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五十八章 疯狂的矿奴(1)

第五十八章 疯狂的矿奴(1)

    ‘呼哈’、‘呼哈’、‘呼哈’!

    吼声如雷,直冲云霄,惊得方圆百里山林骚动,无数鸟兽乱飞奔走。八一?中?文网?  W?W?W㈠.?8?1?Z㈧W?.COM烟尘喧天,大地震荡,惨烈的煞气凝成云团,煞气中隐隐有杀阵真形涌现。

    高达千丈的悬崖犹如刀切、光滑如镜,楚天一行人站在悬崖边缘,眺望着数十里外的楚家堡。

    悬崖上寸草不生,黑漆漆的山石在阳光照耀下没有丝毫光芒闪烁,暗沉沉的让人心悸。悬崖下是一望无边的浓密黑松林,无数被战吼声惊动的飞鸟在密林上空盘旋,出让人心烦意乱的叫声。

    数十里外,密林的边缘,在西北山岭的山坡下,绵延十几里的楚家堡犹如一头怪兽匍匐在地。

    在楚家堡的南方,一片坡度缓和的丘陵地带上,大队大队的人马大声嘶吼着,扛着各色各样的攻城器械缓慢的向楚家堡行进着。

    左右两翼,是成群结队的归化土人以及莽荒战士,他们远远的坠在后面,更多的充当着督战队的角色。在中间位置,宽达十里的战线上,大晋三十二家豪族的私军士气低落的向楚家堡缓步逼近。

    两架木质的望楼车轮滚滚,缓慢的向楚家堡行进。

    两座望楼的顶部,脸色狼狈的朱桀和墨语分别站在望楼上的小平台中,浑身依旧瘫软无力的他们被身边的莽荒战士挟持着,四面八方的人都能清楚的看到他们扭曲的面孔。

    由不得两人的脸色不难看,嬴秀儿身边的莽荒族老,为了不让两位太守大人给他们添乱,居然在他们的裤裆中塞了好几条莽荒深山中最恶毒的毒蛇。

    尺许长、浑身滑腻腻冰冷冷的毒蛇在大腿根部慢悠悠的爬来爬去,和两位太守大人的身体要害亲密接触的感觉,若不是碍于身份,朱桀和墨语早就哭出来了。

    命根子被这些歹毒的爬虫咬上一口,就算及时服下解药,他们作为男人的某种功能也会彻底丧失吧?

    朱桀和墨语泪光涟涟的看着天空,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他们怎么会沦落到如此境地?

    护送两人前来乢州的岷州、邙州的州兵同样士气低落,他们混在三十二家豪族的私兵队伍中,排成了松散的散兵线,东西拉开了十里宽的战线,前后绵延数里长,慢悠悠的有气无力的向楚家堡行进。

    朱桀、墨语的心腹将领气急败坏的在这些州兵身后疯狂咆哮,用皮鞭狠狠的鞭挞这些毫无战意的州兵。

    这些将领的荣华富贵尽在两位太守大人身上,他们可不敢让两位太守出半点儿差错。

    嬴秀儿对他们说了,只要攻下楚家堡,屠灭了楚氏的所有人,就可以让朱桀、墨语安全离开。这些岷州、邙州的将领虽然不怎么相信嬴秀儿的话,但是他们能有什么办法呢?

    大军行动缓慢,尤其是这些混编的、毫无战意士气的军队,更是一个时辰都走不出两里地。

    楚天一行人站在悬崖顶部眺望的时候,眼看着混编大军距离楚家堡还有七八里地,四面八方突然有大队精悍的队伍呼啸而来。

    其中有十几支身披软甲、徒步奔走的士卒大声喊着号子,犹如一道道旋风,快来到了楚家堡城门口。楚家堡的大门敞开,这十几支总人数过五万的士卒迅的进了城。

    另外四支骑着快马,手持弯弓,总数过五千的骑兵则是往来奔走,和混编的大军保持了百丈左右的距离,弯弓‘簌簌’往来奔射,大片箭雨洒下,打得混编大军的前锋一个万人队狼狈不堪。

    箭雨肆虐,前锋李氏、赵氏两家豪门私兵组成的万人队被射杀了三五百人,射伤了千多人后,士气全无的他们一声呐喊转身就走,**千人犹如受惊的野猪一样奔逃,当即将后面的几支队伍冲得稀烂。

    左右两翼形如督战队的莽荒战士出‘哟哟’长啸声,一队骑着斑斓大豹子的骑兵呼啸而来,手中八面重剑呼啸挥舞,在混乱的溃兵中卷起了大片血雾。

    人头滚滚,惨嚎连连,更有李氏、赵氏的下层军官带着麾下士卒或者跪地求饶,或者负隅顽抗。散兵线中人仰马翻乱成了一团。

    楚氏的四支骑兵顺势冲杀,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他们有两支骑兵左右掩护,箭雨不断落下,其他两支骑兵拔出狭长弯曲的马刀,快若旋风的卷过了最后面的两支千人队。

    只是一个交错,两千多颗人头被锋利狭长的马刀劈下,大片血雾升腾,好大一片丘陵被脖颈中喷出的热血染得通红一片。

    混编的军队阵型越混乱,骑着斑斓大豹子的莽荒战士疯狂砍杀,一时半会也无法制止大队人马的乱局。

    若是李正、赵行这些豪门管事在场也就罢了,以他们的身份、威望,足以震慑这些私兵。

    奈何楚天击杀了十几个豪门管事,有两家豪门的管事被他杀了个干净,根本找不出负责的人,这两家豪门的私兵队伍算是彻底散了鸭子。

    其他的豪门管事都被嬴秀儿扣押着,负责统辖这些私军的,只是各大豪门的私军将领!

    奈何这些豪门私兵还不是真正的军队,那些私军将领在私兵心中的地位并不高,反而是平日里给他们薪水、给好处的管事们更有威严。

    兵无士气,将领无能,三十二家豪门的私军队伍看上去浩浩荡荡,实则战斗力已经趋近于零。

    混乱中,岷州、邙州的州兵在自家校尉的呵斥声中冲杀了出去,他们也没有和两支冲杀的楚氏骑兵硬碰,只是远远的用弓箭射住了阵脚。一通乱箭打下,两支楚氏私兵留下了数十名中箭坠马的战士,一路呼哨着远去。

    悬崖顶部,楚天稳稳的蹲在一块形如秃鹫的大石顶,嘴里叼着一根长草讥嘲的冷笑着。

    “听绿姑说,大晋的那些王公贵族这些年是越的风流豪奢,整日里就知道清谈欢宴,可是越来越无能的。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这些蠢货,他们把开辟一个新州当做什么?”

    “他们以为,十万莽荒是随便派一群乌合之众过来,就能轻松征服,轻松建立一个新的州治的么?”

    “十万莽荒,是会吃人的。随便乱来,是要死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