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七十七章 掠夺雷种(1)

第七十七章 掠夺雷种(1)

    大营,中军帐内。?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足够容纳数百人议事的大帐内,四周环绕着一圈儿红底黑龙纹的盾牌,两面巨大的黑龙踏波旗从帐顶垂下,正中一张用九条黑龙浮雕装饰的宝座上,一夜未睡、憔悴异常的嬴秀儿双手揉搓着太阳穴,不动声色的看着楚天。

    过三十位莽荒族老簇拥在嬴秀儿身边,很是警惕的盯着楚天。

    刚刚楚天一道剑气斩破嬴风手中秘宝长剑,莽荒族老们可都看在眼里。那一道青翠欲滴却又威力可怖的剑气,依稀还在他们视野中闪烁。

    帐篷就这么大,楚天距离嬴秀儿不到三丈远,若是他暴起难,谁知道会生什么?

    相对于危险的楚天,坐在楚天对面的一张大椅上,和楚天相距五丈远的周流云则是完全无害。他体内的混毒还没完全驱除,除了说话行走,周流云什么都不能做。

    当然,周流云还能目光凶狠的盯着楚天,盯着这个让他一次次丢人现眼的‘下等之人’。

    众目睽睽下,楚天端端正正的坐在椅子上,端着嬴秀儿侍女奉上的香茶仔细端详。过了半晌,楚天长叹一声,将茶盏放在了手边。

    “茶很香,水很好,奈何不敢入口。周学士何等风流潇洒的人物,一片鱼肉就被放倒了,如今只能任人宰割。呵呵!”楚天向周流云笑了几声,羞得他面红耳赤,气得他双目突出。

    嬴秀儿好似没听出楚天言语中的讽刺之意,她温和的笑道:“我大秦先祖有言,沙场厮杀,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任何法子,只要能击杀敌人,就是好法子。”

    ‘嗤嗤’一笑,嬴秀儿妙眸向楚天手边的茶盏看了一眼:“楚档头没喝茶,这就对了,里面混了一滴百香蛇的涎液,若是楚档头喝下去了,我也就不用烦恼楚档头带来的麻烦了。”

    楚天下意识的看了看手边茶盏,笑道:“幸好没喝,我这人一向小心谨慎。唔,少主觉得我的提议如何?我用几件少主肯定感兴趣的机密,换周流云的性命,以及带几个人走。”

    嬴秀儿把玩着商雲递给她的天鬼教令牌,陷入了沉思一言不。

    楚天看着嬴秀儿手中的令牌,同样一声不吭。

    过了好一阵子,将近有一刻钟,嬴秀儿才沉声说道:“我对周流云周学士,还是寄托重望的。在我本来的计划中,周学士的地位无法取代。”

    “大晋三十二家豪门的联军,加上乢州、岷州、邙州三州之地各大家族的私军队伍,用他们攻破楚家堡,为我十八年前冤屈而死的阿爹、阿娘复仇后,周学士会上奏大晋天子,说……”

    楚天打断了嬴秀儿的话,接口道:“他会找一个借口,完美掩饰联军攻破楚家堡的前因后果。在少主的计划中,周学士将带领联军深入莽荒,在嬴氏的配合下,真个开辟出一个甚至多个新州的疆土。”

    “顺理成章的,周学士,还有周学士身后的白鹭书院,将成为新州疆土,甚至是乢州、岷州、邙州三州之地的太守不二人选。”楚天淡然笑道:“但是周学士的小命被少主掌握着,有他做内应,白鹭书院派来的那些太守,怕是都会成为少主的傀儡。”

    “从此,少主在不经意间,就直接掌控了大晋数州之地的大权。数州之地的人力、财力、物力,甚至是这几州的军力,都将成为少主的囊中之物。”

    楚天细细说来,嬴秀儿的脸色变得极其精彩。

    周流云脸色羞红的看着楚天,他咬着牙,双手紧握。关于嬴秀儿对自己的算计,周流云思忖许久,多少也琢磨出了一丝清晰的脉络。

    但是楚天信口说来,将他思索了好几天才琢磨出来的算计轻松说破,这让周流云凭空生出了巨大的挫折感——楚天区区市井俗人,他怎么可能拥有和自己相当的‘智慧’?

    嬴秀儿深深的看了楚天一眼,她悠悠笑道:“楚档头既然都说得这么明白了,那么可否告诉秀儿,为什么秀儿要将如此重要的一颗棋子交给楚档头呢?”

    “为了……”楚天抬起头来,看着帐顶那条张牙舞爪的黑龙图腾,突然带着一丝不正经的笑说道:“为了这一方世界的芸芸众生,为了这一方世界的太平祥和,为了和平,为了爱,为了真、善、美!嘿,少主信不信?”

    嬴秀儿和一众莽荒族老目瞪口呆的看着楚天,他说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不等嬴秀儿开口问,楚天骤然站起身来。

    商雲等族老立刻紧张的上前了几步,好几个族老的手掌中有火光雷霆奔涌,早已经准备妥当的秘术顺势待,只要楚天再敢有丝毫异动,这些起码天君以上修为的族老,会毫不犹豫的联手攻击,将楚天打得粉身碎骨。

    楚天收起不正经的笑容,很严肃的看着嬴秀儿:“其实,我有十成十的把握,在少主的大营中暗杀周流云。不仅是他,整个乢山书院上下,对我有敌意的人,我若是想要杀他们,早在少主到来之前,我就可以下手。”

    嬴秀儿想起了莫名出现在她帐篷中的山鼠,认可的点了点头。

    周流云则是讥嘲的看着楚天,轻轻的一甩袖子哼了一声。在他看来,楚天简直是大言不惭,若非他现在浑身无力动弹不得,他一定要好好教训楚天一顿。

    “但是我没有下手,而是选择面见少主做一个交换。其一,我想要和少主结一份交情!”楚天目光炯炯的看着嬴秀儿:“少主手段,让人惊叹敬畏,楚天想要和少主做朋友,而不想因为我暗杀了周流云这一老匹夫,反而让我们成了敌人!”

    周流云气得一跃而起,他指着楚天厉声喝道:“下贱厮,你说谁是老匹夫?”

    嬴秀儿冷哼一声,苍龙脱壳图一抖,一道狂飙平地卷起,将浑身无力的周流云掀了个跟头重重摔在地上。周流云痛呼一声,趴在地上半天动弹不得。

    嬴秀儿看着楚天沉声道:“其二呢?”

    楚天叹了一口气,他看着嬴秀儿沉声道:“六道血祭,还是从少主这里得知的。但是少主可否知晓,那五道的道种,已经鱼贯破空而来。”

    楚天周身散出让人心悸的寒意,他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就在几个时辰前,我亲眼见到灵道道种大日千军、大夜破军,亲眼见到鬼道道种阴呦呦,更和妖道道种虎妖虎啸天交手!”

    嬴秀儿脸色骤然惨白,一下子跳了起来,一众莽荒族老更是一阵慌乱,好几个人甚至惊呼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