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五十九章 十万迷梦(2)

第五十九章 十万迷梦(2)

    幽风卷着楚天的灵魂,用一种可怕的高在联军大营内忙碌着。? 八一中文? W≥W≥W=.≤81ZW.COM

    一如楚天白天里琢磨的那样,那些矿奴身体白天长途奔波后,又在楚家堡城墙下耗尽了体力。好些矿奴甚至没有吃晚饭,刚刚进到大营就累倒在地,一个个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在楚氏的矿场中,这些矿奴备受折磨,他们的身体亏耗得厉害,灵魂也衰弱至极。

    正因为**亏耗、灵魂衰弱,他们的灵魂波动比起正常人更加的剧烈,他们熟睡后噩梦不断,灵魂引动的天地灵髓的数量比普通人更浓郁了数倍。

    这些天地灵髓没有一丝半点存留在他们体内,全都随着他们过分剧烈的灵魂波动又回归了天地。天地灵髓犹如一柄柄小刀,在这些矿奴的身体内穿梭而过的时候,还带走了他们本来就不多的一丝丝精气。

    所以这些矿奴越是亏耗,就噩梦越多;越是噩梦得多,他们的身体就越的虚弱。

    前后几波赶到联军大营的矿奴们,他们的身体已经陷入了极度危险的负循环中。楚天接连闯入他们的梦境,窥视他们的身体情况,这些矿奴当中好些人的身体已经陷入了崩溃的边缘。

    如果不是有‘向楚氏复仇’这个执念支撑着,这些矿奴早就一蹬腿呜呼哀哉了。

    楚天忙碌的进出这些矿奴的梦境,在他们的魂田中不断种下了梦种。根本不需要楚天再为他们营造梦境,这些矿奴的梦境清一色都是噩梦。

    他们梦到矿洞坍塌,梦到自己被楚氏的护卫砍杀,梦到楚氏的护卫驱赶恶犬撕扯他们的身体,梦到楚氏的护卫肆意的鞭挞他们、凌虐他们。

    有数万矿奴在睡梦中,他们的身体还在不断的痉挛抽搐。

    他们的灵魂波动剧烈得让楚天都为之震惊,浓郁的天地灵髓随着他们的灵魂波动翻滚而来,不断营造出形形色色变化多端的噩梦梦境,随后梦境崩塌,这些天地灵髓又从他们体内不断流逝,带走他们身体内不多的一丝丝精气。

    梦种植入了这些矿奴的魂田。

    灵魂的剧烈波动得到了有效的控制,所有的灵魂波动以及吸纳而来的天地灵髓都被梦种掌控。

    一丝丝天地灵髓开始在这些矿奴的身体内沉淀下来,逐渐和他们的血肉融为一体。那些在梦中都痉挛抽搐的身体逐渐的舒缓下来,唯有他们急旋转的眼珠,还有他们不断抽搐的面孔,证明他们的梦并不是太赏心悦目。

    “可不能涸泽而渔!”

    楚天感受着一丝丝天地灵髓在这些矿奴体内悄然沉淀,不由得笑了起来。

    若是任凭这些矿奴每天夜里噩梦连连,他们迟早会精血匮乏而死。有了楚天的梦种掌控,梦种只吸收他们的噩梦带来的九成天地灵髓,剩下的一成天地灵髓会反馈给这些矿奴。

    原本这些矿奴每天的噩梦让他们的精血只出不进,身体一日日的亏耗、匮竭。

    有了梦种调节,他们恐怖的梦境吸纳来的天地灵髓,会有一部分沉淀在他们体内,逐渐的强大他们的精神和血肉,补充他们的血气。只要他们不死在战场上,他们的身体也会逐渐的壮大、复原。

    《大梦神典》有莫测玄妙,让修炼者和被植入梦种的人互惠互利,也只是一念之间的事情。

    楚天在联军大营中快奔走,一道细微的幽风卷过营地,一念动时,他就已经为数十矿奴植入了梦种。两个时辰后,加上昨天夜里他在楚家堡植入的梦种,他已经为整整一万人植入了梦种。

    眉心神窍中的石灯光芒大盛,灯中‘灰蒙蒙’宛如雾气的‘灯油’已经蓄满,无数龙头凤尾紫箓神章从灯盏的灯火上喷出,迅融入了灯油中。

    灰茫茫的灯油骤然塌缩、凝炼,原本灰色中一点赤光冲天而起,短短几个呼吸间,灯盏中满满的灰色灯油已经塌缩到了只有原本的一成左右,色泽则是从黯淡的灰色变成了赤色。

    虽然和本体相隔数十里,楚天依旧只觉‘浑身’一震,他犹如黯淡水雾凝成的灵魂骤然清晰了一些,也更加凝固了一些。他的‘身体’四周的幽风也变强了一些,可以越轻松的卷起地上的灰尘。

    原本他只能侵入一个人的梦境,然后在他的魂田中植入梦种。

    此刻灯盏中的灯油生了奇异的变化后,楚天心头突然生出新的感悟,他悬浮在联军大营上空,双手结印轻轻一挥,就有上百个梦种犹如流星一般从他手中飞出,轻盈的落入躺在帐篷中的矿奴眉心,轻巧的植入他们魂田。

    一呼一吸之间,楚天就能凝成上百梦种。

    每凝聚一枚梦种,楚天神窍石灯中的赤色‘法力’就会消耗一层,但是上万梦种不断的反馈精纯而强大的力量汇聚回来,石灯中的赤色法力不仅没有消耗,反而一丝一丝缓慢的提升着。

    大片大片的梦种不断植下。

    不仅仅是那些远道而来疲乏到了极点的矿奴,那些三十二家豪门的士卒,岷州、邙州的州兵护卫,还有那些莽荒遗族的战士体内,都被楚天植入了梦种。

    唯有那些莽荒遗族的高层,楚天唯恐他们有什么秘法或者秘宝护身,在没有弄清自己和他们的实力差距前,楚天远远避开了这些人所在的营地,没有碰触他们分毫。

    东方露出鱼肚白的时候,楚天已经在联军大营中布下了十几万枚梦种。

    每一个呼吸间,楚天都能感受到有一缕缕精纯异常的力量不断流入体内,他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每一个呼吸间都在不断的变强。

    朝霞逐渐从东边山头涌出时,楚天急匆匆的窜回了自己本体,灵肉相合,他睁开了眼睛。

    神窍中灯火摇曳,一枚紫箓神章突然炸亮,楚天眉头一挑,欣然笑道:“原来如此!淬!”

    一声轻喝,已经涨高到灯盏六成左右的赤色法力突然沸腾起来,一缕缕暗红色的流光不断从灯展中喷出,只留下了越精纯、越晶亮,同时也在一丝丝不断降低高度的赤色法力。

    这些暗红色的流光在楚天的掌控下,不断融入他的身体各处。

    楚天浑身的筋骨、肌肉都有序的蠕动着,缓缓的将这些暗红色的流光吐纳进去。

    通体热气腾腾,气血沸腾汹涌,楚天只觉浑身精力充沛至极,比一口吞下十颗豹胎丹带给他的力量还要强盛了数倍。

    联军大营内炊烟升起,两刻钟后,‘隆隆’战鼓声响起,大队大队三十二家豪门的私军走出了军营,有气无力的向楚家堡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