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四十八章 风雨袭乢州(1)

第四十八章 风雨袭乢州(1)

    面色惨淡、浑身战栗的司马追风哆哆嗦嗦的走出了乢山书院,等他坐上来时的马车,下令回太守府的时候,他的心境已经平复下来,脸色平静如常,丝毫看不出他在书院内刚刚被万人所指、万人呵斥过。? ??? 八一中文 W㈧W?W?.?8㈠1?Z㈧W㈠.?C?O㈧M?

    “木马太守!”司马追风四平八稳的坐在马车里,端着一个小小茶盏轻声冷笑,清澈的眸子里一缕厉芒闪烁,周身都被一层淡淡的红光笼罩。

    高温的红光好似一层琉璃,紧紧贴在司马追风的身体表面,没有丝毫温度外泄。

    足以熔金销铁的红光,司马追风能如此精巧细致的掌控它,可见他的修为何等惊人。乢山书院那些齐声呵斥他、驱逐他的大家豪族的代表,若是见到他此刻的表现,还真不知道能有几个人有勇气开口。

    “木马太守!”车驾粼粼驶离乢山书院,司马追风回头看了一眼书院大门,手中茶盏连带茶水、茶叶同时化为一缕轻烟。

    “真将我看成了木雕泥胎的废物?我司马追风,岂能辱了我司马氏的威名?”司马追风‘咯咯’轻笑了几声,突然闭上了眼,轻声喝道:“老乌头,拿我名帖,去风雨九重关,面见‘大开棺’厉将军,让他调兵进城。”

    车驾外,骑在一头青骢马背上,身穿黑衣、身形瘦削的司马追风贴身总管老乌头微微颔,身体一晃,迎面一道清风吹来,他就好像一只大风筝冉冉飞起,在离地十几丈的空中身形骤然模糊,眨眼间不见了踪影。

    乢州乃百多年前新立之州,乢州的每一寸土地,都是乢州先民从莽荒遗族手中抢来,每一寸土壤都浸透了鲜血。

    十万莽荒无边无际,山中遗族性情彪悍、行迹诡异、极其难缠,时常有成群结队的遗族部落蛮子袭扰乢州府县,乢州建州之初,隔三差五总有新开辟的府县被遗族蛮子破城、血洗。

    经乢州先代太守奏请,大晋朝廷在乢州通往十万莽荒的要害之地,设下了九座连绵一气、遥相守望的关卡防范莽荒蛮子侵扰,九座关卡各有都尉领兵镇守,由一位杂号将军统辖被乢州子民称之为‘风雨九重关’的九座关卡。

    风雨九重关也是大晋朝廷在乢州最强大的军事存在,无论士卒数量、精锐程度、装备质量,都远司马追风麾下的州兵。

    士兵精良、战力强大,风雨九重关的驻军更直属大晋太尉府统辖,和乢州官府并无统属关系,一应粮草、军饷、辎重等等,都由太尉府直接调拨,每年直接在乢州城的商税、粮税和诸般杂税中抵扣。

    司马追风无权对风雨九重关的驻军指手画脚,但是他敢让贴身总管老乌头拿着他的名帖,而不是他的太守公文去风雨九重关调兵,可见他对风雨九重关的影响力,过了所有人的想象。

    “木马太守!”司马追风眯着眼看着车窗外的街景,笑得极其冷峭:“既然是一头木马,走不走,可就由不得你们说!你们用鞭打,用刀砍,咱一头木马,可不听你们的使唤!”

    笑了几声,司马追风手一翻,从车厢的暗格里抓出一瓶大晋甘州出产的葡萄酿,从自己腰带中取出了一颗呈现金石色泽的拇指大小‘五石丹’丢进酒瓶,用力的将酒瓶摇晃了几下。

    司马追风掌心一股热浪冲出,裹着酒瓶熏烤,加上他的用力摇晃,五石丹在葡萄酿中快溶解,一股刺鼻的浓香化为滚滚白气从瓶口喷出,他急忙一张口,将白气整个吞了下去。

    司马追风白皙的面皮骤然变得赤红一片,他憋着一口气,将融入了五石丹的葡萄酿大口喝光,脸皮就红得快要滴出血来。

    瞳孔缩成了针尖大小,司马追风腹中鸣叫如雷,五脏六腑都被五石丹的药力冲击着,很快他浑身大汗淋漓,逼得他将车驾的窗帘掀起。

    车驾高奔走,凉风闯入了车厢,吹得司马追风头、衣衫乱舞。他脱掉了身上的大袍子,扯开衣衫露出了光溜溜的胸膛,凉风吹在汗水不断滴落的胸膛上,司马追风依旧感到浑身燥热难当!

    “嘶!好霸道的药力,比以往的五石散药力更强了三倍有余!天子新招的这批丹药方士,果然有几分本领!”司马追风微微摇晃着脑袋,眼前景物开始摇晃、模糊,他莫名的‘嘿嘿’怪笑了起来。

    当今大晋天子奢求长生,丢下朝政不理,整天炼丹、服药,引得整个大晋的王公贵族、世家豪门的头面人物纷纷效仿。司马追风出身司马氏族,虽然远在乢州,但是大晋京城内最流行的各色丹药,他总能及时的弄到一份。

    “不愧是天子耗费重金炼制的丹药,妙啊!”司马追风神色迷离的笑着,他只觉腹中滚烫如火,浑身好似火烧,武元在体内急流动,比他日常修炼时度快了起码一倍。

    “得赶紧散药力,散,散!”司马追风突然从车窗探出头去,朝赶车的车夫喝道:“加,快,快,快,赶紧回府!”

    五石丹的药力霸道绝伦,想要散药力,要么是寒冬腊月赤身在雪地里奔走,要么就只能阴阳调和,用那阴阳妙理调和体内霸道至极的纯阳之气。

    车驾的度又快了几分,司马追风将脑袋露在车窗外,有几分呆萌的傻笑着,看着路边的风景。

    离开通往乢山书院的大道,拐了几个弯儿,司马追风的太守仪仗就拐到了乢州城的主干道上。司马追风脑袋探出车窗,呆呆的看着街景,他突然皱起了眉头。

    今日不知道怎的,乢州的大街上多了好些碍眼的人。

    成群结队光着膀子,手里拎着各色撬棒、绳索的大汉懒洋洋的坐在街边屋檐下,嘻嘻哈哈的说着乡野村夫特有的下流笑话。

    街边的小巷子里,好些城狐社鼠探头探脑的,一个个脸上都带着一丝阴狠奸诈的冷笑。

    更有好几支队伍拥挤在街道上,大量的货车杂乱的拥挤在一起,堵得大道水泄不通。

    急着返回太守府‘散’的司马追风被堵死在了大道上,他顿时气急败坏的叫嚷了起来:“怎么回事?怎么把路都给堵上了?让他们都给本太守滚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