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四十八章 风雨袭乢州(2)

第四十八章 风雨袭乢州(2)

    太守府的护卫头领急匆匆的带着人赶上前去,一通交涉、谩骂之后,前面挤死的货车稍微动了几下,然后又停了下来。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人太多太杂、车太多太乱,偌大的街道被堵得水泄不通,一时半会哪里疏通得了?

    更有屋檐下的大群闲汉鼓噪喧哗,一个个抚掌大笑,他们混在街上,更平添了几分拥堵。

    司马追风气急败坏的咆哮着,可是这时候他太守的威风也没什么大用。他总不至于让他的护卫在大街上把刀杀人,再说了,就算杀掉这些堵路的人,那些货车、货物你也挪不开啊!

    前面大街上堵死的货车什么的还没处理好,一大群皮肤泛黑,用黑色头巾裹着额头,鬓角插着各色羽毛的汉子又扛着各色的包裹、背着大大小小的背篓涌了上来,将司马追风后撤的道路也堵死了。

    司马追风原本还想下令绕道而行,这下他想要绕路返回太守府都没辙了。

    他恼怒的看着那些皮肤泛黑,满口俚语难懂的汉子,皱着眉头,却拿他们没什么太好的办法。

    这些人,是乢州归化的土人,他们的先祖是十万莽荒的遗族,开辟乢州的时候,他们的部落被大晋征服,他们就留在了乢州的土地上繁衍生息,自成一体。

    这些归化的土人自己建立了聚居的村镇,和外来的乢州大晋子民老死不相往来。

    他们和十万莽荒中的遗族联系紧密,他们能够安全的出入十万莽荒深山,采集各种珍稀的药草。

    经常有归化的土人成群结队的来乢州城,贩卖自己采集到的各种药草,采购各种生活物资。就连楚氏号称垄断了乢州的生药买卖,但是楚氏的好些珍稀货色,也是向这些归化的土人重金购买。

    这些土人性格彪悍、凶猛,一言不合就拔刀相向,而且他们极其抱团,一旦招惹他们一个人,就会引得他们整个村镇联手难;一旦招惹他们一个村镇,他们就会十里八乡的纠集十几个村镇的人手鼓噪闹事。

    司马追风在乢州,第一让他头痛的就是地头蛇楚氏,第二个让他头疼的,就是这个隔三差五就会闹事的土人。他在乢州任职数年,这些土人闹出的人命案子都有近百起之多,他这几年干脆就是在为这些土人擦屁股了!

    眼看着成群结队的土人扛着各色乱七八糟的山货堵住了后退的道路,浑身火热的司马追风气得直翻白眼。

    他厉声喝道:“今天又不逢朔日,不是赶集的日子,这些……乡巴佬进城做什么?啊?他们来这么多人,想要干什么呢?”

    跑到前面去开道,却无功而返的太守府护卫统领眼巴巴的跑了回来,无奈的向司马追风苦笑:“大人,都是那些外来船队惹出来的是非。”

    大晋三十二家豪族的联合舰队靠岸了,他们的大队人马正不断涌向乢州城,通往乢州城商用码头的道路,已经被他们彻底占住了。

    这些豪族行事作风极其霸道,他们占用了官道,根本不需其他人行走。有几支乢州城内的小商队想要出城去码头,结果刚刚出了城门口,就被李氏的私军打得跑了回来。

    好些乢州当地的商队就被堵在了城内出城不得,他们拥挤在大街上,自然就把路给堵死了。

    商队出不得城,乢州城力行的那些力夫、杂役就散了鸭子,他们嘻嘻哈哈的聚集在大街两侧的屋檐下闲话,司马追风看到的那些光着膀子的壮汉,都是力行的力夫、杂役。

    而这些土人么,他们是听说‘有一支极大的外来商队’来到了乢州,他们立刻兴致勃勃的招呼了十里八乡的乡亲们,带着平日里囤积下来的、舍不得出售的珍品山货来到了乢州城。

    这些土人也不蠢啊,因为楚氏垄断了乢州生药买卖的关系,他们的好些珍稀药草都卖不出高价。但是外来的商队不是楚氏这样的地头蛇,他们将这些山货送去商队里,起码能赚回数倍的利润。

    但这些土人们也没弄清所谓‘商队’的真实身份,兴致勃勃的到了乢州,一时半会找不到城外那支庞大队伍的管事的,李正、赵行等人正在乢山书院参加龙门宴呢。

    找不到出货渠道的土人一不做二不休,大队人马就涌入了乢州城。

    总而言之,今天的乢州城很热闹,各色各样的闲杂人等纷纷抛头露面,将整个乢州城挤得水泄不通,乢州城的日常彻底的乱成了一团。

    “简直是!”司马追风气得眼珠绿,他想起了自己刚刚在乢山书院受到的侮辱,他对外来的三十二家豪门,还有勾结这些豪门来到乢州的周流云已经恨到了骨子里。

    前方一条小巷口突然一片骚动,就听一声凄厉的惨嚎传来,一条身高八尺的魁伟大汉浑身是血的从巷子里冲了出来,他手里拎着一根铁杆乱打乱敲,声嘶力竭的咆哮着:“报官,报官!有人要造反,造反!”

    这大汉刚刚冲出巷子,一道寒光从他身后追来,将他从顶门到胯下一击劈成了两片!

    这寒光狠辣如斯,大汉被劈成两片后,身体还踉跄着向前跑出了十几步远,直跑到了大街正中,撞在了一架货车上,这才‘哗’的一下左右分开。

    司马追风愕然,当街杀人?

    当着他这位乢州太守杀人?

    而且,杀人的手段如此狠戾凶残,那般高大魁梧的一条汉子,居然一剑就被劈成了两片?

    还有,那大汉吼的是什么?

    ‘报官’?

    ‘造反’?

    一股寒气从司马追风脚底直冲天灵盖,他猛地站了起来,大步走出车厢站在了车辕上:“那厮,是谁?”

    太守府的护卫统领拔出佩剑,看着前面一片骚乱的街道厉声道:“乢州力行的档头,铁胳膊孙铁汉!这厮天赋异禀,虽不修武道,双臂有数万斤神力,属下一直想招揽他为太守效力的!”

    “哈,当街杀人!”司马追风听了自家下属的话,他猛地放声大笑起来:“还有人想要造反?嗯?都是谁?给本太守站出来!”

    面皮通红,敞露胸怀的司马追风摊开双手,死死盯着孙铁汉冲出来的那个巷子口。

    大街上突然一片死寂,一种莫名的怪异气氛笼罩了整条大街。

    大街两侧的好些力夫缓缓站起身,神色冷肃的看着司马追风。

    那些扛着山货包裹的土人纷纷放下手中包裹,从硕大的包裹中拔出了一柄又一柄精钢锻造的六尺八面剑。

    ‘呼哈’一声大吼,那些土人一脚将那些山货包裹踢飞,悍然在司马追风的车驾后方结成了军阵。他们双手紧握剑柄,脚步、身形气度严谨,俨然一支训练有素的精锐军队!

    ‘嗤嗤’声响中,一名身披重甲,身高过九尺的壮汉扛着一柄八尺长的特制八面剑,慢悠悠的从刚刚那巷子口走了出来。

    “木马太守?久闻大名!”重甲壮汉‘咯咯’冷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