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八十六章癫狂的狼群(1)

第八十六章癫狂的狼群(1)

    烂桃江边,芦苇丛中。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脸色苍白几乎透明的绿姑扶着红姑的手臂,咬着牙看着江对面那些疯狂蹦跳欢呼的天鬼教徒。

    他们竖起了一根高高的木杆,上面撑着一颗水缸大小的木雕恶鬼头像。数千天鬼教徒唱着阴气森森的歌谣,高喊‘天降恶鬼净世’的口号,将一颗一颗死不瞑目的人头在木杆下整齐的码放起来。

    砍下这些被屠戮的百姓头颅时,这些天鬼教徒也不知道用了何等秘法。

    楚天他们就看到这些百姓的尸身急的干瘪下去,唯有他们的脑袋变得通红透亮,好似注满了血浆的气球。

    一名戴着鬼面具,手持一根血色长香的男子在木杆下蹦跳祈祷了一阵,那些通红透亮的人头七窍中就有一缕缕亮晶晶的精血气息喷出,被木杆上的恶鬼雕像大口吞了下去。

    如此一刻钟的时间,砍下来的数万人头都变得枯萎干瘪了许多,带着鬼面具的男子这才一声长啸,犹如癫狂一样浑身抽搐着大声嘶吼起来:“儿郎们,享受血食吧!恶鬼降世,杀光一切污秽,烧光一切污秽,只有我们这些虔诚的教徒,可得富贵康宁!”

    数千天鬼教徒齐声欢呼,他们凑到那些人头旁大口呼吸,一缕缕血色精气不断从人头的七窍中涌出,被天鬼教徒们大口吞下。一颗颗人头快的干瘪、腐朽,最终变成了一滩灰色的骨灰。

    欢笑声震天,这些天鬼教徒眸子里的绿色光芒又强了一分,他们的气血力量又增强了不少。

    长啸声传来,近百名天鬼教徒吞噬了足够多的精血气息,居然当场突破成为了地品高手。他们欢天喜地的原地蹦跳,每一个都跳起来十几丈高,凌空挥刀时,刀锋前已经隐隐有一丝刀芒闪烁。

    一只通体被灰色鬼气缠绕的秃鹫突然从天空降落,一名天鬼教徒连滚带爬的从秃鹫背上跑了下来,兴奋无比的冲到了戴着鬼面具的男子面前。

    “香主,香主,又找个一个污秽贱人们藏身的山谷,一眼望去,起码有七八万人,七八万人啊!一旁桃花庄、桃叶庄、桃蕊庄几个庄子,还有附近十几个村镇的污秽贱人,一定都躲在里面去了。”

    戴着鬼面具的香主手舞足蹈的大笑起来:“难怪找不到他们人影,原来都躲起来了。只不过,天降恶鬼净世,他们注定都要被净化的,逃,能逃到哪里去?”

    双手捧起那根长长的木杆,鬼面香主大声嘶吼着,带着数千名疯疯癫癫的天鬼教徒,一路啸连连的跟着腾空而起的秃鹫狂奔而去。

    绿姑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她转过身,向楚天缓缓点了点头:“做你想做的事情去。大狱寺建立的目的,就是匡正大晋律条,维护大晋的天下。这些天鬼教徒,人人可杀。你,只管放手去做。”

    楚天向绿姑抱拳行了一礼,转过身来,向站在身后的阿狗、阿雀,还有百多条汉子厉声喝道:“兄弟们,我带你们去杀畜生。怕死的,留下。”

    没人动半步,只有阿狗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天哥,我的棒子丢了,得给我找根大棒子才是。”

    “会有的!”楚天一拳打在了阿狗的胸膛上,转过身向红姑深深的行了一礼:“红姑,绿姑就拜托你照顾了。”

    红姑轻轻的摆了摆手,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去吧,你们,都要当心些。”

    张了张嘴,红姑想要说什么,最终她还是没说出一个字来,只是原本俏丽如花的面庞骤然变得憔悴了许多,整个人的精气神好像一下子都泄了个干干净净。

    楚天深深的看了红姑一眼。

    十八年前,她是绿姑大哥的妻子;十八年来,仇恨支撑着她一直走到今天;异族来袭,天鬼教暴起,想要继续追查十八年前的真相,为杜氏洗刷冤情,为绿姑的大哥杜玉报仇雪恨,眼看着是近乎不可能了。

    没有了复仇的强烈意志支撑着,红姑这短短几天功夫,就好像老了二十岁。

    楚天沉声道:“红姑,有机会,我把楚颉那小子带到你面前来。当年的事情,大家都想弄一个明白。”

    咬咬牙,楚天转身就走。

    阿狗、阿雀、百多个全副武装的彪形大汉紧跟在楚天身后快步离开。每个人经过绿姑、红姑身边的时候,他们都肃然向两女深深鞠躬行礼。

    楚天大踏步的向前走,心乱如麻,不知道该如何履行对红姑的承诺。

    真个能够生擒活捉楚颉,真将他带去红姑面前?

    楚颉已经被异族恶鬼附身?

    或者,他还是真正的楚颉?

    楚天知道楚颉是自己一母同胞的兄弟,他甚至清晰记得在母胎中时,他稚嫩无比的小手轻轻触摸楚颉同样无比稚嫩的小脸蛋的感觉。

    他清晰的记得,他的心跳和楚颉的心跳循着同一个频率跳动的感觉。

    他清晰的记得,每次他好奇的、好玩的去触摸楚颉面颊的时候,那种血肉交融的奇特感觉。

    楚颉若是已经被恶鬼附身,他就不是楚颉,杀之可也。

    如果楚颉还是真的楚颉,那么红姑这里如何交代?

    楚天大踏步的行走在芦苇荡中,步伐轻盈,没有碰到哪怕一棵芦苇。心情沉重,但是行事的小心谨慎,已经铭刻在了他的骨子里。

    绿姑并不豪阔,楚天心知肚明,绿姑能够掌控的资源极其有限。

    能够在家破人亡之后,带着几个忠心耿耿的老家臣,去岷州建立一座铁血训练营,训练出一批嫡系的心腹下属,这已经是绿姑手中资源能做到的极限。

    这些年,楚天他们缴纳上去的收获有多少,楚天心知肚明。

    他更是知道,每次红姑懒洋洋的丢给他的药瓶里,那些丹药的价值,是他们缴纳的收获完全无法换回来的。

    楚天、阿狗、阿雀,都用狐老秘传的心法掩饰了自己的真实修为,每次红姑将丹药丢在楚天手中时,都会带着一丝恼怒、一丝关切让他们努力修炼,千万不要被人轻易给打死了。

    很莫名的,楚天从红姑身上感受到的,是类似于‘母亲’的关怀。

    “我真他-妈-的是脑子坏掉了!”

    楚天恼羞成怒的骂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