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六十章 楚氏狰狞(2)

第六十章 楚氏狰狞(2)

    “一次淬炼,让我的肉身力量可以举起三万多斤的山石。八一??中文 W=W≠W=.≤81ZW.COM”盘坐在山崖顶部那块形如秃鹫的大石上,远远的眺望着楚家堡方向,楚天暗自思忖着。

    “好强大、好可怕的秘法。若是这样的淬炼让我多来几次,单凭借肉身力量,我足以对抗天品高手。”楚天微微一笑,平日里感觉还有点压手的青蛟剑轻如无物的在他五指指尖翻腾着。

    “只不过,下一次淬炼,就要等到石灯中的法力生下一次蜕变的时候了。具体是什么情况,还要不断修炼、不断感悟才行。”楚天兴奋的一掌向山石拍下,他的手掌边缘一抹剑芒闪过,他的手掌犹如利剑,深深的陷入了坚硬的山石中。

    “难以想象,若是我的**力量能有十万斤、二十万斤,甚至是百万斤的话。我一剑刺出,一拳打出,能有多大的威力?”楚天摸了摸脖子上那条银色链子,祖传的小枕头已经消失了,但是他依旧挂着这条银色锁链做一个念想。

    “《大梦神典》果非凡物,这神典中的秘术传承也就罢了,这附带的神通威能都如此不可思议,真正是厉害。真不知道,这传承究竟是谁留下。”楚天深吸了一口气,体内武元在经络中欢快的流动起来。

    此刻楚天三百六十年修为的武元在他的经络中急穿行,就好像一条小溪流淌在长江黄河的河床中,对他的经络没能造成任何的压力。

    如今楚天的**基础,绝对可以和那些天品的高手相提并论,甚至尤有胜之。

    昏头昏脑的阿狗、阿雀眨巴着眼走了过来。

    鼠爷在他们身边轻快的蹦跶着,尽情的甩着黑锅:“不能怪鼠爷,是你们天哥说你们这两天辛苦了,让你们多睡一会儿养足精神!嚇,不就是给你们一人撒了点黑甜香咩?有什么大不了的?”

    “赶紧的,麻溜的,去弄几头野猪野羊过来!哎唷,你们天哥可不是个能做饭的家伙,鼠爷这还饿着呢?”

    “记住了,那猪大肠得洗扒干净点啊,一点儿猪粪都不能留下!上次是谁谁谁那个小王八蛋,那么大一块猪粪留在大肠里,哎呀,这不是坑他鼠祖宗么?”

    鼠爷趾高气扬的耀武扬威,昏天黑地不知道生了什么的阿狗、阿雀应了一声,带了十几个大汉,又急忙窜进了丛林里。

    数十里外,楚家堡南方,三十二家豪门的联军已经在绵绵起伏的丘陵中整理完毕。

    一个一个小小的千人队前后呼应,就听一声呐喊,以李氏、赵氏的私军队伍为先锋,浩浩荡荡的豪门私军犹如黑压压的潮水,向楚家堡动了进攻。

    这些豪门私军是周流云为了开辟新州、建立功业,和三十二家豪门兑换了巨量的利益,这才由那些豪门花费重金送来了乢州。所以他们装备精良,各色攻城器械一应俱全。

    前锋队伍距离楚家堡的城墙还有两百丈远,还没有进入楚氏守军的弓箭射程,就看到私军队伍身后数十架高有八丈许的投石机猛地弹动了起来。

    一颗颗人头大小,形如鹅卵,表面雕刻了精细花纹的金属炸雷被投石机高高抛出,在空中划出了一道道完美的弧线,重重砸向了楚家堡的城墙。

    炸雷飞到了楚家堡城墙上空,还不等这些炸雷落下,大片水波一样的涟漪在炸雷前出现,无数条细细的灰色电光在涟漪中急闪烁,还不等这些炸雷将内部蕴藏的恐怖威能释放出来,电光已经将炸雷本体打成了一缕缕青烟。

    偶尔有两颗炸雷还没碰到楚家堡的城防大阵,就被投石机投出的巨大力量引动了内部的机括,炸雷在距离城墙还有十几丈的地方轰然爆开,烈焰火光席卷方圆数十丈的范围。

    火光滚滚冲到了楚家堡的城墙上,大片涟漪荡起,所有火光都被涟漪挡在了外面,站在城墙上的楚氏私兵纹丝不动,就连一丝丝都没有被卷动。

    三十二家豪门的统军将领们心头一沉,如此坚固的城防,用血肉之躯攻打,得死伤多少人才能攻破楚家堡?

    但是他们的管事被人家扣押着,既然管事们下令要攻打楚家堡,那就攻打吧!

    很有一些豪门私兵将领心头泛着异样的念头,楚氏豪富,若是能打下楚家堡,尽情的纵兵劫掠一番,岂不是能卷一大笔钱?

    带着一些无法对人说的心思,大队豪门私兵冲到了楚家堡的城墙前。

    让人诧异的是,这一次楚家堡的守军并没有开弓放箭,不仅如此,就听‘咔咔’机括声响起,楚家堡城门前长长的吊桥缓缓落下,楚家堡的大门也冉冉开启,狼牙万斤闸也慢慢的拉了起来。

    “这是!”楚天猛地站了起来:“楚家堡内部出问题了?”

    鼠爷则是剧烈的抽动着鼻子,低声的咕哝着:“不对,不对,我闻到了很熟悉的味道,要人命的味道,这门,不能进啊,进去了,会死人的,会死掉很多人!这味道,越来越浓了!”

    “是阴谋么?”楚天看了鼠爷一眼:“那么,这门,不能进啊!”

    楚天低声的咕哝着,可是三十二家豪门私兵组成的联军只是在城门外略微一犹豫,就见几个私兵统领大声的嘶吼着、用力的挥动着军旗。

    一队一队身披重甲、手持铁盾的重步兵从各家豪门的私军中调集,三十二家豪门凑齐了上万重甲步兵,浩浩荡荡的向楚家堡的城门冲了过去。

    宽大的吊桥足以容纳十人并行,重甲步兵排着整齐的队伍一拥而上,顺着吊桥冲过了护城河,大踏步闯到了楚家堡的城门口。只是略微一犹豫,排在最前面的重步兵们就被后面的同伴推搡着冲进了城内。

    城内没有喊杀声,更不闻弓弦声,也不见烈焰熊熊,更不听到任何机括、陷阱动的声响。

    上万重步兵闯入楚家堡后,楚家堡内鸦雀无声,城头上的守军也都纹丝不动。

    过了一会儿,就听‘嗝’的一声,好似有人吃饱喝足后打了个饱嗝,大片残肢断臂混着血水就好似喷泉一样从楚家堡的城门口喷了出来,大片血水喷出了数百丈远,再次将护城河染红。

    吊桥冉冉拉起,满是鲜血的城门和狼牙万斤闸慢慢放下。

    门口满是血迹和残肢断臂的楚家堡静静的矗立在那里,纹丝不动,一股莫名的狰狞之气笼罩整个城堡。

    城外的三十二家豪门的联军浑身僵硬的站在原地,一个个看着鸦雀无声的楚家堡,突然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带头丢下了兵器,大队大队的私兵转身就走,哭天喊地的再次溃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