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五十五章 讲个故事吧?(2)

第五十五章 讲个故事吧?(2)

    老黄狼气喘吁吁的狂奔着,金角龙马轻松的跟在老黄狼身边,看它轻快自若的模样,似乎老黄狼的度再加快十倍、百倍,它也能轻松的跟上。八一中文网  W?W?W㈠.81ZW.COM

    楚天轻轻抚摸老黄狼的脖颈,仔细的思索着紫箫生的话。

    “这么说,楚颉的所有念头,你也都知道?”楚天突然开口问紫箫生。

    “楚颉?当然!”紫箫生狡黠的一笑,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块紫色的玉佩,五指轻快的把玩着。

    “那么,紫兄,你能否告诉我,楚颉他……”楚天有点犹豫的开口问紫箫生。

    “嘿,嘿嘿!”紫箫生舔了舔嘴唇,很怪异的笑看着楚天:“想要从我这里知道什么,你就要用你所知道的来换。因为我看不到你的念头,所以我对你的一切都不了解。”

    微微犹豫了一会儿,紫箫生手中飞快跳动的玉佩悄然停下:“给我说个故事吧。”

    “说个让我觉得精彩的故事。”紫箫生目不转睛的看着楚天:“因为我看不到你的念头,那么,你就说一个故事,让我猜测一下你的过往,你的人生。”

    “必须是一个让我都觉得精彩的故事。”紫箫生很笃定的笑看着楚天:“不要拿那些大路货来糊弄我,因为我走遍了大晋,见识过无数的人,见识过无数的故事,你糊弄不了我。”

    “一个故事,换一个答案!”紫箫生眯着眼睛,眼如弯月,静静的看着楚天。

    楚天也看着紫箫生。

    一个故事,换一个答案?

    必须是紫箫生没听过、没见过的故事?他想要从这个故事中,猜测楚天的来历,猜测楚天的过往?

    还必须是一个精彩的故事?

    “我保证,会是一个精彩的故事。”眼看老黄狼奔跑的方向逐渐歪了,隐隐朝向了楚天等人在乢州山林中的秘密巢穴的方向,楚天就知道,阿狗和阿雀已经安然脱身。

    他呵斥了一声,让老黄狼停了下来。

    找了一颗大树,盘腿坐在了树根上,楚天一本正经的看着紫箫生:“那么,紫兄,一个故事换一个答案?”

    紫箫生急忙跳下金角龙马,很不雅的蹲在了楚天面前,目不转睛的看着他:“说吧,说吧,必须是我没听说过的,没见到过的。如果足够精彩,我就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

    紫箫生亮晶晶的眸子里充满了新奇的火焰,这是一个对一切都有着极大好奇心的年轻人。

    让人感到可怕的是,他偏偏还有这种能够看透人心的神通。强大的好奇心,加上他无所不能的看透人心的本领,这世间还有什么东西是他不知道的呢?

    香风微动,枫姨带着六条身高过丈的彪形大汉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十丈外。

    枫姨好奇的看着楚天,她一路尾随过来,自然听到了紫箫生的话。她知道紫箫生看透人心的天赋有多可怕,能够屏蔽紫箫生感知的人是多么的稀罕。

    无论重宝、气运,还是大能屏蔽命运,楚天既然和这些都不搭边,那么他是如何做到的?

    “故事,嗯,我要讲的故事,是我年幼的时候,从某个快要饿死的老乞丐那里听来的。”楚天看着一脸好奇的紫箫生,很认真的说道:“我给了他一块馒头,他就给我说了这个故事,结果他吃干馒头,没有喝水,噎死了。所以,这个故事整个天下就只有我知道了。”

    紫箫生依旧好奇的看着楚天。

    枫姨在一旁撇了撇嘴,紫箫生被楚天的胡说八道糊弄了,她可没这么容易上当!

    “话说,某个朝代,那个朝代的名字已经不可考。某年某月,那个年月日,也不可考了。”楚天深沉的说道:“在那个朝代的一个府县,有一个年轻的姑娘。”

    “对了,我这个故事的名字,叫做《梁祝》。梁,是梁山伯的梁;祝,是祝英台的祝。”楚天清了清嗓子,慢悠悠的,将《梁祝》的故事娓娓说来。

    六条彪形大汉纹丝不动,他们宛如六具僵尸一般杵在一旁,浑身上下没有任何气息波动。

    枫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紫箫生身边,目不转睛的看着楚天。

    紫箫生则是微微张开了嘴,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楚天。随着故事中的那一对儿男女的悲欢离合,紫箫生的脸色也瞬息万变,他一时面色赤红如血,一时间惨白如纸。

    楚天讲述了一会儿,突然向紫箫生问道:“可有琴?”

    紫箫生手掌一翻,一具通体用紫玉雕成,五根琴弦晶亮透明,和琴身浑然一体,楚天都认不出是什么材质的古琴就出现在他手中。

    楚天接过古琴放在膝盖上,轻轻扣动琴弦。

    随着他的故事,一曲曲或者欢快动人、或者离情迷离、或者温情脉脉、或者凄婉悲伤的琴曲悠然而出。

    听着楚天的故事,再配合楚天弹奏的琴曲,枫姨的身体微微摇晃着,隐隐有站不稳的趋势,她的面孔泛红,一双儿美丽的眼眸中已经充盈了泪水。

    紫箫生更是一下子就坐在了地上,盘着双腿,双手托着下巴,显然已经彻底沉浸在了故事和琴音交织而成的那个美妙世界中。

    “真正是……”紫箫生喃喃叹道:“包办婚姻,真是害人哩!”

    最后一道琴音戛然而止,楚天幽幽道:“就见到那两只美丽的蝴蝶飘飘飞舞,一路相伴向着天边去了。有情人终成眷属,若是生时不能同床共枕,死后一对儿精魂,总也要纠缠在一起。生生世世,千秋万世。”

    密林中静悄悄的,老黄狼蹲坐在地上,歪着脑袋静静的看着楚天。

    这条老狼只是略通人话,他完全没办法听懂楚天的故事,但并不妨碍他被楚天的琴音打动。

    老黄狼的眼眶里也是水汽迷蒙,突然咧开嘴‘呜呜’哭嚎了几声。

    枫姨眼里两行热泪滑下,她突然身体一晃,转到了一株大树后,掏出手绢用力的擦了擦脸上的泪水。

    紫箫生呆呆的坐在原地傻了许久,突然一跃而起,一把抓住了楚天的肩膀:“说,这故事就没有下半段了么?他们就化为蝴蝶,就这么,就这么成了一对儿蝴蝶飞走了?”

    楚天一翻眼,哼哼道:“没了,下面没了。喂,赶紧的,我问你答,那个楚颉他……”

    紫箫生好似没听到楚天的话,他一把抢过楚天手中的玉琴,一掌将它劈得粉碎。

    “哎,世间居然有如此黯然**之事!”紫箫生长声叹息着,突然化为一道紫影消失得无影无踪。

    枫姨、六条大汉,还有金角龙马急忙追着紫箫生去了,眨眼间林子里就剩下了楚天和老黄狼。

    “喂,紫兄!你不能赖账啊!”楚天急得一跃而起,冲着空荡荡的林子破口大骂:“你所谓的,能够看透所有人的念头,不会是吹牛吧?”

    “你,真的是吹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