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六十章 楚氏狰狞(1)

第六十章 楚氏狰狞(1)

    《大梦神典》蕴无穷玄妙,这个‘淬’字诀,是楚天今日种下十几万梦种后,法力积攒的度突飞猛进,突然心头灵光一闪感悟得到的秘诀。? ? 八一中?文? W?W?W.81ZW.COM

    其一‘淬炼法力’,截取法力精粹,让石灯中积攒的法力变得越精纯、越纯净。

    其二‘淬炼肉身’,法力中分离的这些力量,同样是极浓厚的天地灵髓,白白的将其释放回归天地,自然是一种极大的浪费。用‘淬’字诀将其引燃,化为一团熊熊燃烧精血烈焰,自然能淬炼肉身、壮大根基。

    楚天的血气在沸腾,是真个在沸腾。

    他皮肤开始裂开,一条条细小的白色裂痕清晰可见。若是用手触摸,可以现他的体表温度比刚刚烧开的热水还要略高一等。

    白色的皮肤裂痕下不断有蒸汽升腾而起,这些蒸汽都是暗血色,充斥着刺鼻的腥臭味。

    紧接着皮肤裂痕下开始有暗红色的粘稠汁液流出,这些汁液同样腥臭难当,顺着皮肤不断滴落,迅在地上凝成了一层薄薄的污垢。

    鼠爷一骨碌的从石头上跳了起来,愕然瞪大豆大的小眼珠子盯着楚天。

    “脱胎换骨?逆转后天?哎,哎,也不对?更像是,更像是天品之上的绝代大妖,用本命妖火点燃自身本命精气,为本族的娃娃淬炼肉身、灌顶传功?”

    “这是什么秘术?怎么看上去,居然有着数十种顶级秘术融合一体联合施为的征兆?”

    楚天通体气血沸腾,体内温度还在不断升高,血肉如膏、骨髓如浆,他的骨骼、经络都被自身体内的高温烧得软化了,石灯中喷出的暗红色流光不断燃烧着融入五脏六腑、经络关节,他的**强度在一分一分的增强,经络更加宽广坚韧,穴道更加宽敞厚重,筋骨也越的坚固灵透。

    鼠爷轻哼了一声,他突然一跃而起,身体带起一道银光,还不等阿狗、阿雀他们苏醒过来,鼠爷尾巴在他们鼻头轻轻一抹,一股淡淡的草药味荡开,连带几个在远处草窝里放哨的大汉,都一并脑袋一晃,直接昏厥了过去。

    楚天的身体被一层柔和的亮光包裹。

    这层光芒厚达一寸,宛如水银一样灵动剔透。这是四面八方的天地灵髓被楚天的身体吸引着,宛如万流归虚一样不断向他的身体融入。

    天地灵髓涌来的度太快,楚天体内的精血烈焰没能来得及消化外界的天地灵髓,以至于平日里无形无迹的天地灵髓居然凝成了实体,犹如一层流水裹住了楚天。

    鼠爷上奔下窜的叫了几声,他猛地一张嘴,将前两日楚天披在身上隐匿气息的白狐皮吐了出来。

    一声奇异的咒语喷出,白狐皮突然化为一道白气膨胀开来,茫茫白气扩散开,笼罩了方圆百丈的山林,恰恰将楚天等一行人笼罩在内,隔绝了一切窥视的目光,遮挡住了一切异象。

    楚天低沉的呼吸着,一呼一吸之间的时间间隔越来越短,但是每次他呼吸时吐纳的天地灵髓却不断增加。他浑身肌肉有序的起伏着,宛如水波一样灵动,蕴藏着某种难以言喻的韵味。

    血色烈焰在他的体内翻滚,石灯的光芒大盛。

    血色烈焰燃烧天地灵髓,淬炼他的身体,他的骨骼形状,肌肉轮廓,经络分布,脏腑外形,他的身体很多细节都生着细微的调整。

    《大梦神典》宛如最高明的雕刻宗师,血色烈焰将楚天全身软化,一股莫名的力量在塑造楚天的身体,让他的身体朝着某种完美的‘至境’不断突破。

    就连楚天的五官轮廓,都在生着细微的变化。

    原本楚天只能算是有几分俊朗之气,此刻在这股莫名力量的调整下,他的容貌开始向着‘俊男’的方向转化。鼻头略高一点,鼻梁略挺一点,嘴角略微的拉长一点,嘴唇轮廓略微的棱角鲜明一点……

    这种调整极其细微,一眼能看出楚天就是楚天,但是仔细看去,所有的细节调整组合在一起,这变化就太大了。

    这只是面部轮廓的变化,他身体的变化却是更加的天翻地覆。

    ‘啪’的一声,楚天额头上一条白色的裂痕炸开,巴掌大小的一块死皮从他额头上脱落,露出了下面古铜色的光滑皮肤。一块块死皮接连从他身上脱落,一道血色火光从死皮上燃起,大片大片的死皮无声的燃烧着,化为一缕青烟融入了晨风。

    足足一刻钟后,这一轮‘淬’字诀终于完成了对楚天肉身的锻造。

    石灯中亮晶晶宛如水银的赤色法力稳定在灯盏容量三成五分的水准,楚天盘坐在石灯下的灵魂凝结了许多,已经可以清晰的看到他灵魂的五官和手脚。

    楚天缓缓睁开眼睛,他亮晶晶的瞳孔外缘,一抹赤红色的神光一闪而过。

    楚天睁开眼时,鼠爷正凑在他面前和他对着眼。猛不丁看到楚天眸子里一闪而过的赤红色神光,鼠爷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突然有一种浑身气血好似要燃烧起来的古怪错觉。

    “好可怕的秘术!”鼠爷在肚子里惊叹了一声,却是越欢喜的用长长的尾巴拍了拍楚天的面颊。

    “脱胎换骨哩?有啥子感觉么?”

    楚天一跃而起,他用力撕下身上被体内流出的粘稠浆汁弄得污秽不堪的衣衫,光着身体走到了一块足足有卧牛大小的黑色山石前。

    “鼠爷,半年前我们还测过一轮力气。”

    楚天自言自语的说道:“阿雀是我们当中身法最灵巧的,却是力气最小的,他一对臂膀,只能举起三千六百斤重物。”

    “阿狗身法最缓慢,但是蛮力最大,他一双臂膀,可以举起两万八千斤的巨石。”

    “我身法灵动快捷远不如阿雀,浑身力气也不如阿狗。原本我的度只有阿雀的四成,我双臂的力量则是只有阿狗的三成,我大概能举起八千六百斤的重物。”

    “这块山石,加上泥土中的重量,怕不是能有两万斤?”

    楚天双手抓住卧牛石的两个棱角,双臂微微一力,他并没有感觉到太过于吃力,地面微微一晃,大片泥土裂开,一块足足有四头牯牛大小的山石被他一把拔了起来,高高举过头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