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五十七章 按兵不动(1)

第五十七章 按兵不动(1)

    紫箫生‘赖账’跑了,楚天气急站在林子里骂了好一阵子,突然沉默了下来。八一中文网  W?W?W㈠.81ZW.COM

    透过密林枝叶之间的缝隙,看着蔚蓝色的天空,楚天轻轻的哼起了《化蝶》的调子。哼唱了几句,楚天突然‘嘻嘻’一笑,犹如风车一般原地打了十几个跟头,一屁股坐在了老黄狼的背上,吓得正愣的老黄狼浑身一哆嗦,差点回头啃他一口。

    “哟呼,管他哩。我有鼠爷,我有虎爹,还有,那群凶神恶煞的糟老头子!”楚天快活的用力向天空挥出了两拳,拳风震荡空气,将大片枝桠打得纷纷坠落。

    “我还有我的兄弟,我的……红颜知己,似乎没有!不过,红姑、绿姑可以充数!好吧,我还有我的红颜知己!”楚天笑着一夹大腿,老黄狼飞快的窜了出去。

    “我本来就是一个小人物嘛,只求太太平平的过日子。几亩地,一小院,一头老牛,一个美妻是极好的,七八个美妾是可以有的,再有三五亿两黄金的身家,采菊东篱下,悠然见乢山,这日子美滋滋啊,美滋滋!”

    “忙完了绿姑的事情,找个空子劫他一笔横财,哼哼!俺开开心心过日子去!风声雨声读书声,别来烦我;家事国事天下事,关我屁事!”

    楚天龇牙咧嘴的笑着,笑得很怪异,笑得很邪恶,笑得更是很调皮。

    说实在的,我们的楚档头,他真正是一个极其容易满足的人,他的人生理想,真的是太微薄了。

    老黄狼吐着舌头在密林中快穿梭,远处隐隐传来了此起彼伏的狼啸声,老黄狼兴奋得抬起头来,轻轻出回应的长啸。过了大概一盏茶时间,一头遍体灰毛的大母狼带着七八头半大不大、毛黄的狼犊子从密林中窜了出来,亲热的贴着老黄狼快步奔跑。

    几头精力充沛的狼犊子绕着老黄狼撒着欢,像狗一样的摇摆着尾巴,吐着长舌头在老黄狼身上乱舔。

    楚天笑看着老黄狼、大母狼,还有这几头狼犊子,他笑得极其温和、极其温柔,丝毫不见他杀人如割草时的狠辣、冷厉。

    “乖,今天咱爷们高兴,晚上给你们加餐。啧,得去弄几头有妖气的大家伙,让你们好好吃一顿。”

    楚天笑得灿烂,一群狼犊子似乎听懂了他的话,越欢快的绕着他奔跑起来。

    又奔走了一阵子,前方地势逐渐崎岖,山势一路向上,老黄狼为,一行攀爬上了一座陡峭的山峰,绕过半山腰的几块巨石,顺着一条易守难攻的山谷穿梭了一阵,前方一阵狼啸声传来,大咧咧傻笑的阿狗和一脸郁闷的阿雀带着近百条彪形大汉快步迎了出来。

    “天哥!”阿狗、阿雀,一众大汉纷纷向楚天叉手行礼。

    “阿狗,你这蠢狗头!”楚天弯下腰,抓起地上一根木棒,狠狠的冲着阿狗的脑袋来了一下,木棒‘梆’的一下粉碎,在阿狗的脑门上炸成了无数碎片。

    “嘿嘿!”阿狗憨憨的笑着:“知道我笨,还打脑袋,越打越蠢嘛!”

    “蠢点蠢点,也没区别了。”楚天没好气的看着阿狗:“能自己跑掉,非要被人抓起来打一顿。怎么,这次人家是威胁要剁掉你的手脚,还是要砍掉你的脑袋,你才力跑的?”

    “他们要废了我!”阿狗老老实实的对楚天说道:“天哥不是说么,这是保命的宝贝,而且胡乱使用了,被绿姑知道了不好交待来历么?被那些杂碎打两顿不痛不痒的,他们爱打就打,俺舍不得用哩!”

    阿狗拍了拍左肩,几根笔挺的黑毛正杵在那儿。

    楚天又看向了阿雀,凑到阿雀面前深深的嗅了嗅,一股精纯、浓郁的‘风云’气息扑面而来,楚天向阿雀点了点头:“也动用了?”

    阿雀一脸郁闷的指了指阿狗:“他被上千人围着呢,只顾杀得快活,哪里还记得要跑路逃命呢?没办法,丢了一堆炸雷出去,炸死炸伤了数百人,这才让他跑了出来。”

    耸耸肩膀,阿雀向远处依稀可见的黑色烟柱指了指:“天哥,乢州城,怎样了?”

    楚天丢下阿狗的这件事情,转过身看向了乢州城的方向:“怕是有大麻烦了。不管怎么样,让归化的土人在城内闹事,让力行、肉行、柴行的人一并乱了起来,城内的帮派全都趁火打劫,导致城内良民伤损惨重。司马追风这次,彻底栽了。”

    “丧土失地,嘿嘿,这个罪名足够他背一辈子的!”楚天若有所思的看着黑烟笼罩下的乢州城方向,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但是,阿狗啊,阿雀啊,这是咱们的机会啊!”

    阿狗、阿雀同时愣了愣,阿雀很坦诚的说道:“天哥,我脑子没你聪明,这些蠢货就不提了。你说的机会,是什么?”

    楚天若有所思的单手托住了下巴,用力的点了点头:“司马追风弄丢了乢州城,这可是一州的州城,这等事情,在大晋有多少年没生过了?若是我们大狱寺能够抢在大晋朝廷反应过来,抢先收回城池,这份功劳,足够绿姑升官多少级的?”

    “绿姑啊!”阿雀‘哦’了一声。

    “顺便,现在的乢州城这么乱,金银珠宝满地都是。那些作乱的家伙打家劫舍了这么多大富人家!”楚天双眼光的转过头来,向阿狗和阿雀认真的问道:“还记得虎爹说过的话么?要怎么样财最快?”

    “黑吃黑啊!”阿狗的眼珠一下子就亮了,亮得让人无法直视。

    他浑身的肌肉犹如烘烤中的面团一样快膨胀着,一根根青筋急从皮肤下隆起,一股野性的气息向四周扩散,引得山谷内的大群野狼齐齐放声长啸。

    “黑吃黑啊!鼠爷喜欢啊!”一道银光闪过,鼠爷轻盈的落在了楚天的肩膀上,他猩红色的小眼睛里闪耀着可怕的凶光:“鼠爷这几年可没白忙活,虽然楚家堡进不去,但是乢州城内其他的大户人家,谁家有什么值钱的宝贝,谁家的地窖、秘库在哪里,可都被鼠爷摸清了!”

    “财,财嘛!司马追风倒霉,我们财,这是最合情合理不过的了。”鼠爷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线,两颗白生生的大牙好生的炫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