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五十六章 围攻楚家堡(1)

第五十六章 围攻楚家堡(1)

    “身无彩蝶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紫箫生歪歪扭扭的快步疾走,带起一道紫色残影,宛如闪电闯入了乢山书院。八一?中文网  W㈠W?W㈧.?8?1㈠ZW.COM十几名身披重甲的莽荒大汉厉声呵斥,手中八面剑狠辣无比的从四面八方向紫箫生当头劈下。

    紫箫生身周一片厚重的紫气弥漫,虚空骤然塌缩,十几名莽荒大汉手中剑、身上甲胄同时崩溃粉碎,就连他们内衬的粗麻布衣都炸成了无数碎片,十几条大汉光溜溜的东倒西歪,一头撞在了一起,宛如一堆儿肉山倒在了地上。

    “美,美得很啊,这句子,怎么就这么美呢?”

    “还有那曲子,嚇,真是胡说八道,白蟒江鱼行的档头也好,大狱寺的小密探头子也好,这曲子,怎么就好似要钻进人的心里去?这曲子,是鱼档头,是密探头子能学来的?”

    紫箫生茫然的瞪大眼睛,闷着头向嬴秀儿下令安置绿姑的小楼冲去。

    四面八方无数的莽荒战士涌了出来,起码三百具杀蛟弩同时锁定了他的身形。就听一声梆子响,‘哗哗哗’弩矢如雨,从四周向他攒射了过来。

    紫气弥漫,绕着紫箫生急旋转,他身体四周的空间怪异的塌缩、扭曲,以极高的频率剧烈的震荡着,一股极其可怕的巨力从紫气中爆,纯钢锻造的弩矢纷纷粉碎,就好像面粉制成的饼干一样炸成了最细小的粉末。

    “好一个梁祝,好一曲《化蝶》,呀,怎么能有这么美的故事?”紫箫生闷头向前疾走,一边走一边叽里咕噜的说道:“怎能想到如此美妙之事?生前不能同床共枕,死后一缕儿精魄,也要化为蝴蝶,生生世世的纠缠下去!”

    “呀!怎能美得如此惊心动魄?”紫箫生眼眶里隐隐有雾气涌出,他仰天长叹道:“此情,此曲,真正是让人伤魂、伤神。这整个大晋的读书人,任你胡诌多少风花雪月的句子,竟然比不过这短短一则故事。”

    “更不要说,那些死气沉沉的行尸走肉,嚇,他们只是活着,又怎可能,怎可能创出这般美丽、动魂之词、之曲?”紫箫生的眼珠微微泛红,整个人已经近乎歇斯底里。

    他的心境宛如一轮明镜,清澈如水,可以事无巨细的倒映外界一切人心念头变化。

    他心境稳固如万年冰川,任凭世情人心变幻万千,也无法动摇他的心境一丝一毫。

    楚天的故事却好似一道开天辟地的混沌神雷,炸碎了他宛如明镜的心境,融化了他心中的万年冰川,化为滚滚潮水奔涌肆虐,令得他无数的念头、无数的情绪翻滚奔涌,让他整个人犹如疯魔,做出来的事情完全不受自己掌控。

    梁祝,梁祝!

    一颗黑色晶球悬浮在头顶,商雲连带着十几位身穿黑色长袍的莽荒族老从梅雪精神楼中闯了出来,见到横冲直撞、数百杀蛟弩都无法阻挡的紫箫生,商雲不由得高声惊呼:“天品?天师?不是!天君?不是……这么年轻的天尊?”

    黑色晶球上无数细细的电芒喷出,商雲双手一挥,他的十指突然变成了淡淡的紫色半透明,每一根手指中都好似充满了沸腾的电浆。

    一张雷电凝成的大网从商雲手中喷出,当头向紫箫生罩了下来。

    “还请天尊留步!”商雲和十几位莽荒族老齐声大吼。

    “天尊?嚇,好霸道的名字,你们知道什么样的力量,才配得上‘天尊’这个头衔么?”紫箫生双眸一翻,两行细细的清泪流出,他一手抓住了商雲放出的电网。

    雷电凝成的电网奔腾跳动,雷电本为有形无质之物,只是一道狂放的能量。

    紫箫生那宛如美玉雕成的手掌却拥有一种无法形容的瑰丽魔力,他一把抓住了电网,整个电网就好似钢铁浇铸的实物一样凝固了,被他一把抓在了手中。

    手一抖,电网剧烈的晃动,带着商雲一起飞了起来。紫箫生随手一丢,电网爆出刺耳的轰鸣声,拖着商雲狼狈的飞出去了数十丈远,一头栽倒在地半天爬不起来。

    电网猛地碎裂开,贴着地面向四周乱打乱溅,就看到无数莽荒大汉浑身抽搐着,电光在他们身上急跳动,起码有三五百大汉被电得浑身麻痹、一头栽倒在地。

    嬴秀儿在大群甲士的簇拥下从梅雪精神楼中走了出来,换了一身衣衫,显得精神了许多的周流云阴沉着脸,正站在她身边。

    猛不丁的见到紫箫生犹如直入无人之境的闯了进来,周流云不由得面色狂喜:“紫兄!”

    周流云想要叫紫箫生救他,将他从这极度尴尬、极度不利的境地中救出来。他一声紫兄刚出口,他身后的一名书院侍女手中长剑一顶,剑尖在他的后腰上轻轻一刺,一缕鲜血就流淌了下来。

    周流云苦笑,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紫箫生看都不看他一眼,径直朝着一旁的一栋小楼去了。

    四个书院侍女手持利剑,正挡在小楼的门前,见到紫箫生,四女同时怒喝‘退后’。紫箫生猛地停下了脚步,他直勾勾的盯着四个书院侍女看了许久,终于摇头叹道:“如此凶狠霸道的女人,和梁祝相比,真正是……”

    也没看清他如何动手,只是紫色影子一闪,四女手中长剑崩解,身不由己的向后飞起,紫箫生已经擦着她们的身体掠过,一头闯进了小楼中。

    绿姑静静的站在小楼窗前,原本她正在向外张望紫箫生闯入书院、和大群莽荒战士交手,直到紫箫生闯进了小楼,她这才转过身来,静静的看着紫箫生。

    “绿姑,楚天的琴艺,不是你传授的吧?”紫箫生站在绿姑面前,眼泪长流的微笑着,向她作揖行了一礼。不等绿姑开口回答,紫箫生又摇了摇头:“罢了,说话多费事啊?我自己找吧!”

    眸子里一抹迷离的幽光闪过,紫箫生轻声笑道:“绿姑,你是什么时候遇到楚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