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八十四章 此恨绵绵无绝期(2)

第八十四章 此恨绵绵无绝期(2)

    “绿姑!”楚天右手剑光一旋,靠近他身体一丈之内的士卒全都被他腰斩。八一??中文 W?W?W.81ZW.COM

    眼看着这些士卒体内一道道精血气息喷出,被四周别的士卒大口大口吞了下去,这些吞噬了精血气息的士卒眸子里邪光大盛,气息步步高涨逼人。

    四面八方无数的士卒不断涌来,若是被这些可以无限吞噬精血气息增强自身的士卒困住,只要是人都会被活活困死。楚天心头焦急,不由得大喝了一声。

    一旁一声大吼传来,一个手持八棱铜瓜锤的副将偷偷藏在人群中,瞅准了春杏挥剑挡住三个士兵刺出的长枪时,一锤子轰在了春杏的手腕上。

    春杏痛呼一声,手腕剧痛握剑不稳,长剑‘当啷’一声掉在了地上。

    七八个士卒一拥而上,一个个张开手就要去生擒春杏。

    绿姑怒极清啸,她五指如轮,急划过琴弦。

    密集的琴音犹如东海巨涛,翻翻滚滚呼啸而来,一**白色气爆从绿姑古琴中喷出,方圆十丈内,无数士卒七窍喷血,一个个犹如风中落叶被高高抛起。

    下一瞬间,红姑双手水袖一挥,无数根极细的白色丝线上穿着一根根亮晶晶的绣花针,化为无数细密的银色光雨从她袖子里飞了出来。

    比牛毛还要细小的绣花针被红姑附着了极其庞大的武元,穿透士卒的身体时,在他们身上留下的是一个个拳头粗细的窟窿。

    无数丝线带着无数的绣花针漫天乱飞,笼罩了方圆十几丈的空间。

    被绿姑琴音震飞的士卒被红姑一通乱扎,当场炸成了一团团血雾。

    绿姑手指一勾一抖,一声极其尖锐的琴音突然响起,双手鼓荡阴风,不断迫开靠近自己的绣花针的厉将军闷哼一声,他的动作突然僵硬了一下。

    ‘嗤嗤’声不绝于耳,两根绣花针狠狠刺进了厉将军的眼珠,红姑武元一摧,将他眼珠炸得粉碎。十根、百根、千根,不知道多少根绣花针绵绵扎在了厉将军的身上,每一根绣花针都爆开了厉将军一团血肉,当即将他炸成了一副鲜血淋漓的骷髅架。

    “走!”绿姑一声轻喝,一马当先冲在了最前方,右手五指翻舞,琴音如雷霆轰鸣,所过之处方圆十丈内土石飞溅,无数士卒被震得翻滚倒地满口喷血。

    “给我,杀了她们!”只剩下一具血骷髅在地上抽搐的厉将军嘶吼了一声,他突然腾空飞起,除了一颗头骨悬浮在空中,其他所有骨骼都好似飞刀一般激射而出。

    惨嗥声大作,厉将军飞出的骨头接连洞穿了近千士卒的胸口,将他们击杀当场。

    被厉将军飞骨击杀的士卒身体急干瘪,所有血肉精气都被飞骨吞噬一空,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厉将军浑身骨骼飞回,重新拼凑在一起。就听‘唰唰’声不绝,新鲜的血肉经络、五脏六腑急从这些骨骼上生长了出来。

    弹指间厉将军就恢复如初,而且身上气息越的雄浑强大。

    也就是这几个呼吸的时间,绿姑带着楚天一行人已经冲出了一里多地,沿途被她琴音震倒了两千多士卒,更有数百人被红姑的绣花针打成了筛子。

    厉将军怒极,大声喊打喊杀,但是他麾下的将领也好、校尉也罢,更不要说那些普通士卒,根本没有一个人能挡住绿姑。

    就连厉将军麾下几个天品级别的高手,刚刚靠近绿姑,就被一道雷音震翻,连滚带爬的一路逃窜,好容易才避开了红姑接踵而来的绣花针杀招。

    “都是一群废物!”厉将军摇了摇头,长叹了一口气。

    他一个纵身到了刚刚那具屠龙重弩前,大喝一声,将重达数千斤的床弩扛在了肩膀上。一名校尉给床弩的卡槽中填入了一颗新的灵晶,又重新装填了一颗金属弹丸。

    厉将军腾空跃起二十几丈高,他脚下一道阴云生出,托住了他的身体悬浮在半空。

    他扛着屠龙重弩微微瞄了瞄,两道极细的红光锁死了绿姑的后心:“既然得不到,那就毁了吧!嘿,如花似玉的美人儿,临死前的姿容,才是真正的迷人呵!”

    一拳砸在了床弩上,就听一声闷响,拳头大小的橄榄形金属弹丸急旋转着喷出,在空气中炸开了一圈圈白色气爆,带着隐隐雷音瞬间到了绿姑身后。

    楚天在为绿姑的几位侍女抵挡四面八方袭来的箭矢,红姑在配合绿姑击杀那些拦路的士卒,几个侍女的修为最弱,她们在三人的保护下勉强能够跟上队伍。

    她们不时的前后左右的张望,警觉的向楚天等人提供敌人的动静。

    还是春杏第一时间现了激射而来的金属弹丸,她惊呼一声,横挪一步挡在了绿姑身后。

    ‘叮当’一声巨响,春杏胸前衣物被炸得粉碎,一块大狱寺的身份令牌被她放在胸前暗袋中,金属弹丸打在了坚固异常的令牌上,硬顶着令牌穿透了春杏的胸膛。

    金属弹丸凝聚在一点的冲击力被令牌分散开,无数道可怕的力道在春杏胸膛中爆开来,楚天回头的时候,正好看到春杏的整个上半身轰然炸开,鲜血洒了绿姑和其他几个侍女满身满脸。

    金属弹丸顶着那块大狱寺令牌,重重砸在了绿姑的后心上。

    绿姑身上的浅绿色长裙爆出一团柔和的光芒,稳稳的托住了金属弹丸一弹指的时间。

    ‘啪’的一声巨响,大狱寺的令牌粉碎,长裙表面的光芒碎裂,失去了大半力道的金属弹丸击穿绿光,结结实实命中了绿姑。

    绿姑的脊椎骨出‘咯’的一声响,她闷哼了一声,身体骤然向前飞出了七八丈远。她人还没有落地,已经开始大口大口的吐血,落地的时候她狼狈的向前翻滚了十几圈,一头撞在了一株大树上,头顶斗笠碎裂,露出了一张清秀绝伦、清纯犹如兰瓣露珠的俏脸。

    绿姑当场昏厥,平日里从不离手的古琴也翻滚着飞出了七八步。

    红姑声嘶力竭的叫了一声‘小妹’,无数绣花针漫天乱射,四周冲上来的百多个士卒全部面门中诊,整个头颅‘啪’的一下炸开。

    “春杏姐!绿姑!”

    楚天心头一股恨意冲了上来,一口逆血喷出,身体猛地晃了一下,一颗心简直犹如被在油锅中猛炸一样,整个人的思维都凝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