这才阴着脸,大步来到了楚天面前。八一中文网  W?W㈠W.81ZW.COM

    楚天一跃而起,笑呵呵的向紫箫生连连抱拳:“紫兄,呵呵,忙好了?大力哥他们那边都有了着落,我这里还麻烦着呢?你看看我这小腹,知道的人说我武元涨溢冲击气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怀孕六甲了呢。”

    紫箫生低头看了看楚天的肚子。

    体内武元流动的度越来越快,楚天的丹田气海已经鼓起来有半尺高,乍一看去,还真和孕妇相似。

    紫箫生愕然看着楚天:“你连女人生孩子的事情都懂?你到底知道多少东西?”

    楚天干笑了几声,他伸右手拇指和食指,比划了一个指甲盖大小:“就一点点,嘿,就这么一点点,我知道的都是一些鸡毛蒜皮不着调的零碎杂务,哪里比得上紫兄你学究天人、高不可测啊?”

    两三句马屁话,让打赌失败,不得不履行诺言的紫箫生眉开眼笑的连连点头。

    他得意的看着楚天笑道:“这话倒也有理,别看你故事讲得好,要说学问,我可比你多得多多了。”

    手一伸,紫箫生沉声道:“东西呢?”

    楚天愕然看着紫箫生:“东西?什么东西?紫兄,你说给我一个大造化,可怎么还要找我要东西?”

    枫姨回过头来,向紫箫生、楚天这边望了一眼。

    紫箫生恶狠狠的盯着楚天,他咬着牙说道:“那日在瀑布顶上,我给你的那颗疗伤的药丸,那瓶呢?”

    ‘嘿嘿’一声,紫箫生很古怪的笑了起来:“楚档头,丑化说在前面,这个大造化,我其实早就交给你了。你若是自己弄丢了他,可真就怪不得我。嘻,这就是你自作孽咯!”

    紫箫生笑得无比得意,他脑袋一晃一晃的,右脚脚跟一点一点的,那模样就和市井街头,站在人家商铺门口勒索保护费的小痞子没什么两样。

    枫姨猛不丁看到紫箫生这等模样,她的眼睛骤然瞪大,红唇微微张开,半晌没回过神来。

    楚天呆了呆,他急忙在腰间的兽皮囊中抹了一把,将前些日子紫箫生给他的那颗疗伤药丸的小小药瓶抓了出来。指头大小的一个小瓶子,通体紫色,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铸成的,非金非铁、非玉非石,内部紫意浓郁,宛如浆汁一般随时可能滴出来。

    这小小的药瓶触手温暖,一股莫名的滑润滋养之意沁人心脾,让楚天捏着他就舍不得放手。

    “紫兄所赐宝贝,怎会随手丢弃呢?丢了什么也不可能丢了紫兄的宝贝啊!”楚天乐颠颠的将小小的药瓶递到了紫箫生面前:“紫兄!紫兄?这药瓶,有什么玄虚么?”

    紫箫生看到楚天从贴身的皮囊中掏出了这个‘不起眼’的药瓶,不由得满意的点了点头。

    他又故作惊愕的说道:“我还以为,一个普普通通的药瓶,楚档头服下里面的药丸后,就随手丢弃了呢?”

    楚天越愕然的看着紫箫生,这家伙的脑子怎么长的?

    当他楚天是蠢货么?这么奇异、这么奇特、这么触感绝妙的药瓶,显然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宝贝,他楚天就算是再蠢,也不可能把他给丢掉啊?

    但是,你紫箫生紫兄开心就好!

    楚天咳嗽了一声,很认真的看着紫箫生说道:“我楚天是这么不知道好歹的人么?这怎么都是紫兄一番厚意,我怎能、怎敢、怎愿将他丢弃?”

    紫箫生‘呵呵’的笑了起来,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他接过楚天手中的小小药瓶,眸子里一抹紫色神光闪过,口中莫名的念诵了几声奇异的咒语,就看到紫色药瓶突然炸开,化为一团拳头大小的紫光悬浮在紫箫生掌心。

    无数比灰尘还要细小的紫色光点从紫光中飞出,每个紫色光点都是一个精细绝伦、威严古拙的符文,这些符文围绕着紫色光团旋转了三十六圈后,紫箫生轻喝一声,一口气喷在了紫色光团上,光团骤然一敛,一个小小的三足圆炉静静的悬浮在紫箫生面前。

    这小小的圆炉通体紫色,内部紫霞飞旋、无数条紫光宛如流星雨一样在炉体表面不断飞腾闪烁,看上去神异到了极点。

    圆炉通体浑圆,下有三足,炉足造型奇异,是三头楚天不认识的奇异神兽,他们匍匐在地,用脊背托起了圆形的炉体。炉体上一圈儿开辟了六个圆形的火门,六团紫气悬浮在火门外,隐隐可见炉体内紫火升腾,虽然只是拳头大小的一团儿紫火,却给楚天一种这火可以焚毁万物的恐怖感觉。

    “这炼天炉,是我那早就该天打雷劈的老爹,送给他小妾,也就是小老婆的儿子,也就是我弟弟的成年礼。”

    紫箫生‘呵呵’笑着,两条长眉的得意的一阵乱跳:“我带了人,将那小兔崽子堵在了路上,一顿毒打,把这炼天炉给抢了过来。嘿嘿,本来我以为,把他化为药瓶送给你,你会随手丢掉,那老不死的以后找我索要的时候,我可以毫无愧疚感的推掉所有过错。”

    楚天的脸骤然一黑,很是恶意的盯着紫箫生!

    这家伙都是什么人啊?

    看看他做的这些事情!

    感情,他把这炉子化为药瓶送给楚天,是巴望着楚天把这药瓶当做凡俗之物随手丢掉,以后他爹问其他这个炉子的事情,他就能理直气壮的告诉他爹‘一切和他紫箫生无关’?

    “紫兄,你可真够兄弟义气!”楚天磨着牙,干巴巴的哼哼了一声。

    “那是,老子最是义薄云天!”紫箫生很坦然的又来了一句‘老子’,他身后的枫姨一张俏脸已经难看得让楚天都不忍直视了。

    “这炉子有诸般好处!”紫箫生掂量着这小小的炼天炉,带着一丝嫉妒、一丝恼怒的哼哼道:“要不是这玩意,是那老不死的送给他那小老婆生的小兔崽子的,我手头上能比得上这炉子的宝贝,也就这么二三十件,怎么也不舍得把他给你的。”

    楚天又是干笑了一声。

    这家伙都是什么人啊?

    他老爹小妾生的儿子,拢共就这么一件宝贝,你手头比得上这炼天炉的宝贝都有二三十件了,你还要带人毒打自己的弟弟,把他的成年礼给抢了过来?

    “惶恐,愧受!”只不过,管他紫箫生和他老爹、他老爹的小老婆还有他老爹的小老婆的儿子是何等关系,这炼天炉已经深深吸引了楚天,上门的好处,他总不至于往外推不是?

    所以,一声‘愧受’,楚天就把炼天炉抓在了手中。

    紫箫生一声轻喝,他右手一挥,大拇指指甲如刀,切开了楚天的眉心皮肉,从中吸出一道精血,洒在了炼天炉上。

    楚天痛呼一声,炼天炉出一声轰鸣,化为一团人头大小的紫色火焰,猛地扑进了他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