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四十三章 琴音(1)

第四十三章 琴音(1)

    朱桀口沫四溅、满面通红,只顾自己骂得痛快,无意中早已得罪了一大群人。八一中文 W≤W≤W=.≥8≠1≥Z≤W=.≈C=OM

    足足有两百余书院弟子负责迎宾之事,这些弟子有一半出身寒微,有一半则是来自于三州的大家族。朱桀破口大骂,涉及了这些迎宾弟子的爹娘、亲眷,无疑将好些大家豪族一并骂了进去。

    只是,大家都知道朱桀的脾性,没人跳出来和他理论。

    楚天冉冉站起身来,突然一脚踏在了面前的条案上,右手扶在了腰间刀柄上,皮笑肉不笑的向朱桀扯了扯脸皮:“朱太守骂得痛快,痛快!是,我是腌臜市井男女,下贱之人!不知道,朱太守可听说过岷州‘猪扒皮’的名号?”

    一言既出,满堂死寂。

    朱桀一张面皮变得赤红无比,好似涂了一层厚厚的生猪血。

    梅雪精神楼一楼的各家代表脸色变得无比精彩,一个个又惊又喜又是骇然的看着楚天!

    朱桀生性残暴,动辄给人入罪判刑;他又性喜奢华,最是喜欢金银珠宝诸般财物;他又是岷州太守,掌岷州一切军、民大政,握有岷州最至高无上的权柄。

    所以朱桀经常给人扣了罪名丢进大牢,严刑拷打让你生不如死,再栽赃陷害牵连家属,将你亲眷好友一个又一个‘顺藤摸瓜’般‘请’进大牢里‘配合调查’。

    如此这般,你不破损一半以上的家当,不厚厚的给朱桀一份重礼,你、还有你的亲朋好友,休想离开岷州那犹如妖魔巢穴的廷尉府大牢。

    ‘猪扒皮’这个外号,是多年来深受朱桀荼毒的岷州百姓背后送给朱桀的,但是从没有人敢在朱桀面前提起半句。甚至连‘猪’和‘皮’这两个字,都没人敢在朱桀面前说起。

    楚天今天就这么堂而皇之、施施然的说出了口,风轻云淡就好似早起出门,向邻居打招呼‘你吃了么’一样的平淡!

    朱桀的额头上一根根青筋凸起来老高,他龇牙咧嘴的看着楚天,头顶有一缕清晰的血气冲了出来,冉冉冲起一丈多高。血气扩散开来,在血气中一条硕大的黑蟒头生尖角,龇牙咧嘴的向楚天喷着一团团血气。

    一楼大殿内的温度直线下降,已经入席的来宾面前条案上,书院侍女奉上的香茶迅结冰,好些细瓷茶盏都被冻得‘咔咔’裂开。

    “小子!辱骂朝廷命官,这可是死罪!”朱桀阴恻恻的看着楚天冷笑:“本太守现在怀疑,你和十万莽荒中的那些野人勾勾搭搭、图谋不轨,来人啊,将这厮拿下,送入岷州大牢,仔细看管着。”

    大殿外,十几名跟着朱桀进入乢山书院的护卫一声应诺,大踏步的闯入大殿,张开手就要生擒楚天。

    楚天‘嘎嘎’一声怪笑,昂着头抖动着那条踩在条案上的大腿,厉声喝道:“这里是乢州的地盘,轮得到你岷州太守来这里抖威风?嚇,大晋律上怎么说的?但凡大晋官僚越境办案,罪如谋反、罪加一等!”

    一旁司马追风重重的咳嗽了一声,猛地一跺脚震得地面都微微晃悠了一下。

    “放肆!朱桀,这里是我乢州领土,轮不到你岷州太守在这里显摆威风!来人啊,将这群目无法纪的东西赶出去!吾倒是要看,谁敢在吾乢州的地面上,抓捕吾乢州的良善子民!”

    楚天‘嘿嘿’一笑,向司马追风挤了挤眼皮。

    好嘛,朱桀说楚天勾结十万莽荒大山中的莽荒遗民图谋不轨,司马追风立刻就给楚天定性为乢州的良善子民。楚天很想知道,如果司马追风知晓是自己干掉了李啸鲮和赵黑虎,司马追风会怎么做!

    三十几名司马追风府上的护卫闯入了大殿,呼喝连连的挡在了朱桀的护卫面前。

    ‘铿锵’声不绝,双方同时拔出了半截兵器,刀剑锋芒散出森森寒光,大殿内顿时被一股肃杀之气笼罩。

    “司马追风,你非要和我作对不成?”朱桀脸色已经红得近乎紫!

    “呵呵,朱桀,你这猪扒皮的名声在我乢州都为市井小民所知,当年我说你残虐不仁、残民以自肥,可是有错?”司马追风轻轻摸了一把下颌上的胡须,慢悠悠的说道:“和你这种害民官作对,吾司马追风何惧之有?”

    僵持,气氛冰冷的僵持。

    司马追风和朱桀都不肯让步,两边的护卫也紧张的对峙着。

    在场的两州大家族代表一个个紧紧闭嘴,没一个吭声的。他们目光炽烈的看着司马追风和朱桀,巴不得两位太守赶紧大打出手,最好连脑浆子都打出来!

    对周流云的支持者而言,司马追风和朱桀一旦动手,无论谁对谁错,司马追风都坏了名气,周流云想要上位就更加容易了。

    岷州的某些大家族代表更是目光诡谲的看着朱桀,这些年他们可也深受朱桀之苦,每年都要被他勒索多少金银钱物?打啊,赶紧出手打啊,把脑浆子都打出来,呵,最好同归于尽,那是最完美不过了。

    若是朱桀真个和司马追风在这里火并,不要说打死,就算只是一个重伤,这些岷州的大家族都敢誓,朱桀绝对没命回返岷州,半路上就会被他们联手干掉!

    实在是,司马追风是多好的黑锅人选啊?

    感受到大殿中骤然变得诡秘万分的气氛,司马追风和朱桀的脸逐渐变得铁青一片。能坐到太守这个封疆大吏的宝座上,就算是一头猪,也熬炼出了足够的阅历和经验。

    他们突然现,感情这一楼大殿里,没一个好人!

    除了他们自己,这一楼大殿里全都是一伙混账王八蛋、全都该九族抄斩的混账玩意儿!

    朱桀头顶的血气冉冉下降,他在拼命的收敛自己的火气。

    司马追风缓缓深呼吸着,他同样在冷静心绪。

    两人属下的护卫不断的看向自家的太守大人,他们是该动手呢,还是这么傻不拉几的僵持下去?

    ‘嘿嘿’怪笑声远远传来,气喘吁吁、手持藤杖的邙州太守墨语在两个侍女的搀扶下,慢悠悠的走进了一楼大殿:“两位大人,有话好好说,千万别伤了和气!朱大人,你也真是的,这里可是乢州的地盘,你怎敢不给司马大人一点面子,就和他对上了?”

    墨语的手掌轻轻在侍女身上揉搓了一下,阴损异常的说道:“你就不怕,你走不出乢州地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