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四十六章 赏鲤(2)

第四十六章 赏鲤(2)

    梅雪精神楼一楼大殿,荀钰、周流云一左一右,平坐在大殿主位。八一中文网  W?W㈠W.81ZW.COM

    无论楚颉,乃至三州太守,还是三州各大家族的代表,看到荀钰和周流云所坐位次,眼角都狠狠一跳。

    荀钰乃乢山书院的创办者,是书院山主。

    周流云只是书院的监察学士,换言之就是教导主任的角色,书院地位远不如荀钰。

    大晋以左为贵,周流云坐在荀钰左手位,两人固然平坐,身份已经分出了高下。很显然,周流云的地位,高过了年纪是他两倍有余,声望、资历也远在他之上的荀钰。

    刚刚拜入周流云门下的书院学生固然是人人雀跃鼓舞,他们背后的家族代表也是满脸笑容,一个个热情无比的看着周流云。

    朱桀‘呵呵’轻笑不断,不时不怀好意的向司马追风瞥一眼。周流云的地位越高,取代司马追风的可能就越大。朱桀用他祖先的牌位誓,如果司马追风真的被赶下了台,他一定要亲手打断司马追风所有肋骨,让他一路哭喊着趴着回去大晋京城。

    司马追风脸色阴郁,不时和墨语两人交换眼色。

    楚颉大马金刀的坐在三位太守下方,不时阴狠的向周流云扫一眼,偶尔他更气势汹汹的,向乢州的那些大家族代表投以凶狠的目光。

    除了凌卢、凌岳父子两在楚颉的目光下不时打一个哆嗦,楚颉无奈的现,曾经对他恭恭敬敬的那些乢州豪门大族的头面人物,居然敢直视他的目光,甚至隐隐带上了一丝挑衅之意!

    曾经,这些人在他面前,都和他楚氏的家奴差不多,今日他们的狗胆怎么壮了许多!

    恼怒的楚颉又狠狠的向李正、赵行等大晋豪门的管事望了过去,这些豪门大族的管事们一个个目光不屑,隐隐带着轻蔑之意看着楚颉!

    对这些大晋的豪门大族而言,楚颉只是一个乡下土财主的代表!哪怕这个土财主的财富实在是太惊人了一些,土财主的本质绝不会变!

    楚颉头顶隐隐有一层热气腾起。

    看着这些大晋豪族的管事,他真想拔剑而起,将这些人砍一个落花流水!

    但是他谨记着荀钰的警告,他绝对不敢真个在龙门宴上撕破脸。一如荀钰所言,如果楚颉今天真的敢破坏龙门宴,他就是大晋所有读书人的死敌!

    放在数百年前,大晋还是门阀世家主宰一切的时候,读书人就是一个屁!

    但是到了现在,以各大书院为代表的读书人已经成了一股不容小觑的恢弘势力,这些读书人虽然自己内部也打出脑浆子来,可是如果有人胆敢挑衅他们,这些书院会立刻联合起来,将那个人碾成粉碎!

    这些年,大晋好些世家、豪门一夜之间颠覆,就和这些崛起的书院势力脱不开关系!

    楚氏不怕单单一个白鹭书院,但是一如荀钰所说,他招惹不起大晋的读书人。

    所以楚颉平日里再桀骜不驯,他也只能用楚椫一家的脑袋威慑一下凌氏,恶心一下周流云,真个让他大打出手破坏龙门宴,楚颉还下不了这个狠心!

    更不要说,三十二个大晋豪门的联合舰队就在白蟒江商货码头上,他们的私军已经登6,已经在乢州城周边扎下了营寨。

    楚颉恶狠狠的打量着大殿中的诸多贵宾,他无奈的现,乢州本地的那些大户人家突然心中有了底气,已经不再畏惧他。岷州的那些大户人家,只要是有子弟拜入周流云门下的,他们看向自己的目光都充满了挑衅意味。

    稍微有点犹豫不决的,还是邙州的那些大户人家的代表。

    邙州太守墨语的态度暧昧,他似乎并不支持周流云的计划,所以邙州的大户人家就表现得犹犹豫豫,并没有真正死心塌地的和周流云绑在一起。

    冷笑了一声,楚颉心中已经有了主意。

    他突然听到他身边的赵行正在对李正问话:“那厮呢?难不成逃走了?”

    李正冷笑连连,咬着牙说道:“四面八方都有我们的眼线,他能跑去哪里?除非,他不要他那兄弟的命了!总而言之,今天楚天必须死!”

    楚颉眯了眯眼,楚天,他记起了这个名字。

    龙门宴也好,这两天的风波也好,不都是凌岳为了算计这个楚天弄出来的麻烦?

    楚颉目光闪烁,在司马追风和凌岳之间看了几眼,他突然一把抓碎了手中的茶盏,该死的,杀了宫白露的那个天品高手究竟是谁?

    难不成,是这些来自大晋京城的豪门下手了?

    楚颉激灵灵的打了个哆嗦,若有所思的向李正、赵行看了过去。

    在楚颉看来,李正、赵行他们,非常有可能做出这种事情啊。简直是一举数得的事情,削弱了司马追风,给他难看;打击了凌氏,削弱了他在周流云心中的地位,不至于让凌岳取代自家公子在周流云心中的位置;更是直接抽了他们楚氏耳光,给他们楚氏一个下马威!

    “没错了,就是你们!”楚颉眸子里一缕凶光迸出。

    他认定了,前天夜里,击杀了近千州兵精锐,干掉了四百凌氏私兵,更击杀了他楚氏供奉宫白露的,肯定是这些大晋豪门派出的天品高手!

    如果是他们,一切都好解释了!

    腰间有剑,是楚颉日常把玩的那柄赤红色的古铜剑。楚颉咬着牙,手掌下意识的按在了剑柄上,目光凶恶的盯着李正和赵行。

    突然间,紫箫生拎着戒尺,笑着从周流云身边走了出来。

    “诸位贵宾,欢迎大家参加周流云、周学士、周大人、周兄的收徒盛典。”

    “为了回报诸位贵宾的热情,周兄今日特意备下了几条天地生成的灵物。”

    “来人啊,将那十条金鳞大鲤鱼请出来,让大家好好赏鉴一二!毫不夸口,就是大晋的天子,都是没有这般口福的。嘿,这般天地灵物,大家今日有幸尝到,都是托了周兄的福气,可比大晋天子还有福得多啊!”

    紫箫生张口一通胡说八道,周流云、荀钰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极其难看。

    大殿中众多宾客的脸色也变得极其怪异!

    比大晋天子还有福得多?

    这位兄台,你哪里来的胆子说这种话?

    你都说出了这种话,今天谁还能理直气壮的吃下这金鳞大鲤鱼?

    琴台后,被乢山书院盛情邀请来的绿姑拨动琴弦,一缕仙音冉冉而出。

    潺潺水声中,一名乢山书院的学士,精通水云秘术的老先生手托一团白云,托着十条活蹦乱跳的金鳞大鲤鱼走进了大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