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八十三章开棺见‘鬼’(1)

第八十三章开棺见‘鬼’(1)

    楚天跟在绿姑身后,一行人绕过莽荒大营,向乢州城北面行去。?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绿姑,这不是去风雨九重关的路吧?”楚天看了看绿姑前进的方向,不由得愕然问。

    “数日前,大开棺厉将军,已经应司马太守之命,调兵前往乢州!”乢州瞬间被毁的惨状依旧在眼前浮现,绿姑的声音凭空多了几分冷厉。

    “前几日?嬴秀儿动的那一日?”楚天不由得怒骂:“未见一兵一卒,司马太守他打得是让那些豪门大族和楚氏两败俱伤,他从中取利的主意。”

    “司马太守毕竟是司马氏出身,大晋开国门阀的子弟,这手腕本领能差么?”绿姑幽幽说道:“大开棺厉将军,他的风雨九重关直属大晋太尉府所辖,司马太守一份手书,能够调动他的兵马,这本领也不小了。”

    楚天干笑了一声:“这些事情,绿姑这几天被关在嬴秀儿大营里,还能知道得清清楚楚,这本领也不小啊!”

    绿姑、红姑同时咳嗽了几声。

    过了好一会儿,红姑才没好气的骂道:“楚天,没人给你说么?你真不适合拍马屁!”

    几个侍女和楚天也是烂熟,一个名曰春杏的侍女白了楚天一眼,轻声骂道:“楚档头,你这满口胡拆,迟早挨绿姑的耳光子。绿姑是自愿留在嬴秀儿大营中探察敌情,什么叫做被关在里面哩?”

    楚天就很憨厚的笑了,他的笑声很难听,但是多少驱散了一些盘绕在大家心头的阴云。

    那惊天动地的一击啊,偌大的一个乢州城,就这么毁了。

    还有白蟒江的鱼庄,那里的渔民、水手、卖苦力的汉子,连同他们的家眷,起码也有上万人。这是和楚天朝夕相处三年有余的人,里面有多少熟人?

    一把鬼火冲天,他们也就这么,毁了!

    所以楚天憨笑,红姑轻笑,绿姑无声的微笑,几个侍女傻大姐在傻笑。大家一路说着没什么营养的话,从中随意找个词儿笑几声,就这么一路笑着,在山林中一路狂奔。

    绕过几个山口,绿姑带着一行人走出山林,来到了一条宽有两丈许的道路上。

    顺着大道向前走了没多久,一行人正在笑着,前方突然一声鼓响,数百名校刀手拎着砍刀、举着兽面盾牌,从前方路口流水一样冲了过来。

    见到楚天一行人,这些校刀手左右一分,亮出了中间大道。数十名身披铁甲的精锐甲士步伐铿锵,簇拥着一名身穿银甲,背后披着一条黑色披风的将领大步走了出来。

    “什么人,敢冲撞军阵,不要命了么?”满脸胡须的将领威风八面的向楚天等人望了一眼,指着楚天他们大声呵斥。

    在这一队兵马后面,不宽的道路被无数士卒占满,旌旗飞舞,鼓角声声,道路两侧的山林中也有大队大队的步卒在缓步前进。

    看这些士卒的数量何止数万,近似风雨九重关的主要兵力都被带了出来。

    绿姑惊讶的轻呼了一声,她快步上前了两步,脆生生的喝道:“厉将军何在?”

    大胡子将领‘嘿嘿’笑了几声,他上下瞥了一眼绿姑,回过头去向着身后的士卒放声笑道:“唉哟,邪门了嘿,咱们大将军生得那等模样,居然有这么娇滴滴的小娘儿拦路找他!”

    一众士卒纷纷大笑,连带着道路两边的丛林中都有士卒走了出来,探头探脑的向绿姑张望。

    楚天的眉头顿时一皱。

    没有上官命令,大开棺厉将军麾下的士兵居然擅自停下行军,站在路上看热闹,这按照大晋军律,这些士卒个个都是死罪!

    这位厉将军的治军,似乎不够严谨!

    而且他只是一个杂号将军,在大晋的军制中,他只是勉强摸到了高等将领的边儿,他的麾下将领,居然敢以‘大将军’来称呼他!

    要么是这胡须将领蠢,根本不明军制中的‘大将军’是何等含义,要么就是厉将军平日里嚣张惯了,在自己的部下面前,动辄以‘大将军’自居!

    楚天正在腹诽大开棺厉将军麾下的士卒素质,绿姑手一扬,一块巴掌大小的令牌脱手飞出,砸向了胡须将领的面门。

    这大胡子反应极快,一把抓住了绿姑故意用力砸过去的令牌。

    ‘哎唷’一声怪叫,绿姑丢出令牌的时候稍稍用了点力气,大胡子掌心‘嘭’的一声响,硬生生被这小小的不起眼的令牌震得向后退了好几步。

    “小娘儿!你……”大胡子怒骂一声,低头看向手中令牌,他猛地张大了嘴,呆滞了足足两个呼吸的时间,这才猛地抬起头,犹如见鬼一样看着绿姑。

    “大狱寺……巡查判官?天呢!”大胡子怪叫一声,抓着绿姑的令牌转身就跑,一路分开后面道路上的士卒,一下子就跑得不见了人影。

    过了没多少时间,道路上的士兵同时向两侧山林中退去,让开了正中一条大道。形容精悍,生了一张锥子脸,周身煞气逼人的大开棺厉将军骑着一匹高头大马,带着一大队骑兵浩浩荡荡的冲了过来。

    楚天一眼看到了脸色惨白,整个人精气神都好似被抽空的乢州太守司马追风。

    被嬴风重伤的司马追风骑在一匹战马背后,马动一步,司马追风的眉头就抽搐一下,显然他身上的伤势依旧严重。

    “大狱寺的人?”厉将军将绿姑的令牌拿在手上,上下的抛了抛。

    他狐疑的看着站在道路正中的绿姑,慢吞吞的说道:“大狱寺,可管不到咱头上。除了太尉府的命令……”

    绿姑很冰冷的打断了厉将军的话:“非常时刻,大狱寺有便宜行事之权。厉将军若是不奉我命令,我有权将你就地斩杀,你的所有亲眷族人,都将以叛逆之罪入狱!”

    厉将军呆了呆,他回头看了看身后大队大队浩浩荡荡的队伍,突然放声笑了起来。

    笑了几声,厉将军笑容一敛,举着绿姑的令牌冷喝道:“好,我遵从大人的命令。敢问大人,想要咱做什么?”

    山林内鸦雀无声,厉将军麾下所有的兵马,都在死死的盯着绿姑。

    让楚天不安的是,道路两侧的山林中,都有大队的士卒在快的运动,他们不像是在向前赶路,反而像是要将楚天一行人包围起来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