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八十九章 紫箫生的赌注(1)

第八十九章 紫箫生的赌注(1)

    “这小家伙,怕是要成魔了!”

    鼠爷趴在楚天的头顶,看着在楚天身上雀跃蹦跳的青蛟剑。八一中文网  W?W?W㈠.81ZW.COM

    朝阳和煦的光芒洒在青蛟剑上,一层清凌凌犹如水波的光芒裹着青蛟剑,长有两尺半的剑身犹如活物,在楚天的头上、肩膀上、手肘上,总之就是他全身每一处可以借力蹦跳的地方上下蹦跶。

    每蹦跶一次,青蛟剑都出一声清脆的剑鸣。

    欢喜,雀跃,好似刚刚从蛋壳中钻出一个小脑袋的神禽雏鸟,已经迫不及待的睁开了眼睛,正好奇的打量着外面新奇的世界。

    楚天双手抱在胸前,看着阿狗、阿雀带着万五千名结成梼杌杀阵的狼妖,围住了最后两千多名天鬼教徒。穷凶极恶的天鬼教徒们满身都是斑斑血迹,他们声嘶力竭的尖叫着,悍不畏死的向狼妖群动了冲击。

    于是他们全都倒下了,杀出了凶性的狼妖丝毫不手软的将他们撕成了粉碎,把他们的精气连同他们脑袋里的绿色光团全部吞噬一空。

    数万天鬼教徒干瘪枯萎的身体乱七八糟的躺在地上,狼妖们一个个浑身长毛竖起,浑身煞气升腾、妖气翻滚的狼妖们仰天长啸,高亢凄厉的啸声震荡山野,远处深山中不时传来几声愤怒的野兽咆哮作为回应。

    吕步予统辖的这支天鬼教大军被全歼,自吕步予以下,没有一个天鬼教徒逃脱。

    楚天欣然看着仰天长啸的狼妖们,没有比他们更可靠、更合适的部属了。天生卓越的纪律性,强大的持续作战力,凶狠的战斗意志,对头狼的命令,也就是对阿狗的命令唯命是从的服从性!

    这些该死的天鬼教徒,就应该让这些凶残的狼妖将他们撕成粉碎!

    回想这几日见到的那些鬼蜮,楚天不由得仰天长啸,一道绿茫茫的剑气从他嘴里喷出,呼啸着喷出数十丈远,他身边利风呼啸,尖锐的破空声吓得阿狗、阿雀连蹦带跳的远离了他。

    吕步予全部的修为,加上附身在他体内的那个万年老鬼全部的力量,经过青蛟剑的提纯炼化后,大半都注入了楚天体内。此刻楚天浑身经络中都充斥着庞大而狂躁的剑气,极度锋利的剑气在经络中急穿行,距离他几步远的人都能隐隐听到他体内传来的‘嗖嗖’声响。

    经络鼓胀,被剑气刮得隐隐刺痛。

    楚天却不知道该如何收敛这股暴涨的力量,这种浑身经络膨胀欲裂的感觉,按照楚氏祖传的大周天星辰剑气的描述,这是到了天尊巅峰,几乎要突破那至高境界的时候才有的异兆。

    可是楚天的修为境界分明只是天师巅峰境,这种状态和大周天星辰剑气中的描述迥异,楚天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能不断仰天长啸,稍微减轻一点体内汹涌澎湃的气劲。

    “你欠我一个故事!”犹如一道紫色的幽灵,原本楚天身边鬼影子都没一个,一身紫衣的紫箫生突然就出现在楚天身边,和他肩并肩的站在了一起。

    紫箫生出现得这么突兀,楚天差点被他吓得跳了起来。

    唯有鼠爷无声无息的从楚天头顶消失了,楚天不知道鼠爷是什么时候消失的,但是诡异的是,紫箫生这么深不可测的存在,他似乎也没有注意到原本鼠爷的存在,也没注意到鼠爷诡秘的消失。

    “青蛟剑是怎么回事?”楚天轻哼了一声,青蛟剑似乎感受到楚天在叫自己的名字,他很欢快的一下子就蹦到了楚天的面前,剑尖朝上,用剑柄站在了楚天鼻子上,好似一条小狗摇尾巴一样晃了晃。

    楚天笑了一声,手一抬,青蛟剑就乖巧的化为一道龙形纹身,附着在了他右臂上。

    “这是他本来就有的能力。”紫箫生摸了摸鼻子,干笑了几声:“不过,我稍微给他增强了一点。”

    “一点?”楚天有点狐疑的看着紫箫生。

    “嗯,就一点点!”紫箫生很认真的看着楚天:“这把剑,他本来就有击杀五道生灵,吞噬对方生命精华化为己用,并且反哺主人的功效。”

    咳嗽了一声,紫箫生有点犹豫的看着楚天:“不过,你的这剑原本最多能吸收敌人半成左右的生命精华,我把他炼制成了,嘿嘿……”

    楚天呆呆的看着紫箫生:“多少?”

    紫箫生比划了一下,两根手指比了比,干笑道:“十成十?嘿,其实这都是小事情,是不是?一下子没注意收手。哈,你看起来有点不妙呵?”

    紫箫生‘呵呵’笑着,楚天总觉得,这厮的笑容中总包含着一种‘爷就是故意的,你来打爷啊’的恶意。

    楚天怀疑,这厮是故意不给他说明情况,就是等着眼下楚天的这种窘境呢。

    数量庞大、锋利无比的剑气在经络中乱窜,每一条最细小的经络中都充斥着庞大的剑气,楚天觉得身体像是个气球,随时都可能爆炸。他‘嘿嘿’笑了一声,咬着牙说道:“紫公子,紫兄,你想听什么故事?”

    紫箫生呆了呆,他指了指楚天的丹田。

    楚天的丹田已经微微鼓起半寸高,这是体内气息膨胀到极致,对肉身造成巨大压力的征兆。丹田乃气海,楚天全身受到压力最大的正是这个部位。

    “哈,不要紧!”楚天强忍着给紫箫生俊俏非人的脸蛋上狠狠来一拳的冲动,‘哈哈’干笑道:“一点小问题而已。紫兄赶紧的,想要听什么故事,我说给你听,然后我还要带着兄弟们去办正经事呢。”

    长叹了一声,楚天转过身,看着那些正在原地休憩的狼妖,很深沉的、很悲天悯人的说道:“无数百姓正身处水深火热之中,楚天无能,不能杀尽天下恶鬼,只能尽我所能,尽可能的救一些人了。”

    紫箫生被楚天的话憋得呛了一口气,他正儿八经的咳嗽了一声,目光急闪烁了起来。

    “嘿嘿,楚档头,不如这样。”紫箫生眯着眼,用一种黄鼠狼打量小母鸡的目光盯着楚天:“我们打个赌?我赌你说不出一个让我满意的故事,如果你能满足我的要求,说出一个让我无法挑剔的故事,我就告诉你如何解决你现在的麻烦。”

    重重咳嗽了一声,紫箫生竖起了一根手指,很认真的告诉楚天:“不仅如此,我还给你一份大造化,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