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六十九章 道种(2)

第六十九章 道种(2)

    楚家堡内,楚颉四仰八叉的躺在一张墨玉雕成的靠椅上,有气无力的哼哼着。

    “诸位供奉呵,这离午饭还差一阵子呢,我这喝药都喝饱了。”

    “看看我这肚子,一摇晃里面全都‘哗啦啦’响,可结果呢?”

    “唉哟,不容易啊,终于能让我开口说话了,但是我这浑身瘫软,想搂着几个小侍女快活快活都软塔塔的,你们赶紧想办法啊?”

    楚颉翻着白眼,躺在靠椅上强忍着心头火气,很是不客气的抱怨着。

    “祖父大人闭关不出,父亲大人在淮王身边效力,诸位供奉呵,我楚颉平日里对大家不薄啊。好吃好喝好娘儿伺候着,你们可别故意整治我!”

    一个形容枯槁,生得好似扒皮后的老猴子的楚氏供奉端着一海碗黑漆漆、还在不断冒着水泡的汤药走了过来。他将海碗凑到楚颉嘴边,‘嘿嘿’笑着。

    “少主,忍一忍,再试试这一剂六龙回阳汤!”

    “少主憋闷,我们知道,这躺在这里都两天功夫了,能不憋闷么?”

    “可是少主呵,这些莽荒蛮子,他们用的是‘混毒’的手段,金鳞大鲤鱼只是药引子,他们是用了一种或者数种对‘蛟龙血脉’有极大克制作用的秘药,精心调制出的混毒哪。”

    “换成旁人,我们用霸道点的法子解毒,三两下也就能把这混毒给测出来。”

    “可是少主您多金贵的人哪?咱们可不敢对您用虎狼之药!还请少主再忍一忍,最多还有一百一十二剂解药,怎么着我们都要让少主您行动如初,更兼龙精虎猛才是。”

    楚颉翻了个白眼,无奈的长叹了一声,很努力的勉强张开了嘴。

    一海碗足足一斤半的汤药灌进了肚子里,楚颉猛地打了个饱嗝儿,一股药水从他嘴角渗了出来,枯槁老供奉急忙叫了起来:“唉哟,可不能吐了,这药配起来可麻烦哩。堵上,拿东西给少主嘴巴堵上!”

    两个侍女急忙围了上来,用一根雕琢精美的玉塞子,牢牢堵住了楚颉的嘴。

    楚颉‘呜呜’哼哼了几声,恼怒异常的瞪着老供奉,屋子里的一众楚氏供奉就当没看到楚颉凶巴巴的眼神,围在一起仔细的探讨起来。

    “六龙回阳汤也无效?如此看来,就不会是‘六桜散气草’为主配成的那十二种混毒。”

    “浑身瘫软无力,也有可能是‘三花三草斩龙毒’的效果,要不,配一剂‘三阴三阳夺魂膏’给少主服下?这夺魂膏药力霸道,服下后肠胃剧痛如刀绞,却有清洗肠胃、驱散体内杂质余毒的奇效,正好给少主调理一下身体,如何?”

    一众供奉相互望了一眼,轻轻的点了点头。

    楚颉的脸色骤然变得惨白一片!

    腹痛如绞也就罢了,所谓的清洗肠胃,驱散体内杂质和余毒,不就是腹泻么?

    此刻他一根手指头都动弹不得,真个腹泻的话,那才叫一个难看!他想要扭动身体以表示抗议,但是此刻他浑身瘫软,哪里还动弹得?

    很快,楚颉养病的屋子就被一股刺鼻的药气充盈,一群供奉取了材料,开始配制药力霸道的三阴三阳夺魂膏。

    ‘嗤’的一声冷笑传来,冷笑声犹如一根细针,狠狠扎进了所有人的耳膜。

    几个楚氏供奉精通药理,是一等一的毒药宗师,但是他们自身的修为苦不甚高,这声冷笑就好像一根铁钉在他们脑浆里用力的捅了一下,痛得他们同时惨叫一声,手中的药钵‘啪’的一下摔得粉碎。

    “什么人焉敢放肆?”静静的站在屋子里墙根下的十几名侍女齐齐上前一步,纷纷拔出腰间佩剑,在楚颉身边组成了一座剑气森严的剑阵。

    这些侍女周身气息浮动,剑锋上一抹寒光闪烁,剑尖上同时有一尺长的剑芒喷出,她们伸出左手,用一种极其奇妙的方式相互握手相连,十几个侍女的气机融为一体,最前方那位侍女手中长剑突然爆出一声刺耳的鸣叫,剑尖喷出的剑芒赫然长有六尺!

    几个擅长战斗的楚氏供奉从屋子角落里闪身而出,悄无声息的围住了楚颉,肃然看向了冷笑声传来的方向。

    “剑拔弩张的,做什么呢?”一个面容绝美,周身气机冰冷可怕,面色惨白,嘴唇惨白,头皮晶莹剔透没有一根丝,通体皮肤宛如白瓷娃娃般透着一股非人冷意的少女穿着一裘白裙,赤着双足慢悠悠的走进了院子。

    几个楚氏供奉目光一凝,同时向少女的脚下望了过去。

    他们的身体同时一僵,这少女行走之时,她居然一直是离地三寸悬浮行走,白净的脚掌一尘不染,丝毫不和地面接触。

    “御气凌空,蹈虚行走……天尊之上,半圣修为!”几个楚氏供奉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这生得和白瓷娃娃一样,周身气息冰冷邪异的少女,居然是一尊修为乎寻常的可怖高手。

    ‘啵’的一声,一个侍女将楚颉嘴里的玉塞子拔了出来。

    楚颉喘了一口气,吐了一口药水出来,看着院子里的白衣少女‘嘿嘿’冷笑:“我说,是谁呢。是阴家妹子啊?啧,几年不见,你该平的地方还是平的,该鼓的地方,怎么还是平的?”

    怪笑了几声,楚颉淡淡说道:“诸位供奉,还有你们,都下去吧。这位阴家妹子,是咱青梅竹马的好朋友,嘻,差点就定娃娃亲的那种!”

    一众楚氏供奉和侍女悄步退下,阴家少女慢悠悠的走到了楚颉身边,双手揣在袖子里,冰冷无情的看着楚颉。

    楚颉也懒散的笑着,目光逐渐从阴家少女的面孔,逐渐一路向下。

    阴家少女冷哼了一声,冰冷冷的说道:“你迟早,会死在你的这张嘴上。我真不知道,鬼母怎么会看上你,挑选你成为‘道种’!”

    “我帅!”楚颉笑得很灿烂,每一根眼睫毛都好像爆米花一样炸开。

    “帅没用,没有实力,你会被其他几道的‘道种’吃得干干净净,没来由丢了我们鬼道的脸面。”阴家少女淡然道:“做好准备吧,五道精英齐出,这次莽荒遗族自己跳了出来,那些老家伙想要看看五道‘道种’的成色。”

    “规则已经定下来了,随心所欲出手……生死不论!”

    阴家少女笑得很邪异,她低下头,凑到楚颉面前轻笑道:“现在,你还有兴趣说俏皮话么?”

    楚颉的脸色变得很难看,犹如死人的那种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