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九十章 恼羞成怒紫箫生(2)

第九十章 恼羞成怒紫箫生(2)

    楚天沉默了一会儿,幽幽的看着紫箫生叹了一口气。?八一?中文? W≈W≥W≠.≤8≈1≤Z≤W≥.=C≈O≈M≠

    “既然如此,紫兄你都划出道儿来了,那么,就请紫兄你听好吧。”

    “我说的这个故事呢,是那一年,我在街头……”

    紫箫生迅打断了楚天的话:“又是老乞丐?让他们去死吧!少废话,说正经的故事!再敢说你是从老乞丐那里听来的故事,然后老乞丐又噎死了、呛死了,信不信我把你丢河里?”

    楚天剧烈的咳嗽了一声,他看着紫箫生很认真的说道:“这次绝对不是老乞丐,那年冬天,我在岷州城的十字街口,捡到一个遍体鳞伤的十八岁大姑娘。”

    紫箫生举起了巴掌,示意要打下来。

    楚天急忙干笑了几声,他背起双手,微微抬起头来,看着天空流云,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那么,故事开始的时间,谁也说不清。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朝代,古秦的古籍都已经散失了绝大部分,何况是更加古老更加不可靠的远古时代呢?所以,某年某月某日,某个物宝天华、极度风流的朝廷里。”

    楚天娓娓说来,慢慢的念出了一诗。

    “………………………………

    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

    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

    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

    **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承欢侍宴无闲暇,春从春游夜专夜。

    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

    金屋妆成娇侍夜,玉楼宴罢醉和春。”

    紫箫生睁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嘴角依稀有涎水流下,犹如见鬼一样看着楚天。

    枫姨不知道什么时候靠了过来,她更是花容失色的呆呆看着楚天,嘴里翻来覆去的念叨着:“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错非皇室宫廷之事,谁能想出这样的句子来?”

    芦苇荡中,一名大汉跪在地上,面前摆着一张条案,手中毛笔运笔疾书,将楚天的每一个字都记了下来。

    楚天抬头看着天空,看着空中云飞云卷,慢悠悠的将《长生殿》的故事掐头掐尾、改头换面,再混入了一些辞藻极度华美的句子,有意卖弄的说了出来。

    “话说啊,那青莲居士就在那金殿上向那天子举杯高呼,一曲千古绝唱就此吟唱了出来。”

    说罢,楚天高高举起双手,用力鼓掌大声高呼。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紫箫生、枫姨身体巨震,满头长一根根笔直竖起犹如雷劈一般,他们身边罡风大作,一**可怕的力量蓄势隐隐,紫箫生身后里许长短的一截河流突然凝滞,每一滴水珠、每一点浪花都凝固在了空中。

    “这,这,这!”紫箫生、枫姨的眸子里幽光闪烁,他们的眼珠似乎都在打旋。

    大晋之外的风景如何,楚天不知道。

    但是大晋境内,那些文人骚客的诗词,在楚天看来却是古板、刻板到了极致。

    或者四字一句,或者五子一句,讲究严格的前后格律对仗,每一句、每一字都好似泥雕木胎,严苛得不近人情。饶是大晋的文人骚客将无比华美的辞藻堆砌在了这些死气沉沉的格律诗句中,他们的诗句依旧好似棺木中的僵尸,饶是涂抹了无数的胭脂、口红,依旧不见生气。

    这一曲《将进酒》气势恢宏、浪漫豪迈,犹如一条大河天上来,将大晋那古板、刻板的文风冲刷得支离破碎,饶是谁第一次接触到,都会被这千古美文震得七荤八素,一如此刻的紫箫生和枫姨。

    “这,这,这青莲居士究竟何等人也?”紫箫生已经有点语无伦次了:“若他还活着,上天下地,也要将他抓出来,一定要将他收为家臣,天天写这些,写这些,写这些……宝贝儿!”

    一缕亮晶晶的涎水顺着紫箫生的嘴角淌下来三寸多长,楚天看到了,但是楚天故意不吭声。

    他慢慢说来,也是为了故意给狼妖群一个休息、消化的时间,一本《长生殿》,他慢悠悠的说了足足有两个时辰。

    “却说那天子和那贵妃之事,后人闻而有感:

    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

    含情凝睇谢君王,一别音容两渺茫。

    昭阳殿里恩爱绝,蓬莱宫中日月长。

    回头下望人寰处,不见长安见尘雾。

    惟将旧物表深情,钿合金钗寄将去。

    钗留一股合一扇,钗擘黄金合分钿。

    但教心似金钿坚,天上人间会相见。

    临别殷勤重寄词,词中有誓两心知。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楚天最后两句一出,紫箫生脸色骤变,身后大河上突然掀起了一股高达百丈的巨浪,巨浪炸开,无数水花坠落,声势犹如毁天灭地好不恐怖。

    枫姨则是身体剧烈震荡,她嘶声道:“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一口血喷出,枫姨脸色惨白看着楚天,她瞳孔缩小犹如针尖,面色惨厉真个犹如深夜见鬼一般。

    见到紫箫生和枫姨如此情形,楚天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再狠狠的在他们心头补上了一刀,足以让他们铭记良久,让他们许多年都难以忘怀的一刀。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紫箫生的眸子里紫气大盛,更是失魂落魄的不断翻来覆去的念叨。

    “十年生死两茫茫……千里孤坟……纵使相逢应不识……”

    枫姨则是呆呆的看了楚天许久,‘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一道紫影闪过,瞬间跑得无影无踪。

    楚天摸了摸鼻子,干巴巴的笑了几声。

    “紫兄,这故事,可是皇家之事?可是凄婉得厉害?看,枫姨都听哭了嘛,你要说不凄婉,可得摸着良心说话啊!”

    “呃,皇家之事,如此凄婉,你说的大造化呢?”

    紫箫生身体剧烈的哆嗦了一阵,突然歇斯底里的尖叫了起来:“楚档头,你这俗人,好生煞风景,该打!”

    ‘咚’的一声,紫箫生身形一闪,楚天胸口剧痛,‘哇’的惨叫着被一脚踢飞了十几丈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