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九十章 恼羞成怒紫箫生(1)

第九十章 恼羞成怒紫箫生(1)

    紫箫生掌心一缕紫火喷出,袖口中几块色泽各异,多成七彩、紫色、金色的奇异晶石飞出,在紫火中打了几个旋儿,一阵神光闪烁,就凝成了一枚拳头大小的石龟。? ??? 八一中文 W㈧W?W?.?8㈠1?Z㈧W㈠.?C?O㈧M?

    栩栩如生的石龟通体古色斑斓,不见丝毫光泽,分明是‘神物自晦’才有的状态。

    紫箫生凝神盯着石龟,他眸子里两缕极细的紫光喷出,在石龟身上仔细的刻画了一阵,他的额头上一条冷汗缓缓滑落,然后迅蒸成了水汽。

    “呼!九死玄龟法!”紫箫生将石龟丢给了楚天,十指微微颤抖着,带着一丝莫名的惊诧之意向天空望了一眼:“此法不留文字,不遗图形,只能以意识灌注,铭刻九死玄龟印融入神魂之中,才能自如修炼。”

    “这石龟中,有九千九百九十九枚九死玄龟印,怎样,大方吧?讲究吧?不小气吧?”紫箫生背起双手,十指在袖子里一阵抽搐,他龇牙咧嘴的用力扭动手指,好一会儿脸色才回复了正常。

    楚天抓住散出温和热力的石龟,看着一本正经的紫箫生连连点头。

    “紫兄大方,紫兄讲究,谁敢说紫兄小气,我一口狗血喷死他!”楚天低头向石龟望了一眼,就看到紫箫生用莫名的晶石炼制的石龟就好似活物一样,缓缓转过头来,向楚天望了过来。

    楚天和石龟的目光接触,他身体一哆嗦,就觉得一股莫名的奇异力量从石龟眼眸中喷出,迅涌入了他眉心神窍。一声低沉的啸声冲天而起,楚天神窍中圆形空间四周的灰色雾气微微震荡了一下,一枚栩栩如生、活灵活现的玄龟烙印悄然出现在了石灯上!

    楚天惊骇,哑然看着石龟。

    神窍中数千枚大梦神典的龙头凤尾紫箓神章纷纷涌出,无数金光、赤光旋转如飞,他瞬间明白了,紫箫生的这门九死玄龟法,居然被大梦神典直接炼化为了类似于风之天印、雷之天印的附属物!

    这门能够让人重生九次,一次更强大过一次的奇门神功,在大梦神典这里,也不过是附属物的档次。

    “怎样,这门九死玄龟法虽然只是一门抗揍、装死的功法,但是用来熬过六道血祭,是绝对没问题的!”紫箫生洋洋得意的说道:“力大无穷,所以杀人很爽利;防御绝强,刀劈斧剁、秘法攻击都难以伤损分毫,就算心肝五脏都被烧成灰烬,头颅不彻底伤损,就有九次复活之机!”

    “每活过来一次,实力增强一倍!”紫箫生得意的卖弄着。

    “厉害,真个厉害!”楚天肃然看着手中石龟。大梦神典在极短时间内,就剖析出了九死玄龟法的玄妙。紫箫生倒也没吹牛,反而他可能平日里没有仔细研究过这门功法,他对九死玄龟法的厉害之处知道的还没有楚天多。

    这不仅是一门抗揍、装死的神功,他甚至能够壮大血脉,凝聚血脉神通,修炼九死玄龟法的人,若是能修炼到大成,他们是能够将自己的玄功秘法通过血脉传承给后代子孙的!

    紫箫生虽然只给了九千九百九十九个传承法印,但是未来这些人修炼成功后,他们繁衍子孙后代,世世代代繁衍下去,这等于有千百万、千亿万的人修炼了九死玄龟法!

    只是,九死玄龟法中并没有详细阐述‘血脉传承’方面的信息,紫箫生显然自己也没有修炼过这门神功,楚天还是因为大梦神典的莫测神威,直接从中感应到了其中蕴藏的血脉凝聚、血脉传承的力量。

    关于这种暗藏的福利,楚天自然不会告诉紫箫生喽!

    这小子家大业大!

    他刚刚说,平日里负责侍候他的侍女就有百万之众?

    楚天恨得牙齿直痒痒,这小子家里是干什么的?大晋的天子坐拥大晋天下,也绝对没有这么奢靡腐化。

    “好了,给你这些亲近兄弟提纯血脉的事情,稍后再说,这,还要费点力气的。”紫箫生一把抓住了楚天的肩膀,他指尖五条紫气喷出,化为一个直径数丈的紫气天罗将两人笼罩在内,紫色光晕旋转,紫气天罗带着两人腾空而起,犹如一颗流星向远处荒野掠去。

    “哈哈,不给你找人询问的机会,不给你身边这群兄弟朋友吱声的机会,就你一个人,看你能否说出符合我条件的故事来!”紫箫生得意洋洋的笑声响彻荒野:“我不为难你哦,我的条件,还真不苛刻。”

    不多时,紫箫生带着楚天掠出了十几里地。

    在一条浩浩荡荡的大河边,四周是数万亩芦苇荡,滚滚河水翻滚着浪花流淌而过,大风在芦苇荡中掀起了一**浪头,阳光照在芦苇上,白花花一片煞是耀眼。

    一行水鸟从芦苇荡中腾空而起,出尖锐悲戚的声音,在河面上盘旋飞舞,迟迟不肯落下。

    “再来一个故事吧,我帮你杀了吕步予,你欠我的。”紫箫生放下楚天,背着手站在河边,一脚将一块方圆丈许的大石从泥土中踢飞了起来,远远的落在了河里,溅起了大片水花。

    “嗯,你前面说的两个故事,第一个,是两个读书人的故事。书院的事情嘛,你们市井中人,平日里厮混的人头熟,你又是个密探头子,所以能听到一些书院里的杂七杂八的事情,编造一个故事,也是可以理解的。”

    “第二个故事,是民间男女之事。你是密探头子,四面八方的情报知晓得多,那些痴男怨女的事情,你多听一些,你小子脑袋灵光,胡编乱造一通,也能胡诌出‘良辰美景奈何天’这样的事情。”

    “所以,今天的第三个故事,不许讲民间之事。”紫箫生转过身来,带着一丝大灰狼看到了小白兔的‘贪婪’和‘得意’,‘嘿嘿’笑道:“讲皇室之事。嘻嘻,得合乎情理,还得是那种凄婉至极的故事。”

    紫箫生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楚档头,你只是大狱寺一个最低级的密探头子,或者说打手头子,你怎么也不可能知道皇室中的秘闻。你在乢州,也接触不到这一方面的信息,所以,你的故事,要好听,要是皇室的,还得是合乎情理的。”

    “我警告你哦,你如果想要将民间大户人家的事情套上皇室的名义,我可是听得出来的!”

    紫箫生笑啊笑,笑得两排白牙光彩熠熠很是刺眼。

    他现在就差一条狐狸尾巴在屁股后面乱摇摆乱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