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七十六章 正式拜见(2)

第七十六章 正式拜见(2)

    虎大力、黑蛇藏在一旁没现身,楚天刚刚出现在大营门口,刺耳的唿哨声接连响起,数十名骑着斑斓大豹子的莽荒战士策骑狂奔,笔直的向楚天撞来。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距离楚天还有数十丈远,三名莽荒战士手一挥,三根纯钢锻造的标枪呼啸着投掷了过来,径直刺向了楚天胸膛要害。

    楚天右手一挥,他指尖一道青色剑气吐出一尺多长,三根手腕粗细的标枪被剑气一卷,就听‘嗤嗤’声不断,就和切黄瓜一样,三根长有六尺多的标枪被切成了一片片极薄的钢片,纷纷扬扬的落在了地上。

    楚天手指一收,惊喜无比的看向了右手臂上附着的青色龙形纹身。

    青蛟剑附着在手臂上,不需要将他召唤出来,楚天祖传大周天星辰剑气修成的剑芒流过纹身所在的经络,就骤然提纯、凝炼了数倍,剑气威力比以前楚天手持青蛟剑时,直接用青蛟剑的剑锋攻击威力还要大了一倍有余。

    剑气威力堪比原本的剑锋实体攻击!

    青蛟剑原本就是古秦戮天秘阁流传下来的秘宝,威力绝强;经过紫萧生的一番看似简单的加工后,青蛟剑更被提升到了一种神乎其神、玄而又玄的地步。

    起码现在的楚天已经弄不清青蛟剑究竟强悍到了什么程度。

    ‘哈哈’一声大笑,楚天大踏步向神色难看的莽荒战士们迎了上去:“诸位,还请通报一声,就说楚天想要求见贵族少主嬴秀儿。”

    数十位莽荒战士无声的吐了一口粗气,他们已经策骑狂奔到了楚天面前,一柄柄加重加长,专门用来骑战的八面剑带起道道寒光,狠狠向楚天周身劈下。

    楚天一声长啸,他举起右手,五指剧烈弹动,体内剑芒出‘嗡嗡’轻鸣,不断涌入右手臂上的青蛟剑,经过青蛟剑的增幅加强后,化为一道道青翠欲滴,犹如青色宝石的剑气呼啸着从他手中冲出。

    “剑狱屠!”数十道青色剑气倒卷而下,化为一个直径丈八的半球剑狱,将楚天环绕在内。

    一柄柄八面剑划过剑狱,一道道青色剑气纵横撕扯,千锻精钢打造的八面剑犹如豆腐干一般,被青色剑气轻松斩断。

    数十名莽荒战士只觉手一轻,手上就只剩下了一个光秃秃的剑柄。

    组成剑狱的青色剑气骤然向外一吐,‘嗤嗤’声不绝于耳,数十个莽荒战士头皮一寒,他们满头长被楚天剑气瞬间切断,无数丝随风飘舞,莽荒战士们光着头策骑冲过楚天身边,一个个胆战心惊继续策骑狂奔,甚至不敢回头看楚天一眼。

    “好!”一声长啸从大营内传来,当日追杀得司马追风狼狈不堪的嬴风拖着一柄特大的八面剑,披挂着重甲,大踏步的冲出了营门。

    “楚天,你是自寻死路!周流云那厮,非要见到你的人头,才肯和我们乖乖合作!”嬴风放声大笑:“虽然那等酸书生没什么鸟用,但是少主既然颁了追杀令,你还是死罢!”

    嬴风几个跨步冲出近百丈远,瞬间到了楚天面前,双手握剑一个当头猛劈,一道寒光拉出十几丈长,几乎将楚天的身体整个笼罩在内。

    “更该死的是,你不该挟持雁儿妹妹!”嬴风挥剑的时候,他的眼珠在喷火。

    “更该死的是,你们不该牺牲女人,无论是多高尚或者神圣的借口,你们不该让一个娇滴滴的大姑娘,去陪一个足以做她祖爷爷的糟老头子睡觉!”楚天大喝道:“你们还有脸,提起商雁儿么?”

    体内剑气经过青蛟剑的加成,完全蜕变成了另外一种迥异的力量。

    一道青翠娇艳,宛如宝石一样晶莹剔透的剑气从楚天掌心喷出一丈多远,带着刺耳的剑鸣声荡起一道青色弧光,和嬴风手中宝剑硬碰了一记。

    ‘嗤啦’一声巨响,嬴风手中特大号的八面剑溅起一长溜火星,剑锋上无数的符文闪过,嬴风突然心痛异常的大吼一声,拖着长剑向后跳出了三步,面孔抽搐的举起长剑仔细打量。

    楚天的剑气,居然硬生生在嬴风的秘宝长剑上,切开了一条长有三尺,几乎将长剑洞穿的裂痕。无数细小的火光不断从裂痕中喷出,这柄威力极大的秘宝长剑,显然是废掉了。

    “你,你,你!”嬴风又惊又骇,又是愤怒,又是羞愧的看着楚天。

    他没看错啊,楚天掌心吐出的是一道剑气,只是一道剑气,他并没有手持任何神兵利器。他的这柄八面剑,可是品级极高的秘宝,是嬴氏的大宗师采集五金精华用古秦秘法锻造而成,坚固异常、无坚不摧,断金碎玉只是寻常。

    楚天一道剑气能够直接将它毁掉,他莫非是天尊巅峰的高手?

    ‘咚咚咚’三声鼓声传来,商雲、商霊等几位莽荒族老从大营内快步走出,他们看了一眼面皮红白不定的嬴风,商雲厉声喝道:“楚天?你居然敢来这里?好胆量,好,好,进来吧,少主下令要见你!”

    楚天‘呵呵’一笑,擦着嬴风的身体大步走过。

    他来到商雲等人面前,商雲压低了声音,急促的喝道:“你来此作甚?少主颁了对你的追杀令还没取消……昨夜承情,你告诉了我等这么多秘密,少主对你并无杀意。但是你现在堂而皇之的出现,你是逼着我们杀你!”

    楚天微微低头,同样压低了声音:“我来这里,用一个消息,换走几个人。至于周流云,呵呵,也该做一个了断了。堂堂白鹭书院的学士,这么死缠烂打的,也很烦人啊!”

    商雲苦笑着摇头,他看着楚天冷笑道:“周流云是少主手中极重要的棋子,楚天,你凭什么认为,你的价值会胜过周流云?会让少主作出有利于你的决断?”

    楚天掏出了天鬼教的令牌,向商雲晃了晃。

    他慢悠悠的说道:“关系着你们嬴氏一族生死存亡的大事,够不够呢?周流云只是你们把玩的棋子,不管你们想要在他身上做多少文章,比得上你们自家的生死么?”

    商雲呆了呆,他咬咬牙,伸手向大营内一指。

    “既然如此,楚档头好胆气。请,请,请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