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三十九章 龙门宴的请帖(1)

第三十九章 龙门宴的请帖(1)

    东边山头被一缕朝霞染红时,一缕幽风穿林打叶,裹着楚天回到了草窝中。?  八?一中?文 W?W?W?.㈠8㈠1?Z㈧W?.㈧C?O㈧M

    肉眼不可见的灵魂向盘坐在地的身躯一扑,草窝四周方圆数丈内的草叶微微一晃,百丈内沉睡的虫豸、鸟雀之类的小生物同时从最香甜的梦境中苏醒。

    鸟儿开始欢快的鸣叫,拍打着翅膀冲上了天空。

    几头小兽从自家巢穴中窜了出来,欢快的抖动着身体。

    地下的蚯蚓、虫子快活的行动着,蚯蚓继续钻地,虫子继续蹦跶。

    楚天四周百丈内的山林,突然充满了鲜活的生机活力。肉眼看不到,但是只要感知稍微灵敏一些的人,都能察觉到这一片山林和附近其他山林的迥然不同。

    其他山林好似灰色的,唯有这一小片山林鲜嫩青葱,散出绿莹莹惹人喜爱的生气。

    这些鸟儿,小兽,虫子,它们一夜无梦,它们的灵魂静谧如古井,一丝丝天地灵髓融入了它们的身体,没有丝毫外泄。它们的身体和灵魂都得到了一定的增强,却没有任何消耗。

    所以它们清晰的感知到自己的身体强壮了一些,精神充沛而清灵,状态好得无以复加。

    一丝丝奇异,充满某种神奇韵味的力量从方圆百丈内的小生物体内飞掠而出,悄然融入了楚天的灵魂。楚天感受到了这些力量的存在,也感受到了这些力量融入了自己的灵魂。

    但是他并没有直观的察觉到,这些力量对他有什么好处。

    他的武元修为并没有因为这些奇异的力量而增加一丝半点,他的法力也没有因为这些奇异的力量雄厚一丝半点。这些力量来了,融入了楚天的灵魂,好似什么都没改变,却又好似改变了某些楚天如今还无法感知、无法碰触的奇异之物。

    “嗯,有点意思!”楚天笑着向四周活生生、水灵灵的山林看了一眼,那些鸟雀飞上了高空,他能清楚的感知到这些小家伙心中的愉悦,感知到它们体内充沛的精力。

    “对了,法力!”楚天突然醒悟,他忙活了一个晚上,种下了上千个梦种,给上千个‘幸运’的楚氏所属更改了梦境,收割了他们大量的灵魂散失力量。这些力量经过《大梦神典》的转化,可都化为了他的法力囤积了起来。

    凝神内视,眉心神窍中,楚天的灵魂绕着小小的石灯转了一圈。

    灰扑扑的石灯上似乎多了一丝光泽,比起楚天刚刚得到它的时候,这盏石灯似乎变得好看了一丁点儿。巴掌大小的灯盏中,沉淀了足足有黄豆这般厚的一层灰色‘法力’,一晚上的忙碌,‘收割’得来的法力比楚天自己苦修三个月的所得还要丰厚得多。

    灯盏上的灯火变亮了一点,幽幽灯光照耀四方,原本丈许方圆的空间似乎向外扩张了一厘。

    楚天的灵魂凝实了些许,虽然依旧是朦朦胧胧的水汽状态,可是脸上的五官清晰了一些,隐约能辨识出他的那一对儿如同利剑的眉毛。

    稍微激了一下石灯上的风之天印,一缕缕幽风在身边盘旋缠绕,原本只能笼罩身周三丈范围的幽风,此刻已经扩张到了三丈六尺。换言之,在战斗的时候,楚天能够完全掌控感知的范围增大了许多。

    幽风环绕在身边,身体更加轻盈,楚天觉得自己已经变成了一缕细细的绒毛,只要一缕清风,他几乎能离地飞起!

    当然,这只是错觉,现在的楚天距离腾空飞行的境界还差得远,但是他奔行的度肯定加快了不少。

    “得找个机会,弄根专门测试秘术师法力修为的‘量天尺’来,看看我现在的法力修为,相当于什么境界的秘术师了。”楚天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身体。

    在草窝中静坐了一个晚上,换成普通人早已浑身僵硬冰冷。但是楚天浑身经络全盘通畅,武元自行流转,一夜静坐他的身体依旧充满活力,而且武元修为还增加了不少。

    趴在楚天头顶上的鼠爷抖了抖尾巴,两个爪子用力的抹了抹嘴边的胡须,身体前倾,半截身体挂在了楚天的额头上尖声尖气的问道:“鼠爷不管你昨晚上做什么为非作歹的事情去了,自己小心就是。折腾了一晚上,有什么现么?”

    向四周张望了一阵,楚天抓起鼠爷放在了自己左肩上,脱下了头上戴着的白狐狸皮面具,将整条长长的狐狸皮卷了起来,递到了鼠爷嘴边。

    鼠爷张开嘴,一缕银色气流从他嘴里喷出,卷住了比他的身体大了数十倍的狐狸皮卷儿,一道银光闪过,偌大的狐狸皮卷被他一口吞进了肚子里。他摇晃了一下身体,尾巴轻轻的甩了甩:“快说吧,昨晚上,难不成你还真混了进去?”

    鼠爷向楚氏城堡的方向望了一眼。

    “嗯,我得了一门惊人的传承。”楚天想要向鼠爷述说一下《大梦神典》的事情。

    “闭嘴!”鼠爷转过身体,一尾巴抽在了楚天的脸上,在他脸上留下了一条清晰的红印子,打得楚天‘嘶嘶’倒抽冷气。这一下很是沉重,痛得狠啊!

    “小子,鼠爷吃过的盐,比你十辈子吃过的米都多!”鼠爷摇晃着尾巴,细声细气的厉声训斥道:“所以,不管你得了什么,从哪里得的,是谁给你的,藏在心里,烂在肚子里,最好自己都忘记这些东西,就当这些东西是你生下来就会的!”

    “你只要告诉我,你昨晚上弄到了一些什么。至于说你用什么手段弄到的,不要告诉我,也不要告诉任何人。”鼠爷严厉的说道:“一个人,若是没有几手压箱底的本事,迟早会死无葬身之地。我从小怎么教你的,你忘了不成?”

    楚天张了张嘴,看了看一脸严肃的鼠爷,最终他认真的点了点头:“还真,弄到了一条大鱼!”

    目光凶狠的盯着楚天看了好一阵子,鼠爷甩了一下尾巴,尖声问道:“有什么现么?”

    楚天快步向乢州城的方向走去,一边快奔走,他一边说道:“楚铁屠有个二十出头的儿子,是楚颉的心腹侍卫,他时刻跟在楚颉身边,楚颉做的大半事情,楚氏的风吹草动,他基本都知道。”

    “通过他,以后楚氏的一举一动,我都会知道。”楚天手痒,用力的扯了一下鼠爷的胡须,鼠爷尾巴一动,很快活的在楚天的另外一边脸上又抽了一下。