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六十七章 折翼(2)

第六十七章 折翼(2)

    黑衣青年循着银色毫毛指引的方向狂奔,逐渐的,他脱离了十万莽荒的范围,来到了外围的山林。? 八?一中文? W≤W≤W≤.≤8=1≈Z≈W≠.≥COM银色毫毛一路疾飞,指引着他向楚家堡的方向狂奔而来。

    一边奔跑,他一边大口吐血。

    好几次,龙袍青年和他麾下的百多名精悍下属已经追上了黑衣青年,却都被他用各种精巧却又歹毒的小玩意逼退。

    其中一次,黑衣青年就抖手打出了两颗黑椒鬼菇,呛得十几个措手不及的龙纹面具男嘶声惨嚎、大口吐血,逼得他们脱离了追杀的行列。

    后方传来龙袍青年阴恻恻的声音:“跑,继续跑,我看你还有多少血可以吐,还有多少精血可以烧!”

    黑衣青年惨笑几声,奋起最后一点力气向前猛扑,他已经听到了不远处一个粗豪有力的声音,这声音有点熟悉,黑衣青年眼里闪过一抹惊喜,他腾空而起,小腿后的两枚黑色羽毛制成的符箓骤然燃耗起来,化为一片黑云托着他离地七八丈高飞出了山林。

    “妞,看看大力哥的这大胳膊、大腿儿,还有这雄壮的腰身!”虎大力雄赳赳、气昂昂的看着目瞪口呆的虎妖少女,大咧咧的将自己腰间缠着的兽皮一把扯了下来。

    腰身用力的向前挺了挺,虎大力大声笑道:“还有,大力哥的这么粗壮的……”

    话没能说完,一条黑影从斜刺里的山林飞出,‘咚’的一声重重摔在了地上。

    一抹银光一闪,山林中一直飞在黑衣青年面前,为他指引道路方向的银色毫毛带起一道流光,急飞到了鼠爷面前,静静的燃烧成了一团白色的轻烟。

    鼠爷呆了呆,猛地一跃而起:“难怪鼠爷觉得心血不宁,是哪个崽子出事了?”

    虎大力歪过头,看着倒在地上挣扎的黑衣青年,他有点懵懂的问道:“老黑,你看看,是不是我眼花了?这小子怎么有点眼熟呢?”

    黑蛇的身体突然一跃而起,带起一道恶风跳到了黑衣青年身后。

    龙袍青年气势汹汹的从山林中窜了出来,他还没看清外面的动静,就厉声笑道:“逃啊?继续逃?没力气了?逃到这里,你……”

    一边放声叫嚣,龙袍青年袖子里黑色绳索无声无息飞出,狠狠向黑衣青年的头顶打去。

    黑蛇恰恰飞来,粗壮有力的蛇尾狠狠一甩,和黑色绳索重重撞在一起。一声闷响,十几丈范围内土石飞溅,黑蛇沉甸甸坠落在地,龙袍青年身体一晃,打着旋儿向一旁趔趄了几步,差点就一头栽倒在地。

    龙袍青年的话没能说完,他抬起头来,愕然看着空地中的楚天一伙人。

    楚天、阿狗、阿雀也就罢了,区区十几个人,带着二十几条大狼而已,龙袍青年对楚天等人近乎视若无睹。

    虎妖兄妹两,还有数十条半妖壮汉则是让龙袍青年愣了愣神,他的眸子里突然有一抹极其诡秘的幽光闪烁。

    当龙袍青年看到那身穿白衣,青色长,面颊上还有奇异青色条纹的俊美青年时,龙袍青年嘴角微微翘起,轻轻的向白衣青年点头致意。

    白衣青年愕然看了一眼龙袍青年,突然笑了起来:“吕氏少主,真巧,又碰到了?”

    龙袍青年收起袖子里绳索,一边警惕的用眼角余光扫视黑蛇,一边双手放在胸前,用古秦礼仪向白衣青年深深的作揖行礼:“水公子,真巧,又碰到了!”

    黑衣青年飞出山林的时候,楚天猛不丁看到了黑衣青年的面庞,他的身体晃了晃,心头突然一阵刀扎一样的剧痛。无数画面突然在脑海中闪过,楚天嘶声尖叫了起来:“雀九!”

    阿狗、阿雀,还有他们身后的十几个壮汉身体同时激灵灵打了个寒战,他们同时向摔倒在地的黑衣青年看了过去。

    阿狗的身体反应总是比他的意识快了三个节奏,他一眼看到黑衣青年的面庞,已经抢在楚天和阿雀之前,大踏步的冲了出去。

    “雀老九,你咋了?”阿狗冲到了雀九身边,伸开双手想要扶起他,却被接踵而来的楚天和阿雀一人一脚将他踹飞了出去。

    雀九身上遍体鳞伤,单单胸腹之间的贯穿伤和箭孔就有十几处。

    尤其惨重的是,雀九后心被一股爆炸性的力量打伤,海碗大小的一块血肉不见了,露出来的脊椎骨已经彻底粉碎,能够透过碎骨看到他胸腔中的内脏。

    这样的伤势,被粗手笨脚的阿狗乱动一下,雀九必死无疑。

    雀九‘咳咳’干笑了几声,他艰难的抬起头来,嫣然向楚天、阿狗、阿雀一笑:“天哥,狗哥,雀哥,好久不见,能有两年了呗?”

    嘴里突然喷出大量淡红色的泡沫,雀九右手动了动,将一根细细的竹管递到了楚天面前。

    “所有的,在里面。”雀九‘嘶嘶’笑着,目光转向了一脸阴郁的阿雀:“雀哥,真后悔,当年没跟着你去偷看李寡妇洗澡。我还没见过,没见过,女人的身子哩……”

    ‘咔咔’喘了一口气,雀九没给楚天他们任何抢救的机会,脑袋重重的磕到地上,再无半点气息。他胸口那团红色木针所化的火焰熊熊燃烧起来,雀九的身体被大火包裹,迅烧成了一团灰烬。

    “雀九!不,三狗子!”楚天瞪大眼,脑子里一片空白,猛地伸手抓进了包裹在雀九身体的那团火焰上。

    高温火焰烧得楚天双手皮肉‘嗤嗤’作响,一股焦糊味迅散开来。

    阿狗、阿雀同时尖叫一声,一把抓住楚天的肩膀将他向后拖了一把。楚天的双手十指被烧得劈开肉眼,隐隐可见皮肉下的白骨。

    山风吹来,雀九所化的骨灰被风一吹,纷纷扬扬洒得满天满地都是。

    十几条壮汉大步冲了过来,他们比楚天三人的度慢了许多,堪堪见到雀九化为一团灰烬被山风吹散的场景。

    大汉们的眼珠子顿时变得通红,无论伤势沉重与否,他们纷纷咬着牙,撕开了衣襟,将手中刀死死的绑在了手掌上,摆出了一副亡命拼命的架势。

    “是,三狗子死了?”虎大力呆了呆,他丢下手中的兽皮,突然向楚天嘶吼:“三狗子,死了?”

    楚天缓缓站起身。

    他感受不到双手十指的痛,瞳孔只有针尖大小,死死的盯着龙袍青年,盯着他身后络绎从山林中走出的龙纹面具男。

    数十头通体漆黑的山豹窜出丛林,十几头巨猿耷拉着双臂,从大树上一跃而下。

    身穿白衣的水公子突然说道:“虎三儿,这位吕义吕少主,使我们的盟友。联手,杀光他们!”

    ***

    同学们,月票不能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