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六十九章 道种(1)

第六十九章 道种(1)

    楚家堡前,杀声震天。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山岭猛犸大声嘶吼着,巨大的象牙上黄光闪耀,硕大的符文在象牙上若隐若现。随着山岭猛犸的每一声嘶吼,它们身体前方都会凭空凝现大小不一的巨石,犹如炮弹一样向着楚家堡乱打乱砸。

    暴风雨一般的巨石倾泻而下,楚家堡上空无数圈水波一样的涟漪荡漾,灰色的电芒犹如渔网在空气中急的跳动震荡,将山岭猛犸凝聚的巨石炸成一团团浓密的黄雾。

    站在山岭猛犸背上的莽荒族老们面色冷肃,嘴唇微微蠕动,不断念诵着咒语。

    不时会有一声暴雷炸响,或者是一团狂风飞出,或者是一道水缸粗细的电光激射,又或者一团团直径丈许的火球犹如飞火流星从天而降。

    莽荒族老们的秘术攻击绵绵不绝,楚家堡城墙上同样出现了一批秘术师,不断施展秘术将莽荒族老们的攻击挡了下来。

    楚家堡出动的秘术师数量只有莽荒族老的一半不到,但是借助城防结界的威力,楚家堡的秘术师们在局面上并不显弱。

    在山岭猛犸和莽荒族老的掩护下,大队大队的豪门私兵有气无力的嘶吼着,低着头、举着盾牌,小心翼翼的向楚家堡动一波一波的冲击。

    每一次这些豪门私兵都是冲到距离城墙数十丈远的地方,遭遇一波箭矢打击后,就立刻调头就走。他们逃走的度甚至比箭矢飞行的度还快,城墙上一波箭雨落下,每每只能留下三五十个伤兵,无法对他们造成更大的伤害。

    和豪门私兵们的表现迥异的,是那些不断从各处矿场赶来的矿奴。

    衣衫褴褛、遍体鳞伤的矿奴们愤怒的嘶吼着,犹如一群疯狂的野兽,在豪门私军的两翼对楚家堡动了舍生忘死的进攻。私军们进攻的时候,他们在进攻;私军们后退的时候,他们在进攻;私军们被督战队一通砍杀训斥后,重新冲上来的时候,矿奴们还在进攻。

    有进无退,浑然不顾自己的性命,矿奴们的尸体逐渐将楚家堡外的护城河堵塞、填满,逐渐的,他们能够踏着同伴的尸体,直接冲到楚家堡的城墙下。

    城外大营中,嬴秀儿在十几位族老、数百护卫的簇拥下,登上了一座修建在小山包上的望台,她手持一支用赤铜铸造,两端镶嵌了打磨精美水晶片的千里镜,神色轻松的眺望着楚家堡外的战局。

    “少主,伤亡太大了。”一个莽荒族老在嬴秀儿身边轻声说道:“短短两个时辰,就折损了一万多人马,这伤亡,太大了。”

    嬴秀儿许久没吭声,她身边的一众族老和护卫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小心的屏住了呼吸。

    过了许久许久,嬴秀儿放下千里镜,很轻松的说道:“伤亡太大了一些?我们的族人,可折损了一个么?”

    刚才说话的族老呆了呆,用力的摇了摇头:“我族的儿郎,并无折损一人!”

    嬴秀儿轻轻说道:“那么,继续进攻!我很好奇,环绕整个楚家堡,若般大的一座防御结界,每一时、每一刻燃烧的灵晶得有多少?他们楚家堡再财大气粗,他们能支撑这个结界全力燃烧多少天呢?”

    轻轻一笑,嬴秀儿抿了抿红润的嘴唇,轻轻笑道:“我们掌控了乢州、岷州、邙州几乎所有的头面人物,所有大家族掌握实权的大人,都在我们手中。我们可以肆意的消耗三州的人力、物力。若是集中三州之力还无法攻下楚家堡……起码,苍龙脱壳图,可以激活了吧?”

    苍龙脱壳图静静的悬浮在嬴秀儿身后,漫天风云卷动中,蜷缩成一团的苍龙散出的恐怖气息让一众族老都不由得心惊胆战。

    他们敬畏的看了一眼这张蕴藏了无穷神秘、可怕力量的莽荒圣物,纷纷低下了头。

    苍龙脱壳图,莽荒遗族的最高圣物,前朝古秦耗费整个皇朝之力锻造而出的戮天秘宝。只有嬴氏最纯正的血脉,才掌握了苍龙脱壳图真正的秘密。

    嬴秀儿微微抬起头来,看着蔚蓝色的天空轻声笑道:“十八年前,我的阿爹、阿娘,他们得有多天真,才会带着我族圣物离开十万莽荒,来到乢州和楚氏的人会面?”

    “他们怎能如此的天真,真以为献上苍龙脱壳图,献上十万莽荒的所有子民,就能让大晋接受我等遗族的存在,和我们水乳交融,将大家的力量融为一体?”

    “大晋于我大秦,他们是叛逆,他们是彻头彻尾的叛徒。若非他们的背叛,大秦怎会如此急的衰亡?阿爹、阿娘他们怎会天真到相信叛逆的后裔?”嬴秀儿轻轻叹息道:“看看,看看,结果如何?阿爹、他娘他们,还有我嬴氏最精华的一批族人……”

    一旁的莽荒族老们低下了头,更有莽荒族老的眼珠都变红了。

    十八年前,当时的嬴氏少族长,也就是嬴秀儿的父亲一时错误的决定,差点颠覆了整个嬴氏。十八年前的恶劣后果,一直到今天还余波绵延,极大的影响了嬴氏在莽荒遗族中的权势和地位。

    幸好,十八年前的少族长离开莽荒送死的时候,将刚刚出生的嬴秀儿留在了族中。

    天资聪颖的嬴秀儿不负众望,小小年纪就展示出了人的才智和谋划,硬生生稳住了嬴氏的局面。这是嬴氏的中兴之主啊,或许,嬴氏的希望就在嬴秀儿的身上。

    十几个族老神色复杂的看着嬴秀儿。

    只可惜,若是嬴秀儿是男儿身,那就更加完美了。

    嬴秀儿两条长眉微微蹙起,有点恼怒的看了看这些目光中满含遗憾的族老。她轻哼了一声,大袖一甩就向望台的楼梯走去。

    “每天就如此攻打罢,等苍龙脱壳图吸取了足够的血祭之力……”

    嬴秀儿留下了半截话没说,她嘴唇微微蠕动,用极其细微的声音自言自语:“苍龙脱壳图的作用,是让人成为道种。‘道种’,什么意思?苍龙脱壳图并非完全由大秦铸造而成,他来历莫测,他的胚胎来自于比大秦更加古老的‘古夏’……‘道种’一词,也是从那时候留下。”

    山风吹来,将嬴秀儿的自言自语吹得支离破碎,除了她自己,再无人听清。

    “绿姑姐姐,我来找你学琴了。嘻,我真没有弹琴的天分么?不如,我们再试几天?反正现在乢州城兵荒马乱的,你回去清流小筑也不安全哩!”

    走下望台,嬴秀儿大声笑着走向一座单独架设的帐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