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七十八章 脱手的剑(1)

第七十八章 脱手的剑(1)

    楚天脑子里一阵轰鸣,造型古朴的石灯上,在那风之天印的一旁,悄然出现了一枚青紫色的雷印。?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一枚枚龙头凤尾神异文字凭空而生,雷印的诸多细节急变化,一道博大的信息涌入楚天灵魂,他居然直接获得了一枚雷之天印。

    掌控天地雷霆,驾驭周天雷法。

    一丝丝青紫色的电光从雷之天印中涌出,顺着楚天宽敞坚韧的经络急流动,楚天修炼出的大周天星辰剑气中,就混入了一丝灵动的雷光。

    耳边突然有风声响起,混毒依旧没有全部驱除,浑身无力只能勉强奔走的荀钰拎着一块碗口大的石块跑到了楚天面前,睚眦欲裂的一石头拍了下来。

    楚天脚下狂风缭绕,身体表面更有一丝雷光闪烁,他的身法在风一样的灵动飘逸之余,又多了一份雷霆的刚猛快捷。他向后一步迈出,就听密集而细微的雷暴声响起,一道青紫色的雷光残影还留在原地,楚天已经急退出了数十丈外。

    荀钰的全力一击失去了目标,身体一个踉跄,重重撞在了楚天身体留下的雷光残影上。

    只是一条残影,上面附着了一丝微不足道的雷霆之力。雷劲轰入荀钰身体,数十条细细的雷光在荀钰身上一阵急跳动,荀钰身体剧烈的抽搐着,满头长一根根的笔直竖起。

    乢山书院的门人们顿时乱了,数千人齐声高呼谩骂,在数十名书院学士、博士的带领下,他们纷纷从地上捡起石块、土疙瘩,一个个亡命的向楚天冲了过来。

    “杀人凶手,杀人偿命!”

    “岂有此理,光天化日之下,焉敢谋杀我乢山书院学士!”

    “诸同门,同来,同来,一并击杀此獠,为周学士报仇!”

    被雷劲电得七荤八素的荀钰更是振臂高呼:“乢山书院的儿郎们,起来,诛杀此獠,为流云学士报仇雪恨!”

    荀钰恨啊,他身边的十几个追随他从大晋京城前来乢州,在这荒僻之州建立乢山书院,耗费十年苦功教书育人、囤积人脉关系的学士、博士恨啊!

    他们白鹭书院的诸多筹划,其中最紧要的关节就是周流云。

    今日周流云被楚天击杀,被杀死的不仅仅是周流云一个人,更是重创了白鹭书院建立新州、扩张书院势力,更借此拉拢大晋豪门,增加对大晋影响力的庞大计划!

    荀钰疯魔了。

    被自己最爱的小妾商雁儿出卖。

    被来自莽荒部落的野人们算计。

    被囚禁在野人的大营不得自由。

    这些日子生的事情,一件件的浮上心头,犹如毒液,烧得荀钰五脏六腑剧痛难当,烧得他六神无主、真个如疯如魔!

    数千书院门人同样陷入了疯魔状态。这些日子生的一切,老于世故的荀钰等人都承受不了,何况是年龄幼稚、未经过什么风波险阻的他们?

    经荀钰一声召唤,数千书院门人犹如洪水一样冲向了楚天,一个个面孔扭曲,好似恨不得将楚天撕碎了、嚼碎了,将他生生分食下去。

    楚天向后急退,再退,一直退,最终他退到了嬴秀儿附近。

    嬴秀儿冷哼了一声,她手一摆,苍龙脱壳图在她身后一旋,平地一股黑色狂飙‘呼啦啦’冲起来十几丈高,好似一堵墙壁向荀钰等人碾压了过去。

    数千书院门人被狂飙卷起,一个个扎手扎脚的飞了起来,被重重的摔飞了数十丈外,好些人摔断了手脚,痛得缩在地上大哭惨嚎。

    嬴秀儿冷声道:“不要忘了,这里做主的,是我,不是你们!再敢妄动……兽栏里的豹子们,这些天似乎肉食正有些不够。”

    荀钰等人吃了苦头,这才突然醒悟,他们的性命,还有书院中好些门人弟子的族人的性命,都掌握在嬴秀儿的手中。

    莽荒遗族有什么不敢干的?嬴秀儿一声令下,他们真敢屠光了在场的所有人!

    嬴秀儿只要掌握了三州之地各大家族的脑,就能号令他们的私军去攻打楚家堡。此时此刻,反而是乢山书院的这些书生,真正是对嬴秀儿没有一点儿用处!

    莽荒遗族有自己的文明传承,难不成他们还会请乢山书院的书生去给他们的族人教书?

    荀钰垂头丧气的站起身来,呆呆的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周流云尸身,苦着脸向嬴秀儿深深的拜了下去:“嬴少主,流云学士毕竟是我白鹭书院之人,还请嬴少主,赐他一具上好的棺木罢!”

    嬴秀儿摆了摆手,商雲、商霊等族老带着大群莽荒战士一拥而上,将这些哭天喊地的书院门人驱赶回了他们的营地中。至于周流云的后事,自然有荀钰等人操办。

    “说吧,你有什么消息要告诉我?”嬴秀儿把玩着天鬼教的令牌,看着楚天说道:“如果你的消息能够让我满意,那么,你现在就能带着绿姑和红姑等人离开。”

    楚天组织了一下语言,将紫萧生告诉他的,关于天鬼教的所有消息和盘托出。

    嬴秀儿和一众莽荒族老的眼角剧烈的跳动了一下,嬴秀儿站起身来,向着这几日面积在不断扩张的大营望了过去:“也就是说,在被我控制的那些豪门大族的私军当中,甚至是在楚氏的那些矿奴当中,都有数量不详的天鬼教徒?”

    摇了摇头,嬴秀儿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就是有,又如何?我只是送他们去攻打楚家堡。天鬼教,有点意思,但是对我们的威胁不大。”

    楚天看看自信满满的嬴秀儿,冷声道:“那么,这个消息又如何?你们莽荒遗族的吕氏一族,勾结异族,以莽荒遗族出兵攻打大晋为条件,换取异族帮吕氏一族屠光你嬴氏皇族!”

    嬴秀儿呆了呆,俏脸一阵惨白。

    围在四周的莽荒族老中,四名长得有六七分相似的族老突然齐声怒喝:“胡说八道,满口胡柴!少主,这厮不是好人,他是故意挑拨我吕氏和皇族的关系,其心可诛!”

    一声大喝,一位腰间佩剑的族老一步到了楚天面前,腰间长剑无声出鞘,随后骤然出一声刺耳的雷霆声,带着一缕刺目的雷光疾刺楚天小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