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四十章 八方风雨会乢州(1)

第四十章 八方风雨会乢州(1)

    因为周流云的回归,在司马太守和楚氏的‘平和相处’下,显得颇为祥和宁静的乢州,已经不知不觉被一大团阴云笼罩。?八一?中??文 W≈W≥W≥.≠81ZW.COM

    楚天乐颠颠的跑来搅混水,一通肆无忌惮的放手杀戮,更是和周流云的回归这件事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笼罩在乢州城上空的那一团阴云,在短短几天内就酵成了一团可怕的雷暴云团。

    原本,按照周流云、司马追风的‘读书人’做派,这团雷暴虽然迟早会被引,可是不会爆得太快,破坏力也不会显得太大。

    唯恐天下不乱的紫箫生蓦然登场,谁也不知道他和周流云说了什么,在这要命的时间点上召开的龙门宴,就好像一柄杵在面门上的钢刀,将好多人逼到了不得不作出抉择的绝境。

    一份份纯金铸造的请帖犹如欢快的小鸟,一大早的飞进了乢州城的头面人家宅邸。

    更早的时候,在天还没亮时,有更多的龙门宴请帖,已经通过某些秘密的渠道,向四面八方散了出去。乢州有头有脸的人家,岷州的豪门大族,邙州的大户人家,各州、各府、各县的官员,还有统军的将领,总而言之,这三州地面上,只要是手上有点权势,库房中有点家底的人家,几乎被紫箫生一网打尽。

    根据从乢山书院流出来的小道消息,如果不是周流云和荀钰两位学士以死相抗,紫箫生甚至还专门为镇三州的巨寇魁制作了一份请帖!

    周流云将长剑架在了脖子上,荀钰将脑门对准了一张石桌的桌子角,两人和紫箫生争吵了足足一刻钟,紫箫生才悻悻然的打消了邀请镇三州巨寇参加龙门宴的念头。

    日上三竿的时候,白蟒江鱼庄无数渔人划着渔船靠岸,正满脸嬉笑的和各家各户的采办管事讨价还价的时候,白蟒江口的方向,白蟒江和大龙江交汇的水域,突然传来了低沉有力的吼叫声。

    江面上突然掀起了半尺高的浪花,一**细浪拍打着江岸。

    东南方向的江面上,大片水汽冲起来上百丈高,低沉的吼叫声中,一道道水柱笔直的冲起,化为大片水花坠落。茫茫水雾中,三头通体灰褐色的巨兽在水面上露出了半个脑袋,嘴里叼着硕大的缆绳,快如奔马的向鱼市码头下游三里地的乢州城商货码头游去。

    “好大的三头江牛!”一名七八十岁的老渔人爬上了插在船头的竹篙,手掌搭在眉毛上向着水雾升腾的方向望了一眼,不由得大声惊呼。

    ‘江牛’,体如河马,却生了一颗大牯牛头,是十万莽荒的大江中特有的水兽。

    江牛平时性格温顺,体型壮硕,力大无比,尤其某些江牛异种有操控水流的天赋秘术,任凭你多凶险的大江大河都能平淌而过,而且游动的度快得惊人,其中佼佼者一个时辰能够在江水中冲出数千里地,并且用这个度连续游动数日夜之久。

    眼前的三头大江牛体长过十丈,在江牛中也是体型格外壮硕的存在。它们头顶的牛角色泽青黑,不时有大片的水雾从茁壮巨大的牛角中喷出,可见它们都是觉醒了控水天赋的异种。

    它们嘴里叼着尺许粗的缆绳快的游来,在它们身后数十丈外,一条艨艟楼船犹如一座小山,快奔驰的楼船掀起了高有丈许的白浪,‘哗哗’有声的被三头江牛拖拽着行了上来。

    高达五丈,长有三十丈开外的楼船的船头上,一左一右插着两块色泽朱红的认牌。左边的认牌上用金漆书写了‘岷州太守’四个大字,这四个字使用的,是大晋如今通用的工笔字体。

    船头右边的认牌上则是一个硕大的,笔记犹如刀劈斧剁,字体古朴厚重的古篆‘朱’字。

    “岷州太守朱桀大人的座舰,乖乖,这是出什么大事了?”相距不过数里地,阳光驱散了江面上的薄雾,船头上的两个认牌又格外的巨大,远远的鱼市码头上的渔人们都看清了认牌上的字迹。

    “岷州太守朱桀,和咱们太守的关系可不好啊!”一个年轻的渔人低声念叨着:“据说当年咱们司马太守上任时路过岷州,朱太守设宴款待,被咱们司马太守当面痛斥他‘不学无术、残虐百姓’,呵呵!”

    “闭嘴!”年轻渔人身边,几个老成稳重些的渔人急忙呵斥。

    三头江牛放慢了度,在船上水手的操持下,巨大的楼船缓缓的靠在了乢州城的商货码头上,一条鎏金的舷梯搭在了码头上,一身赤红色长袍,只是用一根玉簪子挽了个髻,并没有戴冠的岷州太守朱桀背着手,慢悠悠的迈着四方步当先走下了楼船。

    站在码头上,朱桀用力的跺了跺脚,惨白的马脸上露出了一丝奇异的笑容:“乢州,嘿!司马追风,嘿!诸位呵,此番,我们可是来为周流云周学士捧场的!诸位可万万不可忘了此行的来意!”

    一大群穿着锦缎袍服,浑身珠光宝气的中年男子顺着舷梯鱼贯而下,他们‘嘻嘻哈哈’的和朱桀一通寒暄。不多时,一架架精巧的马车被赶下了楼船,这些人上了马车,排成一条长龙,慢悠悠的向乢州城行去。

    有消息灵通的人已经摸清了这条楼船上那些华贵男子的身份,他们尽是岷州各大家族的头面人物,收了以周流云名义出的龙门宴请帖后,他们被朱桀召集在一起,动用了岷州水师的一条战船,用最快的度赶了过来。

    在这条楼船后面,还有随行护卫的八条艨艟战舰。

    这八条体型同样巨大的战舰并没有靠上码头,而是一字儿排开在了宽阔的白蟒江面上,摆出了一副严阵以待的架势。船上的水手解下了拉船的缆绳,二十几头拉船的江牛欢快的在江水中嬉戏,掀起了一**高有数尺的大浪,搅扰得岸边停靠的渔船摇晃不止。

    “来者不善啊!”就算是最愚钝的人,都看出了朱桀大张旗鼓的带着众多岷州世家的代表赶来乢州,分明有点趁机生事的味道。

    这边朱桀的座舰刚刚靠岸不久,就听得大龙江的方向再次传来了高亢的长啸声。

    拉船的江牛有点惊慌的躁动起来,分明一副碰到了天敌的架势。

    就看白蟒江面上大片水雾升腾而起,六条满口利齿嶙峋的龙鲨拉着一条艨艟巨舰划开水面,用远比刚才朱桀座舰快了一倍有余的高呼啸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