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五十八章 疯狂的矿奴(2)

第五十八章 疯狂的矿奴(2)

    楚天用力的将嘴里的长草吐了出去,他看着数十里外乱糟糟的战场,冷笑道:“好得很,让他们先耗点力气,等白天他们打得差不多了,夜里才是我们出手的机会。八一??中文 W=W≠W=.≤81ZW.COM”

    楚天的眼睛里有一层灰色的幽光荡漾,眉心神窍中的石灯灯火突然一亮。

    这么多豪门私兵,这么多莽荒战士。

    他们白天攻打楚家堡,定然会损耗极大部分的体力和精神。到了夜里,他们定然是倒头就睡。对修炼《大梦神典》的楚天来说,他们毫无反抗之力,是最好的种入梦种的对象。

    昨天夜里,他只是在楚家堡的上千人魂田中种下了梦种,他的法力修为都增加了这么多。

    若是能够将眼前这么多人全部种下梦种!

    楚天轻轻的笑着,扭头看向了烟火冲天的乢州城。

    乢州城,已经落入了莽荒遗族手中,城内一片混乱,似乎嬴秀儿并没有派人维护治安。

    乱吧,乱吧,越乱越好,等乢州城被那些莽荒遗族糟践得差不多了,如果楚天能够带着麾下的兄弟们收回乢州城,这才能显出他们的手段、显出他们的功劳!

    “咱们,只是密探,可不是行军打仗的军队呵。这动辄几万人的大场面,我可不能让兄弟们白白冒险送死!”

    楚天回头看了看站在身后的百多条精悍汉子。

    这些杀胚,可都是和楚天一起从大狱寺的善堂中受训活下来的兄弟,这些年折损了一些,楚天不想他们轻易的折损了。

    正琢磨眼前这一片乱局的时候,楚天突然看到正西方向的山林中鸟雀腾空惊起,树林动摇,烟尘冲天,隔着数十里距离,他都隐隐听到了疯狂的嚎叫声。

    楚氏的四支骑兵缓缓向远处退却,并没有进城。

    作为机动力极强的骑兵,若是进城死守,那才真是犯傻。这五千余人的骑兵留在楚家堡外,对城外的混编大军就是一个极大的威胁,犹如顶在他们后腰的匕,随时能给敌人致命一击。

    上千名骑着斑斓大豹子的莽荒战士奔驰而出,想要追上撤退中的楚氏骑兵。

    但是他们一个不谨慎,这些莽荒战士跑得距离楚家堡稍微近了一些,距离城墙不到百丈的距离,楚家堡的城墙上一声梆子响,数百架纯金属结构的重弩突然翻出,伴随着可怕的弓弦弹动声,数千犹如小枪杆的弩矢飞出,覆盖在了这些斑斓大豹子骑兵身上。

    两百多莽荒战士被长有八尺的纯钢弩矢死死的钉在了地上。

    好些莽荒战士生机顽强,被弩矢穿透了小腹、大腿、胸膛,却一时不死。他们极力的挣扎嘶吼,怒吼声、痛呼声让后方坐镇指挥进攻的莽荒族老们气得破口大骂。

    追杀楚氏骑兵的莽荒战士急忙调转坐骑返回本队,再也不愿意靠近楚家堡半步。

    他们有三十二家豪门的私兵做炮灰,他们有岷州、邙州的护卫队伍做炮灰,他们还抓住了三州这么多的头面人物,这些人家族所属的护卫、私兵都会成为他们的炮灰。

    用这些炮灰冲击楚家堡就够了,他们何必用自己族人去送死?

    战场上留下了两三千具尸体,偌大的战场一时间平静了下来。

    两千多名骑着斑斓大豹子的骑兵突然从莽荒本阵中冲出,一路呼哨着向西方那树林摇动、烟尘喧天的方向冲去。他们冲刺的度极快,一刻钟后,楚天就再也看不到他们的身影。

    混编大军开始在楚家堡南方安营扎寨,挖掘壕沟、布置大营。

    楚天站了起来,静静的看着西方那片山林。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日头一寸一寸的偏向西方。当金色的日光逐渐变得晕红,太阳只有半张面孔挂在西边山头上的时候,晚霞漫天,血光如水洒遍了整个大地。

    两千多莽荒骑士欢天喜地的笑着,一路吹着尖锐的口哨声回转。

    在他们身后,是密密麻麻一大片,犹如黑色潮水一样的人流。这些人一个个衣不遮体,更有好多人直接就是光着身体、拎着各色古怪的工具跟着大队狂奔。

    隔着老远的距离,楚天都能感受到这一望无边的人群上空散出的滔天怨气。

    “这是,楚氏的矿奴!”站在楚天所在的大石下面,同样眯着眼向远处眺望的阿雀突然说道。

    阿雀拥有异类血脉,他的一对儿眼睛视力惊人。隔着数十里距离,天气晴朗、空气无尘的情况下,楚天只能看到楚家堡南方丘陵地带的大致动静。

    但是阿雀却能清楚的看到那片战场上的好些细节,在天气状况最理想的情况下,阿雀甚至能看清战场上那些战士大致的动作,分辨出他们模糊的五官。

    所以虽然黄昏光线暗淡,阿雀依旧能看出那些人是楚氏矿场的矿奴!

    衣不蔽体、骨瘦如柴,好些人瘦得就和骷髅鬼一样,这些人都是楚氏的矿奴。他们手中的那些金属工具,就是他们挖矿的器具。

    阿雀还看到了,好些矿奴的腰间,用草绳挂着一颗颗血肉模糊的人头!

    “楚家堡遇袭,楚颉下令抽回最近那些矿场的矿场护卫回防楚家堡,但是他忽略了那些矿场的矿奴平日里饱受折磨,那可是一座要命的火山!”

    楚天缓缓说道:“现在,火山爆了,这些矿奴,应该是楚氏在西边山里最大的那座寒铁矿的矿奴吧?”

    被那些矿奴挂在腰间的脑袋,想必就是楚氏留守矿场的那些倒霉护卫和矿场总管了!

    嘶吼声震天,隔着数十里地都能清晰听到。

    楚天看到有一队人马从莽荒本阵中迎向了这些矿奴,双方不知道说了什么,但是没两句话的功夫,那些矿奴就犹如疯魔一样鼓噪怒吼着,呼啸着向楚家堡冲了过去。

    黑压压起码有十万矿奴在冲锋!

    他们衣不蔽体、骨瘦如柴,身上毫无甲胄,手中更只有锄头、铁锹等简陋的工具。

    面对城防森严的楚家堡,疯狂的矿奴们毫无畏惧的冲了上去,他们嘶声咒骂着,问候着楚氏的十八代先祖,浩浩荡荡的冲到了楚氏的护城河旁。

    疯狂的矿奴们毫不犹豫的跳下了水流湍急的护城河,竭力的向城墙游去。

    又是一声梆子响,楚家堡的墙头上,无数的弓箭手站了起来。他们面无表情的看着下方疯狂的、一望无边的矿奴,拉开手中强弓,黑压压的箭雨倾泻而下。

    大片大片的矿奴被箭矢射穿了身体,他们枯瘦的身体根本挡不住强弓射出的箭矢,一支箭矢轻松能射穿他们三四个人的身体才会耗尽了所有的力量。

    护城河瞬间成了血色,矿奴们却毫无畏惧的,继续向楚家堡的城墙冲去。

    一**箭雨不断落下,数千名幸运的矿奴已经扑到了城墙下,攀上了护城河的河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