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四十一章 阿狗的战争(1)

第四十一章 阿狗的战争(1)

    一队人马匆匆赶来,领头的一头独角马背上,是一尊身高八尺开外,腰围将近九尺,通体都是雪花般大白肉的大胖子。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有认识的他的人惊声叫道:“呀,是凌氏的大总管凌寿,他怎的亲自来了?”

    和两天前死在虎牙口的凌福不同,凌寿是凌氏真正意义上的大管家,操持凌氏的一切内外事务,实权仅在凌氏当今家主之下。若非真正重要的事情,寻常人哪里有亲眼见他的机会?

    比凌福还要胖了三圈,凌寿的身形却灵动异常,带着大群护卫狂奔到了商货码头,还不等坐骑停稳,凌寿已经好似风中的蒲公英球一样轻盈的飘起,无声无息的横掠二十几丈距离,轻盈的落在了地上。

    十条巨舰靠在岸边,大队大队顶盔束甲的私兵战士面无表情的从船舱中走出,在高亢的命令声中,他们在码头上排成了一个个整齐的百人方队。

    低沉的脚步声不断响起,每当一个百人方队成型,他们就立刻迈着整齐的步伐走向远处的空地。一个又一个百人方阵鱼贯而动,步伐如雷,码头上杀气凛冽、烟尘逐渐荡起了十几丈高。

    十几名身穿锦袍,举止气度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傲慢之气,但是眼角眉梢却又挂着一丝特有的谨慎小心之意的中年男子分别从几条巨舰上走下,步伐匆匆的到了凌寿面前。

    凌寿艰难的微微弯腰,向这群人行了一礼,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份手书递了过去。

    “几位管事,这是周学士的亲笔书信,他正在操办龙门宴,分身不得,这是这几日生的一切事情的详细经过。六位公子,怕是不幸了。”

    凌寿目光闪烁,情绪复杂的看着眼前的这些人。

    他们是李谦、赵廓等六位公子身后六大家族的管事,他们统辖家族船队,万里迢迢赶赴乢州,为的就是配合周流云在乢州行事。

    哪知道,好容易一路奔波跋涉,顶风冒雨航行了大半年时间,眼看就要到乢州了,他们突然收到了灵禽传书,他们六家拜入周流云门下的公子,居然莫名的失踪了!

    说是失踪,但是周流云很坦诚的告诉他们,李谦六人的护卫惨死在楚氏的矿场旁,所以李谦六人很可能是遭受了不幸。但是周流云在书信中又告诫他们,楚氏乃乢州的地头蛇,除非抓住了确凿的证据证明是他们谋害了李谦等六人,否则万万不能贸然的和楚氏生冲突。

    大队的私兵战士不断从船舱中走出,其他的船舱中也有舷梯伸出,好些光着膀子的水手、力夫大声喊着号子,从船舱中推出了一车车的粮草,更搬出了一捆一捆用油布裹得结结实实的不明物件。

    虽然油布挡住了视线,但是这些包裹堆放在码头上时,不断出沉重的金属撞击声,很显然油布包裹内尽是各色各样的沉重金属器。

    看看那些面无表情、穷凶极恶的私军战士,码头上的乢州本地人当即明白,这些沉重的油布包裹,定然是各色各样的兵器,还有各种箭矢、甲胄之类的物件。

    远处传来了愤怒的咒骂声,更有惊慌的尖叫声传来。

    乢州的商货码头无法同时容纳这么多的巨舰,后面好几个大家族的巨舰懒得等待,干脆就蛮横的逆流而上,冲到了白蟒江鱼市码头上。

    巨舰的船帆上光芒闪烁,这些钢板铆钉而成的巨舰掀起巨浪,肆无忌惮的向岸边撞了过来。

    好些渔船被巨浪打翻,更有二十几条渔船被巨舰碾过,木质的渔船被撞得粉碎,船上的渔民纷纷跳船逃命。

    巨舰极其蛮横的靠岸,大片渔船、十几条简陋的栈桥被巨舰撞碎,木板、木桩的碎裂声不绝于耳,大片尘土飞起,无数木头碎片喷出十几丈远,犹如箭矢一样将鱼市码头上的渔人、鱼牙子和各家各户的采办人员打翻了一大片。

    有几个鱼牙子被碎裂飞起的木桩打破了脑袋,鲜血‘哗哗’的从伤口中喷了出来。

    更有好些人被碎木头划破了面皮,打伤了胳膊腿儿,一个个哭天喊地的,连滚带爬的四处逃窜。

    巨舰上好些水手、私兵‘哈哈’大笑着,指着码头上狼狈逃窜的人群嘲笑不止。

    伴随着低沉的声响,巨舰两侧的船舷甲板开启,一条条宽阔的金属舷梯伸出,大队私军战士鱼贯而出,更有水手、力夫喊着号子,从船舱中运出了大量的辎重物资。

    从那些靠岸的巨舰上,也有一些同样身穿锦袍,举止之间傲气十足,但是眼角眉梢却又带着下人特有的谨慎和精明气质的男子带着护卫匆匆赶来了这边。

    一名两鬓斑白,面皮上尽是老人斑的老人把玩着手中一枚硕大的如意玉把件,看着六大家族的管事放声大笑:“老李,老赵,你们六家怎么回事?李谦公子,赵廓公子,他们怎么就栽在了这里?”

    用力的摇了摇头,这老人长叹道:“你们六家人真是背运,辛辛苦苦栽培出来的好种子,就这么折了。啧啧,可怜了这二十几年来,他们泡澡的那些汤药,他们吃下的那些丹药。”

    六姓的管事脸色漆黑,一个个看着这老人直哆嗦。

    老人笑呵呵的指着自己的鼻子,大声笑道:“六位公子定然是死了,没得说的。嘿,你们还是先考虑,怎么向你们家主传信,怎么向家族交代吧!咱们可不同,咱们就要辅佐自家公子,在这乢州建功立业哩!”

    老人身后的各家管事‘哈哈’笑了起来,更有人犹如市井闲汉一样高高的拔了个高音:“老金说得有道理呀!嘿,咱们这就进乢州城,去见周学士,顺带向自家的小主人请安不是?”

    六姓的管事一个个咬牙切齿的看着老人和其他各家的管事,李氏的管事拿着凌寿递给他的手书,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然后又认认真真的看了一遍,最后他一跺脚,阴沉着脸冷笑道:“那楚天是什么东西?这次,咱们要扒他的皮,抽他的筋!他手下的人,一个都不能放过!”

    凌寿缓缓点头,他向四周看了一眼,突然看到了远处围观的人群中,一条极其魁梧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